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一年的业务停滞之后,英国芯片架构企业 Imagination 希望,重新加码中国市场。Imagination 中国区总经理刘国军近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硅谷基金凯桥资本(Canyon Bridge)对 Imagination 的收购已于 2017 年 11 月完成交割。此前,中国资本收购国外芯片企业的尝试,绝大多数以失败告终。

 

 

刘国军于 2015 年 7 月加入 Imagination,担任中国区总经理。此前,他曾在软件公司铿腾电子科技(Cadence Design Systems )工作 18 年,最后的职位是中国区总经理,负责管理不同地区的 700 名员工,同时兼任中国区全球区域运营副总裁,领导近百人的团队。


最新的中资收购美科技企业失败案,是美东时间 2 月 22 日,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美国半导体测试设备公司 Xcerra 与湖北鑫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宣布撤回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申请,终止其 5.8 亿美元的收购案。


凯桥资本的运气比较好。其于 2016 年在美国硅谷注册成立,出资方为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该基金公司的主发起人和控股股东为国资委下属的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


凯桥资本之所以能买下 Imagination,是因为它正处于危机之中。2017 年 4 月,Imagination 宣布,15 个月至两年后的苹果产品将不再使用其开发的知识产权(下称 IP)。当时,苹果为 Imagination 贡献一半左右的收入,Imagination 的 IP 被广泛用于 iPhone、iPad 等产品中。Imagination 的股价随即暴跌超过 60%,迫使公司宣布出售。


在 Imagination 之前,凯桥资本曾试图以 13 亿美元收购美国 FPGA 企业莱迪思半导体,最后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叫停。


为避免第二笔收购再遭美国政府审查,Imagination 首先将自己设计 CPU 的 MIPS 部门分拆,以 5600 万美元卖给硅谷投资集团 Tallwood。MIPS 是 Imagination 从美国收购的业务,将之剥离,可令 imagination 和凯桥资本的交易不经过美国 CFIUS 审查。此后,凯桥资本再以 5.5 亿英镑(约 49 亿元人民币)吃下剩余业务。这部分业务主要聚焦 GPU(图形处理器),与美国关联较少(详见网报道“中资凯桥资本宣布 5.5 亿英镑收购英国半导体公司”)。


刘国军告诉记者,因为凯桥资本的资金来自国内,所以在客户和政府关系等方面,会给 Imagination 提供支持。Imagination 正在中国大举招聘,“我们 2018 年的目标,是让中国区的员工人数增长一倍。”Imagination 现在中国的员工数大约 20 人,客户包括联发科和紫光集团旗下的展讯。


作为中国区总经理,刘国军的任务是确保 Imagination 的未来收入中,至少有 20%来自中国。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另一家英国芯片架构企业 Arm 的商业模式与 Imagination 类似,过去几年,Arm 的 Mali GPU 在中低端市场不断抢夺 Imagination 的客户,并向高端市场渗透。在 Imagination 出售的消息传出后,有 Arm 内部人士告诉记者,Imagination 已不在他们关注的竞争对手之列。


对于跟 Arm 的竞争,刘国军表示,在物联网的新兴领域,Arm 还没有构建起一个强大的生态,因此双方处于同一起跑线。他相信,许多客户也希望 Imagination 可以给他们提供 Arm 之外的第二个选择。


“对行业、产业和客户来说,一家独大并不好。”刘国军表示,“客户将忍受垄断的痛苦,他们的利润很难保证,产业也不会健康。”


新股东将为中国拓展计划提供支持
记者:凯桥资本在 2017 年 9 月宣布收购 Imagination,整个交易是否已经完成?


刘国军:收购已经 100%完成,去年 11 月 8 日在伦敦做了交割。由于凯桥资本背后的资金与中国政府相关,为避免遇到障碍,Imagination 先把 MIPS 卖给 Tallwood,凯桥资本再去并购没有 MIPS 的那部分。
记者:英国政府对这个并购的态度如何?


刘国军:英国政府显然没有反对。这种购并对 Imagination 及英国本地的就业都是好事。现在的情况也是保留公司的英国总部,并会在那里加大研发投入,原来的管理层也不会变。


记者:外界总觉得,凯桥资本比较神秘,也不太了解它收购的目的。在你跟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觉得他们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刘国军:说他们神秘不是很准确,它就是一家在硅谷成立的做半导体并购的基金,主要做长期投资。它的资金来源是中国,这很正常,你不一定清楚,每个基金背后谁是 LP(有限合伙人)。


基金的合伙人大多有半导体的经验,可以给我们提供附加价值。他们资金来源是中国,所以我们会有更切合中国的发展计划,并可以协同基金和基金背后中国政府的支持,推动 Imagination 的 IP(知识产权)在中国的应用。


记者:收购宣布后,有行业人士跟我说,单看 Imagination 现有的产品,似乎出价太高,但如果可以跟其它 IP 组合起来,说不定会有更大价值。未来的 Imagination 会成为一个整合其它芯片技术的平台?


