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全球半导体“隐形巨头”ARM 在中国布局的步伐密集起来。

 
5 月初,媒体曝出 ARM 在中国成立的合资企业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正式开始运营”。三周后,安谋中国与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签约,ARM 集成电路设计服务平台、ARM 中国西部研发中心、教育研发总部和 ARM 智慧小镇等项目将陆续在天府新区投建。
 
当“芯片危机”甚嚣尘上,ARM 与中国的深度合作引发高度关注。有人认为这样的合作让国产芯片业收到了“橄榄枝”,也有人担心合资并不意味着 ARM 向中国输出核心技术。那么,进军中国的 ARM,对国产芯片是怎样的态度?5 月 19 日,“2018 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ARM 中国的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刘润国以反问作答:“我们都已经(成立)合资(公司)了,中方是大股东,你觉得这个态度够吗?”至于瞄准市场与输出技术两方面,刘润国说,ARM“都有”。
 
营造集成电路产业生态系统
作为半导体芯片知识产权提供商,ARM 成立近 27 年,在手机市场,ARM 的 CPU 采达率达到 50%。目前包括华为、高通、联发科等移动芯片制造商都在采用 ARM 芯片架构,凭借授权芯片设计方案收取授权费,2016 年 ARM 的市场估值约 320 亿美元。
 
低调的知名度,恐怖的市占率,ARM 的低功耗芯片正在改变全球计算行业。总结 ARM 在全球市场的成长历程,刘润国总结了三条经验——尖端技术,开放生态,产业资本。
 
“技术是根本,没有这个,我们在高技术行业很难存活。”刘润国首先强调 ARM 的技术。
 
技术的长期发展需要依赖于产业生态的构筑。刘润国提到,对于 ARM 和 ARM 中国而言,“生态”意味着上下游数千个软件、硬件、中间件、操作系统,以及各种各样的方案厂商、设计工具厂商,与 ARM 一起共同组成了非常庞大的高科技生态系统。
 
近日,安谋中国将投资项目落户天府新区。当 ARM 的上下游在成都集聚,将全面提升集成电路产业的生态系统环境,并且助力成都乃至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ARM 中国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雄昂曾表示,非常看好成都市经济社会和产业发展前景,天府新区正在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为 ARM 等高科技企业提供了良好的投资发展环境。
 
30 万亿市场催生独角兽
刘润国预测:“下一个四年,采用 ARM 授权的芯片全球出货量预估将达到 1000 亿颗,也就是过去 26 年的出货总量。”
 
看重中国市场的前景,希望及早布局。今年 5 月,在中国布局多年的 ARM 突然高调宣布新成立了合资公司,而且中资是持股 51%的控股股东。
 
万物互联时代,科技公司也将迎来一波新的成长契机。刘润国说,有数据表明,万物互联下的物联网将是个 30 万亿的市场,中国市场预估能分到 1/3。“如果产生了 1 万亿个物物相连的节点,一家公司在每个节点上挣 1 元人民币,就是一万亿人民币。”刘润国分析称,“从估值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公司已经和目前的谷歌、苹果一个体量了,绝对是独角兽。”
 
无疑,万物互联带来的巨大市场,将成为催生中国独角兽企业的很好机会。刘润国提到:“无论是对于 ARM、安谋中国还是创新创业的高科技企业,都应该去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