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岁的“老男孩”曾学忠再次出现在一众媒体面前时,他的身份是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紫光展锐 CEO,此时距离他去年离开中兴,已经整整一年时间。


作为曾在中兴屡创销售记录的营销高手,曾学忠在半导体行业的全新风口上面对的是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按照曾学忠设定的紫光展锐目标,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在国家大环境和集团的支持下,要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 5G 领先泛芯片巨头。


他起步于中兴,成长于中兴,也在中兴的上升仕途尾声遇到了重要坎坷,但他没有气馁,选择了再战,只是换了一个全新的平台。那么,在他紫光一年的时间内,究竟有什么思考,又发生了哪些心态变化?运营商世界网日前对曾学忠进行了专访,他谈及了他的一些想法。


伟大的时代造就伟大的机会
这是他一年来首次接受媒体专访,在深圳会展中心一件空旷的访谈室里,周边嘈杂的环境令人担心会影响受访者的心情,但曾学忠似乎没有受影响,仍坦诚地回答了很多地提问。这些提问并非事先就给曾学忠准备好的,而都是随机的。


毫无疑问,从行业发展周期来看,曾学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对于为什么从中兴到紫光,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的曾学忠先是笑称自己是“投奔母校”。


随后他才一言道出了这两大公司所处行业的不同:“未来的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或者是新 IT 和半导体行业的又一个黄金周期,通信不能说不在风口了,但已经相对比较平稳。”所以,曾学忠认为,未来二三十年,半导体行业在全球范围内都将居于无与伦比的核心地位,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重新站在时代的潮头,与其说是压力,不如说是挑战一切不可能的机会。

 

 

在 1996 年毕业后,曾学忠就正式加入中兴,经过十年稳扎稳打,从 2006 年起担任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随后在 2014 年 1 月晋升为中兴历史上最年轻的的执行副总裁,主管集团核心业务之一的终端事业部。一直到 2017 年离开,21 年的中兴时光给曾学忠留下的不止是辉煌。


在离开中兴一个月后,2017 年 5 月,紫光股份宣布聘任曾学忠为紫光集团有限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紫光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随后在当年的 11 月 19 日,曾学忠辞去紫光股份总裁职务,接任李力游出任展讯 CEO 一职。


对于到紫光以来的感受与变化,曾学忠如此描述:“因为 20 多年在一个通信公司,严格来说事业是相对简单一点,但是打开这扇窗到了紫光,过去在手机行业和他们都是竞争对手,现在成了合作伙伴,我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想像过的东西,包括与华为的合作。”


“说得大一点,看世界的视野、角度和思维方式都有很大不同,包括对人生的思考也有很大变化。”曾学忠说。


在中兴坚守 21 年后,如今曾学忠面对的是新老板紫光集团董事长、“并购狂人”赵伟国,后者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如此设定紫光的扩张路线:要遵循“三星模式”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而在抵达这一雄心彼岸的过程中,曾学忠目前负责的紫光展锐成为关键一环。


可以看到的是,通过频繁的并购,紫光集团现已顺利搭建了“从芯到云”的泛 IT 产业链条。其中,紫光股份是 “云产业”的重要平台,而在“芯产业”上,包括紫光展锐,除此之外还有紫光国芯、长江存储这三个核心企业。


芯片产业链包括了六个主要环节:软件、设计、制造、封测、材料和设备,而紫光展锐则是专注于芯片设计。“从出货数量来看,过去几年我们是中国第一、全球前三的手机通讯芯片设计企业,前两名大家都很清楚,第一名是高通,第二名是 MTK,我们和 MTK 手机芯片的差距是越来越小。当然,不仅是看数量,也要看质量、品牌和价值”,曾学忠介绍称。


天时地利人和下的“重板块投入”—曾学忠如何驾驭展锐这之巨无霸独角兽
目前,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芯片消费市场,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CSIA)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 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超过 2600 亿美元,已经替代原油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


我国降低芯片领域对外依存度迫在眉睫。按照赵伟国的计划,未来 10 年紫光要投资 1000 亿美元到芯片制造领域,并称目前已“准备了五年的弹药”。在赵伟国看来,芯片制造是“重科技”,资本、人才、技术都不可或缺,2017 年三星仅半导体技改和研发就投入了数百亿美元,要进入第一集团,就需要大手笔投资。


“绝对属于重科技重投入的板块”,在接受采访时,曾学忠也如此定义。他给出了一些数据来佐证:展锐 4500 人当中 90%以上是研发人员,硕士、博士、研究生占到 70%以上,每年的研发投资是几十个亿。“正是因为这样大的投入,我们才能成为现在数量全球前三的手机芯片设计厂商”,曾学忠说。
实际上,作为高通、联发科的竞争对手,曾学忠负责的紫光展锐已经成为近年来中国市场最受瞩目的待上市公司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紫光集团于 2013 年收购展讯通信,2014 年收购锐迪科,并于 2016 年将两者整合为紫光展锐,致力于移动通信和物联网领域的 2G/3G/4G 移动通信基带芯片、射频芯片、物联网芯片、电视芯片、图像传感器芯片等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产品覆盖手机、平板、物联网、智能可穿戴、导航定位、摄影成像、数字电视等领域的海量终端市场。


