一位不满的 Atmel 员工向媒体爆料,在一场 Microchip 高层与 Atmel 员工讨论合并议题的冗长会议中,Microchip 违背了当初 Atmel 承诺提供给员工的遣散费福利。而 Microchip 执行长在接受访问时表示,他本人将与一位董事会成员在某一季减薪五成,以弥补 Atmel 董事会传达未经双方沟通之承诺的错误。


据了解,Microchip 执行长 Steve Sanghi 在一场于美国矽谷与 Atmel 员工举行的、长达 3.5 小时的会议上,谴责 Atmel 董事会未能成功与 Microchip 董事会沟通遣散费配套措施;上述匿名 Atmel 员工则表示,如果 Atmel 员工签署一份免责 Microchip 的同意书,他们将提供五成 Atmel 原本承诺提供给员工之遣散费。

该位员工表示:“他说你可以签同意书或是不签,而且如果不签也别期望任何事情,因为我们将在法庭上胜诉;他还用房屋起火举例了很多次,表示你可以不帮忙我或是房子灭火,看着房子烧毁、卖掉──他讲了四、五次。”

Atmel 先前将合并常见问题集(FAQ)发送给员工,声明 Microchip 同意遣散费条件;但上述员工表示,当有人在全员工大会上提出那份 FAQ,Sanghi 把责任推给前(Atmel)执行长,说那是他不曾被告知、也并不重要的:“有很多指责;”他还表示,原本预期在那样一场员工大会上可以有更多笑声,但气氛是对立的,而第一轮裁员即将展开,包括他所知道的所有副总裁。

但编辑联系了另一位也参加该场大会的员工,却得到了一些不同的观点;那位员工表示:“时间太长了,我从来没参加过要开 3.5 小时的会议;是有一些争论点,他们正在做他们能做的事情来解决问题。”

Sanghi 则在接受访问时表示,Microchip 与许多 Atmel 员工一样有受骗的感觉,而他正在努力达成折衷方案;他表示,公司已经在起草同意书的内容,将在短时间内提供给员工,并希望能在本周内解决所有问题。

而 Sanghi 也表示,在矽谷举行的员工大会获得了热烈支持,几乎有 98%的员工都举手支持他们所做出的牺牲──他将与 Microchip 总裁 Ganesh Moorthy 在某一整个季减薪五成。

Atmel 是自去年开始经历 Dialog、Cypress 与 Microchip 等几家买家的出价,原本已接受 Dialog 的出价,后来因为 Dialog 股价下跌而拒绝该出价,转而在今年 1 月 15 日接受了 Microchip 以每股 8.15 美元、总价约 38 亿美元的收购提案。

在 Atmel 求售期间,该公司的管理层发送过三封信给员工承诺若公司被收购的遣散费方案;在第一封 2015 年 7 月 9 日发送的信件中,承诺遣散费是年薪的五成,以及由公司支付、至少六个月的 COBRA 保险、各种固定年度红利等;但此承诺在公司于 2015 年 11 月 15 日前未能被收购就失效。

到 2016 年 1 月 14 日,Atmel 又发送另一封信给员工,表示 7 月发出的遣散费条件仍然有效,并在一份单独的 FAQ 中表示,Microchip 已经同意兑现 Atmel 对所有员工的就业与补偿协议,而且将在收购交易完成后立即生效。

但 Sanghi 在接受访问时则表示,Atmel 在 1 月 14 日发送给员工的那封信表示所有先前的福利都有效,但实际上 Microchip 是在 1 月 19 日才签署协议;他指出,Atmel 应该要先有延伸遣散费计画的董事会决议,然后将之提供给 Microchip,好让他们计算额外的成本并讨论降低收购价格。

Sanghi 并表示,Microchip 董事会的律师也出席了 Atmel 的员工大会,表示 Microchip 没有义务兑现先前 Atmel 承诺的遣散费条件,而如果告上法庭也会胜诉:“但我告诉董事会,我们不需要去赢这种官司,我们需要赢的是员工的心。”

因为 Sanghi 的提案,Microchip 的董事会已经接受将支付 Atmel 承诺的半数遣散费给员工,而他与总裁 Moorty 将在一季减薪五成以作为弥补。他表示此提案立即生效,而他们不是坏人、Microchip 也并非黑心的公司,这是一个他们先前未被告知而未纳入收购出价考量的可怕状况,因此他们决定以个人的减薪来弥补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