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晚间,中国设备厂商中兴通信由于曾向美国官员做虚假陈述。为此将会中兴通信发起一张长达七年的禁令:按照禁令,在这期间,美国公司将禁止向中兴出售任何元器件。对于一直依赖于国外产品的中兴来说,在从 4G 向 5G 转型的关键时期,对于其通信设备或者手机来说,这也许将是其一个转折点。

 
中兴再次被制裁的原因:诚信
这次制裁是前年制裁事件的一个延伸。
 
2016 年 3 月,由于被控诉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施行出口限制,禁止美国元器件供应商向中兴通讯出口元器件、软件、设备等技术产品。
 
美国商务部还表示,除了向伊朗销售被禁止的美国电子产品电信网络,中兴还违反美国对朝鲜实施的禁令,向朝鲜运输了 283 批微处理器、服务器和路由器。当时的代理助理司法部长玛丽·B·麦科德(Mary B. McCord)表示:“中兴参与了一个精心制定的计划,购买美国生产的物品、将它们运送至伊朗并掩盖自己在这些出口中的作用”.
 
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兴在全部五个主要禁运国家——伊朗、苏丹、朝鲜、叙利亚和古巴,都在开展项目,这让美国方面相当气愤。
 
经过一年的谈判,最终以中兴通讯去年 3 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认罪,承认违反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售美国商品和技术告终。根据中兴通讯此前与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司法部达成的和解协议,前者同意支付 8.9 亿美元罚金。另外,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对中兴通讯处以的 3 亿美元罚金可暂缓缴付,依未来 7 年对中兴通讯执行协议情况的监管和审计结果而定。
 
美国商务部的公告原文
 
带昨天,美国商务部昨天表示,中兴“欺骗”了他们:
 
因为根据当时的协议,中兴通讯承诺解雇 4 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 35 名员工。但中兴通讯却没有照办,而他们在今年 3 月也承认,只解雇了 4 名高级雇员,但并未处罚或减少 35 名员工的奖金。这就再次激怒了美国商务部。
 
据多位移居美国的工程师透露,中兴通信这次违反相关协定,涉及了“诚信”问题,这次应该没那么容易解决,况且现在还处于中美贸易战的风口浪尖。对于严重依赖国外元器件供应的中兴来说,苦日子到来了。
 
受伤害的不止中兴,还有美国芯片厂
在中兴被制裁公告发布以后,除了引起国内媒体一片哗然,为中兴的未来担忧以外,国外相关供应商的供应同样大跌。最先受到伤害的是美国光互联供应商 Acacia Communications。这家为数据中心、地铁、长途和超长途电信网络等应用提供 100G、400G 和 1T 高速光纤传设备的公司在昨天消息公布之后,股价大跌 34.7%,达到了历史最低点。而据路透社报道,这家公司营收的 30%是来自中兴。
 
Acacia Communications 过去五天的股价走势
 
受同样的原因影响,激光器供应商 oclaro 的股价也在昨天下降了 15.18%,而路透社表示,这家公司营收的 18%是来自于中国通信设备供应商。
 
Oclaro 过去五天的股价走势
 
另外,同为光通信相关元器件供应商的 lumentum、Finisar、Inphi、Fabrinet、Neo Photonics 和 Applied Optoelectronics 的股价也同时下跌,下跌幅度分别为 6.8%、3.7%、11.3%、、10.4%4.7%和 4.7%。
 
另外为中兴提供手机处理器和相关软硬件的高通也下降了 1.72%,而 FPGA 供应商 Xilinx 也下降了 0.45%,其他如 ADI、Qorvo、Skyworks 等公司股价也有些许下滑。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商务部做出的这个,是一个双输的决定。
 
直刺中国集成电路的脆弱内“芯”
而从整件事看来,中国终端产业是如履薄冰,这主要是由于国产的芯片产业缺失不如人导致的。那中兴事件来看,如果美国真的断了其芯片供应,按照招商电子的报告显示,这些芯片供应,是国内无法逾越的鸿沟:
 
首先在 RRU 基站,招商电子表示,在当中能实现国产替代并大规模商用的,只有主处理器,即框图中的 FPGA,DSP。其中主要是海思自研的 ASIC。而在接收端,同样也只是有目前只有海思的主处理器可以实现大规模商用替代。在这里可以看到,华为当年投入那么多钱研发芯片,是多么的高瞻远瞩,是国内整机厂,甚至是集成电路厂商学习的楷模。
 
RUU 发射端框图
 
招商电子还强调:“国内基站芯片的自给率几乎为 0,成为了中兴通讯本次禁运事件里最为棘手的问题。”
 
其次是光通信领域,招商电子表示,虽然光通信芯片自给率尚可,但在一些高端产品,如数传网 100G 及以上光模块中,国产芯片方案仍待突破。
 
来到智能手机这方面,招商电子指出,整个手机供应链极其庞大且复杂,分开来看:
 
智能手机框图
 
在主处理器芯片,目前国内主要有华为海思以及展讯科技。小米亦在 2017 年成功推出坚果系列手机处理器,这些尚可替代;电源管理芯片,国内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至于射频方面,国内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离高端的产品还有不远的距离。
 
笔者也尚且记得,2016 年中兴制裁事件出来以后,水木清华社区流出了一篇名为《中兴被美制裁事件之痛:谁扒掉了中国电子整机产业的皇帝新衣》的文章。文章表示:
 
国产芯片距离国际一般水平差距较大。尤其是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关键器件:高速光通信接口、大规模 FPGA、高速高精度 ADC/DAC 等领域,还完全依赖美国供应商。
 
文章进一步指出,打开中兴、华为出产的基站,电路板上除了几颗数字基带芯片是自产的,通信链路上 RF,PLL,ADC/DAC 乃至外围测量电源电压的芯片都见不到国产供应商的身影。虽然整机厂通过自产基带芯片掌握核心算法,但是,却无法解决被国外芯片供应商“卡脖子”的问题。
 
按照该文章的描述,一台基站假如有 100 颗芯片,其中只要有 1 颗被禁运,整台基站就无法交付。就算找到团队重新设计,根据 IC 研发的固有规律,一颗芯片从设计、测试到量产至少要 1 年以上,高可靠性的工业级芯片需要时间更长。如果制裁持续 1 年,这期间中兴的所有产品全面断货,合同无法履行,完全没有收入,结果不言而喻。
 
从这件事我们再次看到,中国芯片的薄弱和自主可控的迫在眉睫。
 
招商电子也指出:“本次中兴通讯的禁运事件,对于通信产业冲击较大,也敲响了半导体产业的警钟,自主可控不仅仅是口号,而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要务。我们不单要行远志,大张旗鼓建设晶圆厂,更要韬光养晦,从小处着力,支持本土芯片设计公司。”
 
他们也信心满满地表示,虽然当前国内芯片设计产业仍属薄弱,但我们相信全国这 1380 家芯片设计公司里,终归会走出巨头厂商。无论是 TI 模式的收并购整合,还是 Linear 的学术研究派,都值得我们本土的芯片设计公司借鉴。衷心希望可以在未来尽早解决中国电子产业的缺芯之痛。
 
祝福中兴,祝福中国半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