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发科股东常会今年将全面改选董监事,从惯例来看,该公司董监阵容除了经营团队外,其余多以学者居多,甚少有意外惊喜出现。


法人认为,联发科去年起人事大地震,并陆续重调组织架构,今年将展现改革后的首张营运成绩单,关键指标仍在于市占率、毛利率、营业利益率「三率」的成绩单。


联发科去年曾经增选董事和补选独立董事各一席,由去年 6 月 1 日加入团队、当时为共同执行长的蔡力行当选新任董事,另由台大国际企业学系教授汤明哲递补陈添枝担任独董。


目前联发科的董监事包括蔡明介、谢清江、蔡力行、金联舫、蔡力行等五名董事,以及吴重雨、张秉衡、汤明哲等三名独立董事。


今年则为例行的董监改选时间,目前尚未看到董监名单,不过,以过往惯例而言,联发科的董事会除了董事长蔡明介、副董事长谢清江外,其余多为台、清、交等学校的学者,相对单纯。


从联发科的股权结构来看,仍以外资持股最高,占比超过六成。如以从董监持股分析,蔡明介夫妇对联发科持有约 8.7 万张,持股比例仅 5.5%,其余董监和经营团队则大约持有约 8,000 张股,持股比率不到 0.5% ,合计持股占比约 6%。


虽然联发科的董监和经营团队持股比率不算高,但还是比刚刚面临敌意并购威胁的头号竞争对手高通为佳。高通就因为董监持股比率仅 0.2%,成为博通发动狙击的对象。


即使高通董事会二度以低估公司价值为由,拒绝博通的公开收购价,仍遭到博通以争取法人股东支持迂回前进,不过,由于美国川普政府出面阻挡,让博通公开收购案画下休止符。


法人认为,联发科近年营运面临瓶颈,股价仍低于 400 元,市值近 5,300 亿元,加上控有晨星、立锜等转投资,相较于国际级的竞争对手,其实并不贵。


但为政府仍未开放陆资投资 IC 设计公司,让联发科避免陆资的突袭,但非陆系企业仍可出手投资。只是有高通前例在先,一旦有敌意并购威胁,政府仍有出面阻挡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