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无非是这样,别把自己的东西太当回事,该给的一定要大胆给!
 
对于高情商的人来说,通往成功的路上,总是在超车中!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李一的烦恼
对于有些人来说,无论什么样的门,觉得都能推得开,就看你肯不肯去推,看你上不上去推而已。至少,李一就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成功的!
 
但是,就在刚才,证券公司保荐人打来电话,说他们内部审核了一遍,题材还是缺乏高度,模式没有创新,业绩不太亮眼。按照经验来看,上市比较悬!李一听完,内心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表面上一番客套请教后,才悻悻的收了电话。
 
说实话,李一并不想这么快登陆资本市场,只是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明面上,杜龙公司自己 100%持股,实际上还有 30%是上游某知名海外原厂 CEO 林路(职业经理人)的。目前,林路的位置有点微妙,一旦被清华系资本大鳄吞并,他就缺少话语权了。
 
按照约定,利益已经到了兑现的时候,而李一却拿不出来,这个烦恼,已经困扰了他好几个月了。
 
发家史
2005 年,李一创办了杜龙公司,进入元器件贸易行业, 一直不温不火。直到 2008 年,李一在香港一个货代仓库偶遇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之前说过的某芯片原厂 CEO 林路,李一的命运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经过一番指点,李一拿到了他们公司的芯片代理权。1 年下来,赶上山寨手机火得一塌糊涂,杜龙公司轻轻松松就赚了 200 万元。
 
第二年,投桃报李的李一主动拥抱了大腿,约林路谈了新条件,免费出让 30%股权给他,而结果就是,杜龙公司成为了该原厂最大的代理商,3 年下来,年销售额达到了 10 亿元,净利润超过 4000 万元。而更大的利润,俩人合计之后准备去资本市场捞取。
 
资本曲折路
2012 年,杜龙公司先找了保荐人,进行辅导,递交资料排队,准备去上创业板。结果那时候的创业板变成了一座冰山,无人可以撼动。2013 年,有朋友说,香港股市门槛低,去那里快一些。结果,一番准备后,发现港股这类题材的 PE 太低,潜力不大。
 
结果这来回折腾几年下来,钱花了不少,还没有看到曙光。
 
2014 年,李一和林路又商议了一番,决定重新打道回府,换个牛逼一点的保荐人,再次攀登创业板高峰!
 
脱胎换骨
不出所料,新保荐人看到杜龙公司的数据后,内部流程模拟了一下这个案子,认定杜龙公司缺乏战略题材,上去的风险有点大,所以就给李一来了这么一个电话。
 
李一忍不住向林路诉苦,也是想暗示一下;没想到,林路在美国硅谷和资本市场上所历练的能量突然发挥出来了。
 
某晚,他约着李一和保荐人一起喝了个酒。林路对保荐人说,如果杜龙公司有原厂基因,利润达到 5000 万,每年保持 15%以上的增长率,那你觉得上市的概率有多大?保荐人哈哈一笑,集成电路设计产业,这是国家战略,如果转型成功,我可以给你们打包票!
 
林路不动声色,那就这么定了!
 
接近山峰
2014 年下半年,杜龙公司迅速拿到了林路公司的 IP 授权,同时获得了 15 项射频芯片发明专利,开始自主研发替代射频芯片。同时开始让原厂供给晶圆,在封装上替换原厂的 Logo,打上杜龙自己的商标。
 
2015 年,一部分客户在试样后,开始接受打上杜龙公司 logo 的芯片;2016 年,替代芯片开始进入快车道,代理比重逐渐下降; 2017 年,杜龙公司自己研发,自己生产的芯片占比达到了 70%,代理比重下降到 30%。
 
2017 年 8 月,杜龙公司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花絮
2015 年,林路所在的原厂被清华系资本并购,在拿到 2000 万美元后,林路潇洒地被扫地出门了。
 
2016 年 3 月,功成身退的林路找到了接盘侠,用 13 倍的 PE 价钱卖掉了自己间接拥有的杜龙公司股份。
 
2016 年 8 月,林路创办了新的芯片设计公司。这一次,李一用境外公司和美元投资了林路,作为回报,林路给出了白菜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