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新闻,引发了半导体设备领域新的变化。

 
半导体设备制造商 KLA-TENCOR 宣布以 34 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印刷电路板、芯片制造设备制造商奥宝科技。
 
自今年年初,北方华创子公司收购半导体设备公司 Akrion 以来,这已经是几年第二起发生在半导体设备领域的收购了,曾经沉寂多年,仿佛一潭死水一般的半导体设备市场在半导体收购之手的推动之下,将迎来怎样的变化呢?
 
在研究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最近几年半导体设备市场的发展情况,要知道,近几年来,在半导体设备市场的收购并不多。
 
产业转移,规模质变的半导体设备市场
有工厂就要有设备,没有一家工厂是单纯靠人工,而不需要设备运转起来,在半导体行业尤其如此。
 
近乎全自动化的生产模式,所需要的人工操作少之又少,高精尖的半导体设备反而成了半导体晶圆厂能否运转下去的必要条件。
 
因此在近两年的晶圆厂建厂潮的带动下,半导体设备也攀上了高峰。
 
去年,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发布的“全球晶圆厂预测报告”显示,2017 年晶圆厂设备支出超过 460 亿美元,创下历年新高,并预计 2018 年支出金额将达 500 亿美元,突破 2017 年新高点。
 
晶圆厂设备支出金额不仅持续创新纪录,也可望连从 2016 年至 2018 年呈现连续三年的成长趋势,且为 1990 年代中期以来首见。
 
可以说,在半导体产业趋势和利好凸显的情况下,半导体设备厂商也迎来了大好的发展前景。
 
下图是 2010 年 -2017 年的半导体设备市场规模变化,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周期的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2017 年整个半导体设备市场发生了质的变化,其增长率从过去 6 年年均增长 2%加速至 15%,整体规模也突破了之前$350 亿美元的上限。
 
 
外资几近垄断半导体设备供应
虽然半导体设备市场的规模在 2017 年迎来了质的变化,规模也突破了上限,但是在调研机构 Gartner 的数据看来,前十大半导体设备厂商中,清一色的为外资企业。
 
 
从上图中,我们能够看到,前十大半导体设备生产商中,有美国企业 4 家,日本企业 5 家,荷兰企业 1 家。里面难寻中国厂商的踪影,这和近几年中国飞速发展的 fabless 产业是格格不入的。这也与今年国内推动的封测产业相去甚远的。
 
以应用材料(AppliedMaterials)为例,2016 年应用材料营收大幅成长,尤其是蚀刻领域设备营收成长更是明显。主要归功于其 3D 刻蚀设备。
 
美国科林研发(Lam Research)与荷兰 ASML 则是分别以营收 52.13 亿与 50.91 亿美元,名列二与三名。上述两业者 2016 年营收年增率为 8.4%与 7.6%。
 
另一方面,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The Information Network 公布的“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市场份额和市场预测”报告显示,截止 2017 年第三季度,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东电电子(Tokyo Electron)和泛林(Lam Research)的市场份额取得了大幅增长。
 
这一方面是像在其它行业里反复上演的一样:强者恒强,龙头企业不停的在蚕食市场份额。但这背后还有一个结构性的变化因素:蚀刻沉积等设备的增长正在加速。
 
因为,当晶体管缩小到一定程度就会碰到物理上的极限,想继续提高性能,就得从别的方面想办法,比如采用新的材料或者在电路布局上下功夫。
 
所以光刻机依然重要,但蚀刻,沉积以及材料工艺却在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相应的设备需求也增长得更快。
 
同时,这些厂商为了寻求多元化的产品布局,在半导体设备市场更进一步,也在积极寻找机会与收购。
 
 
半导体设备市场收购并不多
除了刚刚获知的 KLA-Tencor 以 34 亿美元收购奥宝科技之外,近年来还有哪些半导体设备厂商的收购呢?
 
下面我们来简单盘点其中的几个:
 
2018 年 1 月 18 日,北方华创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完成对美国半导体设备生产商 Akrion Systems LLC 的收购,这是美国政府批准中国企业此类收购的罕见个案。
 
2015 年 10 月 ,Lam Research 计划以约 106 亿美元收购其竞争对手 KLA-Tencor 公司。但美国主管机关驳回了 Lam Research 与 KLA-Tencor 价值 106 亿美元的合并提案。
 
2011 年 12 月 14 日 Lam Research 以 33 亿美元收购 Novellus Systems。两家公司的产品生产能力具有互补性,Lam Research 在制造蚀刻和单晶圆清洗设备上拥有领导性地位,而 Novellus 在薄膜沉积和表面处理技术上全球领先。
 
