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博通收购高通案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阻止后,下一个被华尔街分析师看准的“目标”便锁定在圣何塞芯片厂商赛灵思(Xilinx)上。对此,赛灵思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EO)Victor Peng 首次回应媒体称“对于这种谣言和猜测我们不作评论,无论我自己还是我们的高管团队、董事会,都专注于我们自己的战略,关注于如何把业务做的更成功,更好的服务客户。”

 

 

今年 1 月 29 日,Victor Peng 正式成为赛灵思历史上第四位 CEO。自从 2008 年加入赛灵思开始,该公司在 28 纳米、20 纳米和 16 纳米三代工艺产品上实现了三连冠,获得一个个行业第一,同时也通过集成度和编程模式的突破,让 FPGA 走向了更广阔的应用领域。近日,Victor Peng 首次以 CEO 掌舵人的身份,介绍了赛灵思的未来愿景与战略蓝图,发布一款超越 FPGA 功能的突破性新型产品,名为 ACAP(Adaptive Compute Acceleration Platform,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带领赛灵思超越 FPGA 的局限,为用户从端点到边缘再到云端多种不同技术的快速创新提供支持。


赛灵思三大战略应对技术变革
在 Victor Peng 看来,几何级倍数增长的数据大爆炸,从端点、边缘到云端的人工智能应用和单一架构无法满足的后摩尔定律时代的计算将成为影响着赛灵思和全世界未来的三大趋势。数据的爆炸对计算的速度要求越来越高,在创新速度维持高速增长的大中华区,摩尔定律的速度在逐渐放缓,原有的芯片解决方案已经无法满足公司需求,急需开发新产品、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


为了更好的迎接这个智能互连的新世界,赛灵思持续以“灵活多变的平台”为产品核心,抓住新的产业机遇,制定三大发展战略以支持更加广泛的市场应用。Victor Peng 指出,第一个战略就是“数据中心优先”。在数据中心这个领域,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理解赛灵思不仅能够支持数据中心的计算加速和应用,还能够支持创造价值的存储和网络。


在数据中心领域,赛灵思将改变原有的支持硬件开发者的技术方向,更多地支持软件开发者,让更多的数据中心用户使用赛灵思灵活应变的平台。Victor Peng 表示,之所以这么重视数据中心,是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发展非常迅速,有很多的行业颠覆都是发生在数据中心。在数据中心领域,有很多新的架构已经不再以 CPU 为中心,而是转向拥有很多加速器的异构计算,并且能够根据几何级数据的处理以及机器学习进行工作负载的调整。因此对赛灵思来说,数据中心是一个全新的成长机遇。

 

 

不仅如此,赛灵思在数据中心的生态系统打造方面也下足了功夫,从开放标准组织 CCIX 和 AMD、arm、IBM、Mellanox 等 CCIX 成员,到亚马逊、华为、百度等超大型数据公司,还有应用层面的深鉴科技等。在加速应用方面,赛灵思支持非常广泛的 AI 应用,包括机器学习、机器学习推断等。据深鉴科技给出的数据可见,赛灵思提供高效 FPGA 加速语音识别引擎,该引擎与 CPU 相比,性能为后者的 43 倍,单位功耗性能提升 40 倍。在基因组测序和分析方面,采用 Edico FPGA 的服务器使得基因组测序的时间从一天压缩到几十分钟,所以它对于新生儿的存活意义重大,非常关键。


在第二大战略方面,赛灵思将加速主流市场的增长,支持对汽车、无线基础设施、有线通信、航空航天、工业与医疗、消费类电子等领域的客户的快速成长。Victor Peng 强调,赛灵思可以参与到从端点到边缘到云的过程,这是我们一个独特的优势,能够真正的从端点到边缘到云实现全覆盖。


为了驱动灵活应变的计算,Victor Peng 表示,赛灵思将推出全新系列的产品类型——ACAP(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如果说 FPGA 是一个产品类型,里面有很多架构,ACAP 则是可以和 CPU 和 GPU 相提并论的产品类型个体,帮助我们实现智能互连并且灵活应变的世界。

媲美 CPU、GPU 的新一代 FPGA 架构
ACAP 核心是新一代的 FPGA 架构,结合分布式存储器与硬件可编程的 DSP 模块、一个多核 SoC 以及一个或多个软件可编程且同时又具备硬件灵活应变性的计算引擎,并全部通过片上网络(NoC)实现互连。ACAP 还拥有高度集成的可编程 I/O 功能,根据不同的器件型号这些功能白包括从集成式硬件可编程存储器控制器,到先进的 SerDes 收发器技术,前沿的 RF-ADC/DAC 和集成式高带宽存储器(HBM)。

 