刘国军:收购价格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个人的观点是,这是个很低的价格。苹果的事情发生后,股价当天就跌去 70%。虽然后来恢复了一点,但跟之前比差很多。今后公司会不会通过整合,去打造一个更完整的 IP 组合?我想这是肯定的。从 Imagination 的管理层和股东来说,肯定有这个想法,这也是趋势。

 


GPU 仍有很大发展机会
记者:根据 IDC 的数据,全球手机市场在 2017 年四季度出货量减少了 6.3%,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同样面临增长瓶颈。你们的主营业务是为手机中的 GPU 提供 IP,这一块未来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刘国军:手机业务已经进入成熟期,还说不上衰退,但目前也看不到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我们的 GPU 在亚洲,特别是中国手机市场,比较弱。像三星、联发科、展讯、海思用的都是 Arm 的 Mali GPU,而手机的发货量依然很大。我们的 GPU 在手机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替代竞争对手,而且已经获得了进展,包括展讯新的项目用的是我们,台湾联发科的份额也在增长。Arm 的 Mali 给这么低的价格,这些公司为什么还会换?就是因为 GPU 的性能和质量对手机来说很重要,会决定产品的竞争力。除了手机以外,GPU 还有什么其它的机会?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自动驾驶,这些在国内的投资都非常热。无论是汽车上的娱乐系统,还是自动驾驶系统,还是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其它系统,都会用到 GPU 技术,这是新的机会。


记者:这次 Imagination 出售时将 CPU 设计部门 MIPS 剥离了。但芯片行业的总体趋势似乎是,一家企业同时具备做 CPU 和 GPU 的能力,比如 Arm、高通都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次 MIPS 的出售,是否会对 Imagination 未来的产品产生影响?


刘国军:剥离 MIPS 是不得已之举。实际上,除了传统的 GPU 之外,我们在三四年前就在研发人工智能处理器,并于去年 9 月在深圳发布了 PowerVR NNA 神经网络加速器。现在新的 Imagination 有三个产品:第一,GPU 是传统强项,我们在不断开发新的产品,去适应新的应用需求和更高的性能需求。第二,我们开发了人工智能处理器,专门用来做神经网络算法处理。我们人工智能处理器的性能要比市面上的产品高很多倍,国内想跟我们做评估的企业已经很多。第三是通信类 IP Ensigma,做无线连接,跟物联网密切相关。从这些 IP 来看,在下一波电子产品或半导体发展的重要领域中,Imagination 都会占有重要位置。在 CPU 支持方面,我们的人工智能处理器可以独立运行,我们的 GPU 支持 x86、MIPS、Arm 等各类架构,可以一起使用。至于以后我们在 CPU 这个市场会做什么,我现在不方便去说。但我想说的是,CPU 目前的缺位,不会对新的 Imagination 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发展造成什么影响。


2018 年中国员工数将翻倍
记者:2018 年,Imagination 有什么中国战略?


刘国军:在中国,我们很快会有相当大的扩张。目前确定的是,中国这边的工程师资源要加强,尤其要加强对本地客户的现场支持,2018 年的目标是让中国区的员工人数增长一倍。在 MIPS 分拆之前,我们在中国有 50 人左右的团队,现在不到 20 人。并购后,公司要求中国的收入占全球总收入的 20%以上。


记者:要获得快速的增长,Imagination 面临的竞争很激烈。尤其是 Arm 在被软银收购之后,开始大量投入研发,布局物联网市场。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你打算怎么去抢市场份额?


刘国军:Arm 是我们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在 IP 领域掌控力度很大的一家企业。这个事情得分两方面去看。在 Arm 垄断了某个生态系统的领域,比如智能手机的 CPU,将不会是我们的重点,目前我们的力量也不够。但在一些新兴领域,比如物联网,因为其碎片化,所以很多东西才刚开始。我们的客户有初创企业和成熟客户,他们选 GPU、人工智能芯片、通信芯片时,生态的影响没有那么大,所以我们是有机会的。实际上,现在人工智能技术真正成形的应用领域还不多,而且算法大部分在云端,会逐渐走到摄像头和传感器端,在本地做运算。我们现在的人工智能处理器就是为终端来做的,这是我们与英伟达不同的一点。在人工智能和汽车等方面,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只是我们的体量小,资源跟他们比可能更少,但是生态的门槛是没有的。另一方面,对行业、产业和客户来说,只有一家独大不是很好的事情。Imagination 希望能撑起另外一片天地,与 Arm 形成竞争和制衡。


记者:你们曾表示,不相信苹果以后的新产品不使用任何 Imagination 的 IP。所以与苹果的争端,未来还会继续吗?


刘国军:在跟苹果的事情的确还没有了结。至于今后如何进行,目前不是新的管理层和基金关注的重点。但既然没有解决,后面还会有进一步的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