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掌门人苏姿丰的故事,她是怎么收拾烂摊子的?

2017-07-18 10:12:54 来源:财富中文网
标签:

 

从四楼办公室的大窗户向外望去,苏姿丰的目光从AMD的奥斯汀园区扫过,然后落在测试新型芯片的实验室大楼上。2016年春天,苏姿丰经常会看着这个大楼,给在此工作的员工发短信、即时消息以及打电话更是家常便饭。当时她正急切地等待着齐柏林飞艇(Zeppelin)的诞生。

 

“齐柏林飞艇”是AMD最新微处理器的代号,这款旗舰产品将用于个人电脑和企业级服务器——AMD的未来也有赖于它的成功。作为电机工程博士,苏姿丰2014年成为AMD首席执行官。当时这家芯片制造商生意惨淡,销售额不断滑坡。苏姿丰努力让AMD的产品重新焕发生机,而“齐柏林飞艇”则是她的第一项成果。

 

该产品使用的芯片经过了彻头彻尾的重新设计,有望在运算需求密集的消费者群体中得到青睐,不管是挑剔的游戏玩家,还是运行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程序的科技公司。如果这款新产品大获成功,AMD就有可能扭转连年亏损的局面,甚至从英特尔英伟达等对手的阴影中走出来。

 

苏姿丰没想到的是,当齐柏林飞艇最终“抵达”奥斯汀时,它一度有可能“坠毁”。

 

阿波罗13模式 对决“见光死”芯片

测试负责人路易斯·卡斯特罗组建的团队包括80名工程师,他们的任务是检测AMD首款采用齐柏林飞艇架构的芯片,名为Ryzen。然而,2016年4月进行测试的前一天晚上,芯片设计团队主管给卡斯特罗打了电话——设计人员进行电脑模拟时出现了一个缺陷,AMD的第一颗Ryzen芯片有可能“见光死”,甚至都不能让计算机启动起来。

 

卷土重来 AMD一“芯”走出英特尔和英伟达的阴影

 

当AMD的“齐柏林飞艇”芯片项目可能毁于一个设计缺陷时,测试团队进入了苏姿丰所说的“阿波罗13模式”——换句话说就是,决不能失败。摄影:Sarah Lim

 

如果不能迅速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芯片项目或许就得延期几周,甚至几个月。此时苏姿丰正在12800公里外的印度出差,跟他们相隔10个时区,这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卡斯特罗回忆说:“在你的职业生涯里,你从来没有参与过如此重大的事件。我站起来对自己说,噢,天哪,我该怎么办?”

 

负责齐柏林飞艇的工程师李·鲁斯克给正在为AMD制造芯片的代工厂打了电话,告诉他们立即停止生产。首席技术官马克·佩珀马斯特出面联系苏姿丰,告诉她这个坏消息。通话很紧急,但两位高管都没有陷入恐慌。苏姿丰的第一反应很果断,那就是测试绝不能推迟。

 

AMD的测试团队迅速进入了苏姿丰所说的“阿波罗13模式”。四组工程师集思广益,想找到绕过这颗原型芯片中缺陷的解决方案,以便立即开始测试。一回到奥斯汀,苏姿丰直奔实验室给这些人打气,但她也提醒他们,“绝不能失败”。

 

卷土重来 AMD一“芯”走出英特尔和英伟达的阴影

 

苏姿丰和路易斯·卡斯特罗(身着RyzenT恤衫)、李·鲁斯克(身着Polo衫)以及另一位工程师在实验室探讨AMD的齐柏林飞艇芯片项目。摄影:Sarah Lim

 

今天的电脑和手机使用的硅芯片无比复杂。一枚5美分硬币(直径约21毫米)大小的Ryzen芯片中集成了500万个晶体管,分为100层,卡斯特罗的团队发现的缺陷影响着不到万分之一的集成电路。如果它在芯片中的位置更深,在最下面几层,修复所需的时间就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但AMD抓住了突破点——实际情况表明,可以花一个月时间在代工厂中纠正这个问题。同时,卡斯特罗的团队想出了绕过这个缺陷进行测试的办法,连这一个月的时间损失都避免了。

 

AMD迫切需要一场胜利,而且要快,这一点无需累述。10年来,该公司在大多数时间里依赖的策略,包括制造基本但不可或缺的芯片,每一、两年进行一次适度升级,以及通过出低价来赢得竞争,以失败告终。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英特尔六大技术支柱赋能智能世界 互连是桥梁

随着智能互联时代的到来,传统互连技术越来越显得捉襟见肘。因此需要新技术迭代来应对新需求。CXL(Compute Express Link Open Interconnect Technology),一种全新突破性的高速“CPU到设备”和“CPU到内存”的开放互连技术,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应运而生。

英特尔助力智能视觉发展加速物联网解应用

当前,物联网技术正改变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相关数据显示,到2020年,产业物联网的市场规模将超过三千亿美元。

英伟达新品布局L2自动驾驶

英伟达在自动驾驶应用布局谨慎而全面,由通用的模块渐渐为L2专门定制出专属模块,同时基于云的仿真平台也在拓展了虚拟测试的边界。

英特尔Cooper Lake人工智能平台助力Facebook

英特尔的Cooper Lake微架构旨在取代该公司目前的Cascade Lake产品,它可能会带来一些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新技术,这要归功于Facebook。

寄希望于Optane芯片,英特尔能否在存储器领域开辟一片新天地?
寄希望于Optane芯片,英特尔能否在存储器领域开辟一片新天地?

半个世纪前英特尔公司开启了内存芯片业务,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再到2006年回归,它放弃这个领域超过了十年。

更多资讯
骁龙855 VS 麒麟980:小米9和荣耀V20孰强孰弱自见分晓

合游戏性能和发热控制,麒麟980和骁龙845各有胜负,差距不大。现在搭载骁龙855的手机已经大规模铺货,那荣耀V20上的麒麟980和骁龙855对比结果会怎样呢?

先进运动控制领先者,Trinamic如何推动行业革新?

如今,复杂的运动控制在各种工业和消费设备中频繁被使用,如何使信号和现实物理世界更好地联系在一起,正在逐渐成为一个关键问题。

4K、8K都不是事儿?高通这个技术未来能把电视淘汰
4K、8K都不是事儿?高通这个技术未来能把电视淘汰

近日,位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高通研究室宣布,该研究室利用70台4K分辨率显示器,创造了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虚拟现实系统。研究人员称,未来客厅的墙壁都将成为显示器,电视有天将面临淘汰的可能。

三星10nm级DDR4内存研发成功,今年下半年将量产
三星10nm级DDR4内存研发成功,今年下半年将量产

据三星电子官网消息,作为先进存储器技术的全球领导者,三星电子今(21)日宣布第三代10纳米级(1z-nm)8GB超高性能和高功效的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

阿里云+智能重新出发,达摩院将自研NPU

2017年的云栖大会上,阿里重磅宣布斥资千亿,成立“达摩院”,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时隔三年,达摩院员工总数已超1100名。仅在芯片方面,2018年达摩院的销售量就已超2亿片。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