其实,不管紫光展锐是否登录资本市场,其自身早已是芯片领域绝对的独角兽企业。数据显示,早在 2015 年,紫光展锐的芯片出货量已经达 7 亿套片,手机基带芯片市场份额稳居世界第三,并跻身全球前十的 IC 设计企业。


作为中兴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曾学忠曾在中兴多个片区创造了营收近 10 亿的销售奇迹,被中兴内部称作“曾十亿”和“八大金刚”,可谓成绩显赫。如今,在紫光集团重投入板块担任重要角色,曾学忠究竟是如何驾驭展锐这个巨无霸独角兽的?


“我自己开会都在讲紫光的文化,原来展锐是美国纳斯达克退市下来的,过去他们有非常好的技术传统和工程师的文化,到了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强调紫光的文化,和原来展锐的文化是相融合的”,曾学忠介绍称。

 


紫光文化—比团建更有全局意义的是组织建设
对于为什么强调紫光的文化,曾学忠直言这样会看得更远,也会更加坚定,历史使命感会更重。“我们要有远大的目标,强调数一数二。要想成为数一数二的伟大企业要有资本和人,再加上机制。”曾学忠说,他到了展锐以后,要营造这样一个氛围和好的工作作风,除了有集团的文化或者工作作风,也要从内部培养优秀的年轻人才,从外面引进最优秀的人才。


除此之外,曾学忠认为,展锐还要打造组织竞争力。他以自己喜欢的体育举例称:不管是企业家、运动员还是方方面面的明星,再伟大都比不过一个团队,比如足球梅西和 C 罗再伟大,没有一个足球队是没戏的,所以要有团队。


“比团队更伟大、更有价值的就是组织,组织竞争力不是靠一个人或者一个队伍,而是一个整体,从组织架构到机制,也包括团队和流程机制的完善。”曾学忠说,我反复强调我到展锐就是打造展锐的组织竞争力,能够和全球数一数二的企业抗衡。


打造世界顶级 5G 泛芯片巨头—给紫光展锐一个支点可撬动整个中国半导体行业
当全球主要国家都在 5G 领域发力,在 5G 芯片设计上,曾学忠很有自信,他介绍称,现在展锐除了手机芯片以外,还有原来锐迪科的产品和展讯非手机产品为主的泛芯片,包括电视芯片、物联网、汽车电子、蓝牙、周边射频器件。

 

 

曾学忠透露称,紫光展锐作为主芯片设计商,在 AI 上的投入力度很大,和行业巨头相比,紫光展锐在未来下一代芯片以及未来 5G 芯片、人工智能方面一定是业界领先。


接着,他抛出了一张这样的时间表:“紫光展锐的目标就是希望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在国家大环境下以及紫光集团的支持下,紫光展锐能够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 5G 领先泛芯片巨头。”


那么,为什么是 5G 领先?他解释称:“5G 时代是一个芯片的时代,通过我们的投入和研发,我们相信紫光展锐在 5G 领域可以实现全球领先。而且我们不只是手机芯片,未来手机芯片之外的其它芯片我们都能够提供。”


在中兴时代,曾学忠的竞争对手是华为。如今到了紫光,曾学忠执掌的展锐又跟华为海思成为同行。
谈及“老对手”,曾学忠直言,紫光展锐和华为签了战略合作,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我们也在学习华为海思的长处,如研发和技术方向,和他们加强沟通。”曾学忠说。


对于在竞争中展锐自身的优势,曾学忠认为,目前海思的布局只在高端领域,且也不对外,而展锐则是完全开放的,构建的是与合作伙伴共赢的体系,在这个方面的优势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我们专注于芯片设计,没有退路也没有犹豫,所以投入会更坚定更坚决。我们以他们为标杆,在中低端夯实优势,同时冲击高端”,曾学忠强调称。


近年来,国家对于芯片产业的支持力度正在不断加大。对于芯片企业对半导体行业的贡献,曾学忠认为,也许大家觉得一个芯片企业 100 多亿的规模其实没多大,但就整个行业的分析来看,芯片作为集成电路或者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塔尖,它的带动效应很大。


“每一块钱的芯片带来的手机辐射效应是十块钱,带动整个行业是 1:100,所以 100 亿能够带动整个行业过万亿的产能。这也是国家对我们这么重视的原因,既有战略的因素也有经济的因素,当然还有我们国家扶持民族自主企业的因素”,曾学忠说。


在曾学忠的规划中,到 2020 年整个展锐的产品会大量出来,“相信 2020 年是整个 5G 大爆发的一年,网络基本建完,很多合作伙伴对 5G 的芯片和运营商都寄予非常高的期望,我们产品的研发能够加速这个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