2011 年 5 月 4 日 应用材料收购以 50 亿美元的价格 Varian Semiconductor。应用材料之所以花大价钱收购半导体制造公司,主要还是希望公司业务能够往多元化方向发展。
 
此外,奥宝科技(此次被收购的主角)2014 年签署一项最终股权收购协议,从 Bridgepoint 等欧洲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 SPTS Technologies Group Limited (以下称为“SPTS”),后者总部设于英国,是微电子产业蚀刻、沉积和热加工设备的领先制造商。
 
其实我们不难发现,相对于整个半导体并购近几年来频繁而且大规模的并购,半导体设备领域的并购体现出一下几方面特点:
 
第一,收购金额相对较小。与其他半导体领域动辄上百亿的收购金额相比,半导体设备领域的收购规模相对较小。
 
第二,收购目的以多元化为主。当然,这是大多数公司收购的主要目的,希望能够通过收购,扩大公司的应用范围和市场,帮助公司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第三,以大收小,多数被收购公司并不在前十之列。准确的说,前十名彼此之间的收购跃居第一的宝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Lam 和 KLA 收购被否决的最大原因就是担心对整个行业进行垄断。
 
第四,小收购为主要手段。其中,尤其以北方华创收购 Akrion 最为明显,在此次收购之前,中国半导体厂商的很多收购行为都被否决,只有这一例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罕见案例。
 
可以说,无论是从技术发展的难度,公司的发展动向还是半导体设备领域的收购来看,半导体设备市场相对于其他市场都比较平缓。
 
有这样一句话曾说过,市场越安静,我们越需要做些什么,也越能够做成功什么。
 
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便半导体设备市场的收购没有大的波澜,中国半导体设备厂商更能够从其中获得大的发展机遇。
 
 
有机会突围而出的国产设备商
目前,我国已经实现了 12 英寸国产装备从无到有的突破,总体水平达到 28 纳米,刻蚀机、离子注入机、PVD、CMP 等 16 种关键装备产品通过大生产线验证考核并实现销售。
 
国君电子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光刻机样机研发成功并实现 90 纳米曝光分辨率,国产曝光系统与双工件台实现研发目标;65-45 纳米工艺完成研发进入量产,28 纳米工艺完成研发即将进入生产,20-14 纳米工艺取得关键技术成果;集成电路封装多项技术接近国际先进水平;抛光剂、溅射靶材等关键材料被国内外生产线批量应用。
 
以上这些成果显示,我国集成电路制造技术水平已经取得长足进步,进一步缩小了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
 
以北方华创为例,该公司的前身是七星电子,是北京电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整合原国营 700 厂、706 厂、707 厂、718 厂、797 厂、798 厂的优质资产和业务而成立,主营半导体装备及精密电子元器件业务。
 
2016 年,七星电子通过向大基金等非公开增发募集 9.24 亿元,完成与北方微电子的重组,更名为北方华创。重组后的公司产品布局进一步完善,新增刻蚀机、物理气相沉积设备(PVD)以及化学气相沉积设备(CVD)。
 
而目前,北方华创已经是国内规模最大、产品体系最丰富、涉及领域最广的高端半导体工艺设备供应商,基本涵盖半导体生产前处理各关键工艺装备。
 
所以说,国产半导体设备厂商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总结
半导体芯片是信息化时代基石,也是当今尖端制造的制高点。芯片生产有十大类设备,一千多个步骤才能生产出来。
 
虽然我国整体上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一定的差距,但也不乏表现相对突出的设备企业,如设备制造龙头北方华创、在刻蚀机领域做出突破的中微半导体、封测领域龙头长川科技、从事高纯工艺系统的至纯科技以及国内单晶生长设备稀缺标的晶盛机电等。
 
在国家重大专项的引领下,国内优秀半导体设备厂商将逐步打破国外的技术封锁,这种技术差距已经缩小至 1-2 个技术代,在一些特定领域已经达到了同步验证水平。
 
尽管整个半导体领域的收购风潮还在继续,但是对于半导体设备行业来说,正如之前所说,收购规模,收购金额小,以多元化为主,巨头并购难以实现等现象在短期内将会一直存在。
 
对于半导体设备行业来说,即便在短期内能够见到收购,也是无法摆脱以上几点。KLA 收购奥宝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以技术授权,专利合作为主的设备厂商合作模式为主,以小型收购,多元化发展为辅,可能是半导体设备市场未来发展的主要手段。至于,想要期望在半导体设备市场出现巨头之间的大型收购,或者是连续不断的并购潮,在短期内是很难出现的!
 
而这,或许就是中国半导体设备厂商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