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通(NASDAQ:AVGO)千亿美元强娶高通(Nasdaq: QCOM),这一“史诗收购案”,最终在特朗普一纸行政禁令下,以失败收场。

 
不过,之于高通而言,这或许只是它在资本市场游历故事序章的开启。
 
据美国媒体报导,保罗·雅各布——高通的前任董事长,目前正与全球几大资本机构商谈,拟对市值约 900 亿美元的高通公司实现私有化。
 
令人瞩目的是,在这些大型机构中,就包括孙正义执掌的软银(OTC: SFTBY)。
 
 
01
软银或参与高通私有化
3 月 16 日,高通的董事会上,保罗·雅各布被免去董事长和 CEO 职务,但仍是该公司董事。他在董事会上,重申了此前提出的收购高通公司的意愿。
 
知情人士表示,会议上,其他董事力劝保罗·雅各布收回自己的想法,认为这不切实际,但他表示拒绝。
 
保罗·雅各布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的确存在机会以令高通加快创新步伐,并巩固在全球市场的地位;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这些机会反而将带来挑战,因此倒不如将它私有化。
 
保罗·雅各布目前虽仅持有高通 0.13%的股份,但另一个身份则使人难以低估他的决心与推动力——他是高通联合创始人艾文·雅各布的儿子(下图为父子二人)。
 
 
尤其在高通的历史上,保罗·雅各布建下的功勋,亦使得其即便已被“放逐”仍存乎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他曾主导了同诺基亚的巨额专利战并使高通获得巨额收益;同时在 08 年经济危机时选择投入大量资金进行 4G 研发,这让高通在 2010-2014 年期间在 4G LTE 网络上获得了丰厚回报。
 
目前尚不清楚软银是否会与保罗·雅各布达成合作协议,但据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几位业内人士称,保罗·雅各布与孙正义的私人关系有可能将促成这次合作。
 
比起博通向高通发起的收购攻势(尽管这个计划遭到美国政府的阻挠),软银收购高通的可能性,将导致全球科技领域面临更加深刻的变化。
 
博通和软银的业务模式存在巨大的差异。软银注重创新和研发,有能力推动被收购的公司拓展业务,而博通则擅长通过大规模削减开支来推升利润水平。
 
如果保罗·雅各布引入软银参与收购高通的计划得以实现,高通向股东许诺的 10 亿美元成本削减方案,将部分或全部取消,针对相关市场的投资额也会进一步增加。
 
围绕软银收购高通的传言,将使英特尔(Nasdaq: INTC)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高通和 ARM 技术优势的联合,将使英特尔在移动 PC、物联网、汽车驾驶系统以及数据中心等关键领域,遭遇更为激烈的竞争。
 
02
市场关注的几个要点
就软银或将入局高通的传闻,市场中正在流传以下几个关注要点。
 
【1】 与 ARM 亲上加亲,将释放高度协同效应
2017 年 7 月,软银以 243 亿英镑收购了 ARM,一举成为移动硬件领域的最大野心家之一。而这样的事实,正是此番软银参与高通私有化的最重要合理性基础。
 
众所周知,ARM 与高通自 2G 以来,便堪称黄金拍档,前者负责架构设计,后者负责以芯片为主的核心移动硬件的垄断性研发量产。
 
目前,ARM 和高通均能独立开发用于图像处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芯片。而一旦将二者的专业优势进行结合,将形成的强大竞争优势势必“美如画”。
 
该二者亲如一家的合作关系,其实在过去和当前,已经令英特尔等同行深感压抑:
 
•ARM 和高通均正在研发新型超大规模处理器架构,以争夺英特尔占主导地位的数据中心业务的市场份额。
 
•高通推出了“始终连接(Always-Connected)”PC 的概念,将移动芯片与微软(Nasdaq: MSFT)的 Windows 10 相结合,电池续航时间更长,并且可以不间断地与互联网连接,希望借此与英特尔抗衡。ARM 也一直在助力这款产品的推广和开发。
 
 
•ARM 和高通正在搭建可供物联网和边缘计算高速发展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英特尔也在利用自己的处理器,开展相同的工作。
 
•ARM 和高通正在开发用于自动驾驶和车载娱乐信息功能的系统,与英伟达和英特尔等公司展开竞争。
 
与此同时,高通与软银投资的其他企业之间,也有潜在协同效应:
 
•优步等共享服务可以为自动驾驶和车载娱乐信息系统的整合提供帮助;
 
•波士顿动力可以将高通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用于其机器人系统的研发;
 
•移动广告和社交网络平台则可以利用高通的硬件来提升服务。
 
【2】 潜在阻力:其他半导体业巨头都会投反对票
不过,软银参与收购高通,也面临着潜在的阻力。
 
首先,收购计划必须经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审批,鉴于博通的处境,软银如果要取得成功,就必须向 CFIUS 显示自己与博通的差异。
 
其次,由于软银参与收购高通,意味着后者与 ARM 的合体,这势必会引发全球监管机构将此视为违反竞争规定的垄断行为。
 
另外,恩智浦半导体(NASDAQ: NXPI)也是 ARM 的主要合作伙伴,目前高通即将完成对恩智浦的收购,从而导致软银收购计划面临的反垄断风险进一步上升。
 
再次,参与收购高通,也可能导致软银与 ARM 其他合作伙伴的关系疏远,包括博通、华为(及旗下海思半导体)、三星以及德州仪器等。
 
这些公司均有理由担心,届时高通将比他们更早(或独家)获得先进技术。由于 ARM 提供的是全球范围使用最多的处理器基础架构,因此现有业务关系的打破,将给整个行业带来严重的影响。
 
另外不得不引起正视的是,固然孙正义的远景基金具有足够的接盘能力,但鉴于雅各布父子在高通内部影响力的式微——尤其在 3 月 16 日董事会中保罗·雅各布已被罢免董事长和 CEO 职务,其如何得以在与其他董事的重重矛盾中理顺各方关系,并不为外界看好。
 
【3】 CFIUS 会再次干预吗?
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美国政府已正式中止了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在这种情况下,保罗·雅各布打算利用市场对高通价值的高度认知,寻求收购高通的机会。
 
如果软银加入保罗·雅各布的收购阵营,届时,CFIUS 肯定会对此进行调查,但调查的内容可能会有所不同。
 
CFIUS 最大的担心就是,针对高通的收购交易可能会导致研发开支减少,进而动摇高通作为移动科技领域领军者的地位。
 
不过稍显乐观的是,与博通不同,软银通常不会干预被收购企业的运营,并且还会向被收购企业注入额外的资金,来推动其业务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