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每次给员工安排工作时都有一个口头禅:“这件事情非常简单”,可未必那么简单,可以从我同事的故事来找找教训。

 

小阳在我们单位负责大屏幕产品的软件编程,硬件平台是老板的一位朋友设计的,已经是标准化产品了。只要根据用户不同的实际需求进行组合,然后再编写不同的软件即可。老板的理想是设计一款标准化产品来替代 PLC,于是老板把小阳负责产品命名为 PFC,因为西门子的 PLC 价格比较高,如果使用单片机 PFC 来替代 PLC 进行项目集成,价格优势十分明显。


PLC 的硬件非常可靠,实现控制时编程时间效率非常高,而且采购、调试、设计的周期也非常短。这些优点正是单片机做不到的,单片机产硬件与 PLC 相比可靠性差一点,硬件和软件的设计周期也比较长,生产、采购的周期也比较长。典型一款冷干机控制器生产周期在 45 天以上,而 PLC 从设计、采购到出厂只需要 25 天左右。但是单片机产品的价格非常有优势,一款冷干机控制器的零售价格不到 200RMB。如果使用 PLC 来完成,CPU 加模块硬件采购价也在 2000RMB 以上。所以 PLC 和单片机业务几乎是平行的,老板希望使用单片机来代替 PLC 控制器,单位小阳同事一直负责此类产品的开发,并且比较成功的开发了几款类 PLC 的产品。

 

但是有一个情况不容乐观,就 PFC 产品的量不大,很少出现一款产品客户大批量采购,于是小阳变得很忙,只要有订单就得改软件。又因为订货量很小,一般就是一两台,而且很多时候需要现场调试,所以小阳经常忙着出差。订单量小,业绩自然也就一般了。

 

因为不断给不同的客户改写软件,虽然在公司工作才五六年,小阳竟然开发了快十余款产品。但是小阳也因此非常郁闷,只见产品种类增加不见业绩上涨。


每次老板催得特别急,老板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在原来 XX 产品上加几个参数,然后把界面修改一下就得了,这件事情非常简单!”。每次老板布置完任务小阳总会发牢骚,“参数改动涉及到相关应用,制作界面本来就很麻烦,哪有那么简单…”牢骚归牢骚,小阳的每次任务还得完成。

 

前不久小阳辞职了。公司本来就小阳一个人负责大屏幕产品,他一走就没有人负责了。因为我的一点业务曾经与小阳的大屏幕产品有过一点交集,所以老板希望我暂时来负责大屏幕产品。

 

“产品线已经形成了,你平时只需维护一下就可以了,对你来说这件事情非常简单…”老板又搬出他的口头禅。

 

说真的,我的工作安排得很满,如果接收小阳的业务几乎是不可能的。况且小阳的工作是活多业绩少。而且我对老板也比较了解,一向加活不加钱。小阳辞职前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就提醒过我。“老板可能找你接手小阳的业务,你一定要考虑好…”同事提醒以后,我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了,在现阶段接收小阳的事情无论如何我是吃不消的。既然项目那么简单随便找人就能替代,为什么公司还留小阳做了五六年?再说程序员的工作本来就是简单日常事物,但是再简单的工作如果能作为一个职业总有其不简单之处。于是我答复老板:

 

“我的手头安排很满,小阳的工作我没接触过,如果接手小阳的工作,我的业务谁来做?我意见是招人吧。”我坦言。

 

单位的岗位本来就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任何冗余,离职一个当然必须补充一个。

 

“招人也不是马上能招到的,西安的程序员比较难招。”老板平时的论调可不是这样的。每次有人提出要加薪,老板都会说“看看今年又毕业了 30 万大学生,就业率不到 30%。”我也不知道老板的那些数据来源于何处?反正在我居住的小区好像大家都很忙,没见到年轻人失业在家。听同事说小阳就是因为加薪的问题辞职的,而且还稍微吵了一架。主题是小阳认为他做的事情很多,老板认为那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小阳产品有十余款,每款产品代码都上万行,就算我要接替他的工作,就算每个月我阅读一款产品代码,全部过一遍也是一年以后了。前提是把我现在的工作全部停掉。”公司基本是一个人做一个项目,并没有成熟的项目管理机制,出现这种情况我也不意外。

 

“眼下山东的客户订购了一款大屏幕的产品,你根据用户需要在小阳基础上修改一下,可以吗?”老板有些赖皮。

 

“多长时间?”

 

“十五天。”

 

“那不可能,我熟悉小阳这款大屏幕产品至少需要 2-3 个月,现在我也无法快速定位要修改哪里,时间更就说不准了。”

 

“我也做过程序,就是界面修改一下,在原来基础上加几个参数,这件事情非常简单。”我一听到老板的口头禅就头皮发麻,每次老板布置一个“非常简单事情”小阳都要忙半月二十天。老板是从事过研发工作,不过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只好解释:“既然您也做程序,那您就应该清楚程序的严谨性,增加参数不是简单增加几个参数,必须明白参数在程序中的作用,与其他参数相关性。界面修改有时候会引起程序框架的变化,一个即使非常简单功能,如果要求可靠性非常高,在设计阶段必须非常仔细的斟酌。单位从来没有因为我负责产品出过差,不代表我的产品就简单,那是因为每行代码都仔仔细细斟酌过的结果。您说的事情我基本明白了,可以告诉您我最后结论,四个月时间我可以保证,三个月时间我可以争取一下。您也可以问问其他同事意见。”

 

“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你竟然认为这么复杂,太保守了!”老板有点不高兴。

 

“不是保守,是谨慎。否则到时候我不好给您交待,您不好给客户交待。”15 天时间我确实不敢答应。

 

几天之内,老板又询问了其他几位同事,没有敢接招的。专门做 PLC 的同事倒是认为时间倒是允许,但是 PLC 的成本太高,老板却认为没法做。

 

星期一例会,老板谈到小阳的工作移交问题。

 

“这件事情非常简单,都没人接手…”

 

 

招人的工作开始了,虽然西安确实不缺人,但是小阳留下的产品每款代码都是一两万行,承担这项工作的人工作经验至少需要 3 年以上。薪水没有吸引力,来应聘的寥寥无几。三四个月倒有前后有两位应聘者,分别尝试了一段时间,但是都认为无法胜任离开了。

 

因为没有人专门接手小阳的工作,先后有几个客户都取消订单。又一次例会老板先是批评了主管行政的主任。

 

“满街大学生找工作,连个人都招不到…”

 

然后又询问有没有愿意接手小阳工作的人?我知道老板是在问我。但是一来老板从来没提到加钱的事情,而且根据我工作几年来观察,接手这项工作,就算加钱,数额也看不上。二来那是“非常简单事情”,我恐怕无法胜任。

 

其实这个世界上 99%从事的工作都非常简单,在我的一篇短文中有位网友的留言我印象非常深刻。“造一颗原子弹也没有什么复杂的,直接把中子打入铀 235 中产生链式反应就可以了”,我心里想这个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要真是这样,人类不就毁灭了吗?

 

与非网原创内容,谢绝转载!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程序员趣事一箩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