 


Victor Peng 强调,ACAP 是一个高度集成的多核异构计算平台,能根据各种应用与工作负载的需求从硬件层对其进行灵活修改。ACAP 可在工作过程中进行动态调节的灵活应变能力,实现了 CPU 与 GPU 所无法企及的性能与性能功耗比。它在软件方面可以编程,不仅仅像过去那样只支持硬件开发者,我们也可以支持更多的软件开发者,支持 C/C++、OpenCL 和 Python 等软件工具。

 


在首个应用产品方面,Victor Peng 对现场记者表示,正在推进代号为“Everest (珠穆朗玛峰)”的行动,历经四年时间研发,累积研发投资超过 10 亿美元,共有超过 1500 名软硬件工程师参与“ACAP 和 Everest”的设计。目前,软件工具已交付给主要客户,首款“Everest”产品采用台积电 7 纳米工艺,将于今(2018)年实现流片,2019 年交付给客户。这一产品将主打中高端,在高端产品方面会有超过 500 亿个晶体管。

 

 


与当前最新的 16 纳米 Virtex® VU9P FPGA 相比,“Everest”有望将深度神经网络的性能提升 20 倍!基于“Everest”的 5G 远程无线电头端和目前最新 16 纳米无线电相比可将带宽提升 4 倍。届时,跨多个市场领域的各种应用都能实现性能和功耗效率的显著提升,这些市场包括汽车、工业、科学与医疗、航空航天、测试、测量与仿真、音视频与广播以及消费类电子产品市场等。


对比 ACAP 与 SoC、Zynq 之间的区别,Victor Peng 向现场记者指出,SoC、Zynq 是老一代先驱性的产品,比如 MPSOC 有 DRAM 有 UltraRAM,它和传统 FPGA 已经不一样,比如传统的 FPGA 只有一个可编程的逻辑,是没有 SoC 的。ACAP 能够直接和整个系统进行交流;此外,我们有一个片上网络直接和子系统进行沟通,这也是 ACAP 和 SoC 不同的地方;最后,ACAP 虽然也有多核,但是我们在片上有硬件和软件都可以编程的引擎,这是一个全新的设计,也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所没有的。


关于 ACAP,Victor Peng 非常有自信,称之为自 FGPA 发明以来最卓越的工程成就,它对行业的意义相比未来 CPU、GPU 能够覆盖更广的市场应用,可以满足灵活工作负载的需求。


坚持自身优势 竞争无处不在
一直以来,FPGA 与 CPU、GPU 之间的竞争不断。Victor Peng 分析道,传统 CPU 架构已经不能适应行业如此大规模的数据计算和工作负载。GPU 虽然在某些应用和工作负载的加速上有优势,但是 FPGA 所支持的应用更加广泛,而且未来将越来越需要异构的计算来适应不同的应用,ACAP 可以针对不同的工作负载进行加速,具有高度自适应应变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ACAP 将会变成一个主流的平台,和 CPU、GPU 一样会成为非常基础性的未来世界的构建平台。


之所以把数据中心加速作为赛灵思发展的新重点,是因为数据中心是一个快速普及技术的领域。Victor Peng 补充道,数据中心能根据计算需求自行对其服务器的工作负载进行编程调整,例如在白天进行视频转码,晚上则执行影像识别。这一点意义重大,可以应用在包括人工智能(AI)推断、视频与图像处理、基因组学等领域。

 

 

 

与英伟达和英特尔相比,赛灵思拥有更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Victor Peng 强调,在很多市场领域,比如汽车行业,我们深耕了十多年,这对于英特尔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后者靠并购 Mobileye 才得以进入汽车市场。英伟达之前一直做信息娱乐系统,现在开始做自动驾驶,但更加注重的是汽车的安全性。赛灵思在汽车行业从 Zynq 产品开始,包括 Spartan-6 这样的产品累计出货达 4000 万。在这些端点的领域,更加注重的是质量和可靠性,在包括医疗行业、航空航天等市场我们很有优势。


从今年的营收表现来看,在数据中心领域赛灵思仍处于早期打基础的阶段,营收不会有非常显著的增长。Victor Peng 指出,我们仍致力于打造生态系统,帮助开发者们能够更快更好的开发和应用。我们与包括深鉴科技在内的很多创新企业合作,以投资的形式来培育生态系统,同时我们会更好的与高校来合作,构建开源的社区推动整个生态系统的建设。


最后,Victor Peng 表示,赛灵思无论是云还是在互联网方面,都与中国 BAT 三巨头和一些超大型数据中心的美国技术公司展开了合作,目前和全球所有 7 家超大数据中心企业都有合作,也与一些 OEM、企业在云的环境下开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