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报道称,Susquehanna 分析师对 AMD 进行了降级,并根据英伟达专门为以太坊挖矿开发的 ASIC,对其目标价格进行了下调。分析师认为,AMD 的 20%营收都来自加密货币市场,因此调低了该公司的评级。我们将在本文解释 ASIC 是什么?为什么用于加密货币挖矿?以及为什么以太坊 ASIC 不太会替代 GPU 挖矿?


ASIC 受益于加密货币挖矿

基本上,当挖加密数字货币时,强大的计算机正在解决复杂的数学方程。你的计算机能更快地解决这些问题,你挖矿的收获就会越大。早期的挖矿加密货币比特币,最早是用 CPU 开采的,但是很快,大部分矿商都切换到采用 GPU 挖矿。与 CPU 相比,GPU 有更多加速内核,这使他们可以并行大量挖矿。


基本上可以这样考虑—CPU 要从硬盘驱动读取东西来处理计算机的每个事件,访问主内存、驱动 USB 端口等。CPU 就像所有行业的插孔一样。另一方面,GPU 专门用于处理计算向量、阴影像素以及一些其它与图形相关的任务。这些与图像有关的任务在数学上是密集型的,因此,GPU 有很多浮点计算内核,这使 GPU 更适用于加密挖矿。


然而,至少在比特币领域,GPU 仍然在芯片内部提供不需要的精度和不必要的功能。顾名思义,ASIC 是专门为特定算法而设计的硅片。基本上,该算法直接设计到芯片中,而不是作为软件运行。这使 ASIC 在运行专门设计的特定应用程序时非常节能。


因此,举个例子,假设你有一个像(X+Y)/Z 的公式,并且你想制作一个能非常有效地执行该公示的 ASIC。你可以通过设计一颗执行特定公示的芯片来创建这样一个 ASIC。然而,如果这个公示在未来必须发生改变,那么这个 ASIC 芯片就过时,因为你不能改变这个旨在执行的公式。当然,如果公式过于简单,没有人会设计一个芯片去运行,但是这个例子说明了 ASIC 只运行那些在一段时间内不发生变化的任务。

 


Bitmain AntMiner S9 模块


由于比特币的基础 SHA-256 加密货币算法是固定的,因此创建运行该算法的 ASIC 芯片并创建更高的挖矿效率非常合理。这在前几年确实发生了。然而,这有一个主要的缺点—集权。由于特定于应用程序的硬件,比特币挖矿池高度中心化,并且在比特币生态系统中有巨大的能量。考虑到这种问题,以太坊被设计为抗 ASIC。


以太坊的 ASIC 抗性设计
正如白皮书所描述的那样,以太坊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具有抗 ASIC 的功能,以降低中心化带来的风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抗 ASIC 的以太坊采用了两个方式,随机数据选择和 “毒害井”合同。


随机数据选择是以太坊挖矿的一种需求,以便对在区块链预置模块的智能合同的数据做计算。计算的数据是由网络随机选择的,因此,矿工对于他们要计算的合同没有选择权。因为智能合同实质上可能具有任意代码,这就意味着以太坊 ASIC 至少要接近能运行软件的通用计算机,不仅是简单的执行电路的单一算法。


第二道防线是“毒害井”合同。如上所述,以太坊允许任何智能合同中的代码执行,这些合同必须由以太坊矿工执行,如果 ASIC 能够执行某些类型的合约,那么以太坊网络可以仍然通过合同被执行,ASIC 解决这些合同是困难的或者不可能的。由于 ASIC 实质上是不能升级的软件,因为软件本质上是固化在硅片上的,所以太坊中 ASIC 的投资一旦在网上变得泛滥,合同无法执行。


(PandaMiner B3 Pro with 8 x RX 470 GPUs from AMD)


在过去,公司有以太坊特定的矿工,这些矿工不过是将低级别的 GPU 插入一个黑盒,卖给新手的矿主。虽然以太坊的代码某些部分可能会被停止下载到 ASIC 处理器,但是以太坊算法和智能合约的通用性确保这些代码将继续在相关的通用目标处理器上执行,这些处理器能执行随机代码。因为高度依赖数学加速,处理器的选择还会是 GPU。


AMD 和英伟达的风险
过去分析师认为 AMD 和英伟达高度依赖加密市场,并且两家公司的股票上涨都受到加密货币市场的泡沫所驱动。例如,Susquehanna 分析师认为以太坊相关的收入占到 AMD 营收的 20%,英伟达占营收的 10%。

 

AMD 在 CNBC 上发表声明对此提出了异议:AMD 发布了一篇报告,该报告假设以太坊相关 GPU 的销量非常高。需要提醒的是,我们在 2017 年第四季度营收会议上表示,与区块链相关的营收百分比大概占 2017 年的一半百分比。我们在 2017 年第四季度的 GPU 业务增长很快,除了区块链还有 Radeon Vega 产品,GPU 计算产品和我们的苹果业务猛增。我们也谈到 AMD Ryzen 和 AMD EPYC 产品的增长。我们为公司注入了长期驱动,包括 PC、服务器和图形,我们 2018 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指导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非常感谢投资人继续关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我们希望继续保持 AMD 也的前景。


我们认为 AMD 的管理层比外面分析师更能掌握情况。因此,我们将按照估算其加密货币 GPU 销售额的中位数百分点贡献其收入。英伟达没有发表声明,但鉴于英伟达也是主要的 GPU 制造公司,10%的估计听起来很公平。


然而,加密数字货币相关销售下降不是投资者最害怕的。他们最担心的是 GPU 挖矿变得无利可图或者加密货币不再流行,二手市场将会充斥着先前用于加密货币挖掘的 GPU。


首先,如上面所述,我们没有看到近期会发生这种可能。其次,如果 GPU 在挖矿领域不再流行,甚至进入二手市场,那么他们很可能会面临来自游戏玩家和二级数据中心市场大量压抑的需求,这些玩家希望进入人工智能应用程序托管空间。


在二手 GPU 市场泛滥的情况下,我们认为英伟达受到的伤害比 AMD 大,因为两家公司在加密货币挖掘中使用的这种卡。对于加密货币挖矿,矿工倾向于使用更高端的英伟达卡,这对于游戏和 AI 应用来说仍然是非常理想的。相比之下,矿工们喜欢的 AMD 旧版本,并且在游戏中很不理想。 因此,二手的销售可能会损害英伟达的底线,可能比大多数分析师认为的要小得多,应该不会严重损害 AMD 的底线。

 

显然 AMD 和英伟达都不想依赖挖矿,他们既沉浸于挖矿带来的大幅度增长的惊喜,同时也对这种高速增长带有恐惧和担心,一旦挖矿不再流行,AMD 和英伟达如何发展?他们的 GPU 将卖给谁?因此最近我们看到 AMD 强调了自己对游戏市场的开拓,以及 EPYC 产品在服务器领域的发展前景,英伟达还有自动驾驶、游戏,挖矿似乎是他们的意外之得,在加密货币前景不那么明朗的前提下,他们还是在谨慎行事,但是也绝不排斥这个市场的需求。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