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圆代工大厂台积电传出将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券商指出,近期大陆积极招手台厂,不论松绑挂牌、CDR 都对企业具高度吸引力,不过 CDR 挂不挂得成?金管会态度是关键。


券商承销业务主管指出,现行无论旧股或新股发行到海外,都要经过金管会审查。因此对许多台厂来说,CDR 非毫无吸引力,但要考量政治问题,若主管机关不放行,想发也发不成。


券商表示,发行海外存托凭证,优势是提高筹资效率,不过企业本身的知名度相当重要,像近年已有数十家企业赴欧美市场挂牌,但知名度低者,不乏「冷冻股」挑战,筹资不见得比台湾市场顺畅。


最成功还是台积电一类的大型企业,国际投资人有兴趣投资 ADR(美国存托凭证)、GDR(全球存托凭证),流动性足。


此外,发行 CDR 还有成本考量,以 ADR 来说,虽然只是存托凭证,但一定委托外资券商办理,承销成本通常比本土券商高出十倍。


晶圆代工大厂台积电传出将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券商指出,近期大陆积极招手台厂,不论松绑挂牌、CDR 都对企业具高度吸引力,不过 CDR 挂不挂得成?金管会态度是关键。


券商承销业务主管指出,现行无论旧股或新股发行到海外,都要经过金管会审查。因此对许多台厂来说,CDR 非毫无吸引力,但要考量政治问题,若主管机关不放行,想发也发不成。


券商表示,发行海外存托凭证,优势是提高筹资效率,不过企业本身的知名度相当重要,像近年已有数十家企业赴欧美市场挂牌,但知名度低者,不乏「冷冻股」挑战,筹资不见得比国内市场顺畅。


最成功还是台积电一类的大型企业,国际投资人有兴趣投资 ADR(美国存托凭证)、GDR(全球存托凭证),流动性足。


此外,发行 CDR 还有成本考量,以 ADR 来说,虽然只是存托凭证,但一定委托外资券商办理,承销成本通常比本土券商高出十倍。


券商分析,加计审查等作业成本,只有大企业负担得起,因此不难想像大企业率先传出发行 CDR 消息,研判后续若有跟进,也是大企业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