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来看,中美贸易摩擦有所缓和。不过,双方尚未进入贸易谈判阶段,最终事情会如何发展,尚难判断。未来存储器芯片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因为中国是全球存储器最大的买家。


如果真的打起贸易战,那么美系记忆体大厂美光科技(Micron)将因其和英特尔(INTC)共同成立的 IM Flash Technologies(IM 闪存技术合资企业)一起受到影响,另外 Western Digital(西部数据,全球第二大硬盘生产商)也或将受到波及。这三家公司总部都在美国,因此都属于中美贸易摩擦的范围之内。


尽管中国对特朗普最初关税清单的回应侧重于进口到中国的农产品,但该清单上升至 106 项,其中就包括使用内存芯片的产品。相反,美国政府列出的 1300 种中国产品中,包括大量含有 DRAMs(动态内存)和 NAND 闪存(非易失性存储技术)芯片的高科技产品。


但从图表 1 中可以清楚看到,中国在 IC(集成电路)生产方面远没有达到自给自足的程度。中国需要这些半导体,而这一场限制零部件供应链的贸易战,将对中国制造的消费类高科技产品的生产计划产生负面影响。

 


Informatica Network 一篇题为《中国大陆的半导体设备市场:对技术、经济和政治问题的完整分析》的报告称,中国的大规模投资终于显示出优势,因为中国制造的集成电路与进口到中国的比例从 2016 年的 29.1%上升到 2017 年的 32.2%。“中国 2017 年的 IC 产量为 1739 亿,高于 2016 年的 1303 亿。2017 年,中国进口 IC 数量为 3661 亿,高于 2016 年的 3177 亿。”


换句话说,中国消费了超过 5000 亿个 ICs 用于制造智能手机和其他消费类产品,然后销往全球各地。
然而中国的产量不足 2000 亿。366 亿的缺口只能靠进口,包括从上述提到的美国公司,以及韩国三星电子、半导体大厂海力士(SK Hynix)和日本东芝处进口的 DRAN 和 NAND 存储芯片。存储芯片约占进口芯片的 25%左右。


中国存储芯片市场
中国需要进口的存储芯片,美光科技 2017 年度向美国境外客户的销售额总计 175.6 亿美元,其中包括对中国内地的 103.9 亿美元销售额,中国台湾为 25.4 亿美元,欧洲为 13.6 亿美元,日本为 10.3 亿美元以及其他亚太地区为 18.1 亿美元,即对中国的销售额占到海外销售额的 59.2%。而在 203.2 亿美元的总销售额中,中国也占到了 51.1%。显然,任何关税或贸易战都会对美光科技的收入产生深远的影响。


此外,2017 财年,西部数据在华收入占其总收入 190.9 亿美元的 22.37%,是所有地区中最高的,主要来自于 NAND 存储器和硬盘驱动器。虽然对中国的敞口仅为美光科技的一半,但仍相当可观。


显然,中国是这些公司的重要市场。但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芯片制造商还没有制造这些器件,所以每年都有大量的存储芯片进口到中国。事实上,2017 年中国存储芯片消费约占总量的 30%,其中 DRAM 需求占 22%,NAND 需求占 29%。而这正是美国觉得在贸易谈判中能有底气的地方。


另一方面,如果贸易战升级,可能会对电子产品中无处不在的存储器产生不利影响,而这正是美光等公司增长的驱动力。中国有几家公司涉足了专业的存储器领域,因规模太小而未能成为全球存储器公司巨头,但有可能在该行业过度调整的情况下崛起。


中国公司兆易创新历来是 NOR flash 的供应商。最近,该公司并购了 ISSI,现在也供应专业的 DRAM 和 NAND。但考虑到这整个市场基本被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光三大厂商垄断,未来一段时间内,兆易创新想要进入 DRAM 和 NAND Flash 全球市场第一梯队十分困难。该公司又从东芝购买了 SLC NAND(SLC 为 NAND 闪存架构),并与博通、漫威、高通和英特尔公司之间有合作。图 2 名单包含了有 / 没有晶圆厂的中国公司。

 

 

如图 3 所示,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正跟踪中国计划在未来 3 年新建或升级的 19 个晶圆厂项目,其中 2 个 DRAM 晶圆厂和一个 NAND 晶圆厂计划在 2018 年与英特尔一同扩张。

 

 

搞事的特朗普或将挫伤存储器公司

目前的关税谈判和物品清单包括了包含存储芯片的产品。《中国制造 2025》提出,2020 年国内芯片自产率将达 40%,作为芯片消费量比重最大的存储芯片,实现进口替代已经成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而中国对本土半导体产品自给自足的需求应是避免贸易战的催化剂。


如果这不起作用,特朗普可能将存储芯片添加到关税清单中。这对美国存储器公司以及所有中国制造产品(如苹果 iPhone)的供应链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这是一个双输的局面。


此外,特朗普还可能会增加半导体生产设备的关税,甚至会对美国设备供应商,如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全球最大纳米制造技术企业)、科林研发(Lam Research,全球前十大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和科磊(KLA-Tencor)的产品实施禁运。

 


中国集成电路“自给自足”将成关税谈判关键
过去,中国一直投入大量资金大力扶持半导体产业供应链,以期在半导体制造业能自力更生,这实际上缩小了图表 1 中蓝线和红线之间的差距。


中国通过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各地区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的资金指定了总额高达 1500 亿美元的投资。这些资金最初的目标是海外并购和晶圆厂扩张,但美国政府的抵制带来了强大的并购阻力,仅在 2016 年,美国 CFIUS(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就否决了包括中资收购快捷半导体(Fairchild)、威腾电子(WD)以及德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美国业务等多起案件。17 年 9 月,特朗普正式签署命令,阻止由中国支持的私募股权公司 Canyon Bridge 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公司(Lattice)的交易,标志着美国建立了一道旨在阻止中国资本染指美国高科技公司的虚拟城墙。


因此中国改将注意力放在国内的企业身上。在过去几年里,由中国政府支持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公司筹集了大约 200 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包括中兴通讯和中芯国际在内的 20 多家中国企业。目前,该基金公司正与政府机构和企业进行谈判,以求多筹集 220 亿美元,达到 950 亿美元作为其第二笔投资资金。该基金将再次投资从 IC 设计和制造到芯片测试和封装的广泛领域。


“中国制造 2025”规划是中国始于 2015 年的一个十年计划,目标是 10 个战略性先进技术制造业的促进和发展,其中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就包括集成电路及专用装备。该规划呼吁通过技术替代来实现“自给自足”,成为主导全球关键高科技产业的“制造业超级大国”。


但中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以使本国的芯片能满足其所生产的高科技消费产品(主要面向苹果(Apple)和三星等外国公司)的所有需求。


这就是为什么存储器及集成电路将成为中美关税谈判的关键。中国在半导体制造业中实行自给自足的政策和财务支持将成为贸易谈判的转折点,这将使得对该行业征收关税变得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