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14 日,东湖高新区举行党工委中心组(扩大)学习报告会,邀请核高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作了题为《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保持战略定力》的主题报告。保持战略定力持续投入和发展芯片,是武汉当下的重要命题。

“中国芯”已成为举国关注的话题。

4 月底,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表态,中国将加快推动核心技术的突破,对于集成电路发展基金正在进行的第二期资金募集,欢迎各方企业参与。

继集成电路大基金第一期 1387 亿人民币投资以后,中国政府第二期大手笔资金投入再度聚焦市场的眼光。相关媒体报道显示,酝酿中的二期大基金预计不低于 1500 亿到 2000 亿元的规模。

国家队将如何支持芯片产业,大基金将主要投向哪些方向获关注。4 月 26 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紫光集团长江存储下属的武汉新芯调研时提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企业的“命门”所在。装备制造业的芯片,相当于人的心脏。心脏不强,体量再大也不算强。要加快在芯片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勇攀世界半导体存储科技高峰。

记者近日采访武汉新芯相关人士,以武汉发力集成电路产业以及武汉新芯近十余年来如何发展等系列问题为样本,还原央地政府和企业在芯片领域的艰难突围。

从 2006 至今 12 年,央地政府持续大手笔投入武汉新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资金密集、周期长,这家在 2017 年前持续亏损的企业也在争议中奋力突围。

国家队发力芯片存储
芯片被称作“工业粮食”,中国在芯片设计、制造能力和人才队伍方面还存在着差距,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90%依赖进口,一年进口额超过 2500 亿美元。

武汉新芯央地政府发力芯片产业发展的代表企业,于 2006 年 4 月注册成立,由湖北省、武汉市和东湖高新区投资,一期投资规模达 107 亿元,是这些年来中部地区第一条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

截止到目前,武汉新芯是我国唯一以存储器为主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武汉新芯面临着迫切的技术追赶任务,背后是央地政府持续投资。2015 年 8 月 5 日,总规模不低于 300 亿元的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其中武汉新芯是投资重点。国家集成电路第一期大基金 1387 亿投资,其投资重点之一就是存储器。

国家队发力存储器项目,原因在于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中,存储器目前进口达 85%以上,而存储器是信息系统的基础核心芯片。

华中科技大学微电子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缪向水告诉记者,在存储器领域,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对国外依赖性强,容易被“掐脖子”,中兴事件就是案例。另外,目前中国大数据、AI 发展日新月异,对存储器芯片的应用越来越多,需求大,我国巨大的信息量都存在国外的存储器上,对我国信息安全也是一大隐患。武汉新芯目前作为存储器领域的国家队,技术研发任务艰巨。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武汉集成电路设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邹雪城表示,“能不做就不做,能买就买”,这种早期的业务思想在面临信息安全和经济安全的情况下要意识到“科技是买不来的”。当整个国民系统对核心的技术依赖过高时,就必须要重视制造业的设计,同时也要做好相关的生态建设。

 一位先后在新加坡和中国芯片企业工作十余年的研发人员告诉记者,在存储器行业,韩国三星接近垄断的局面己经持续多年,中国想打破垄断,十分困难,武汉新芯目前承担着往前冲的历史使命。

记者在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中获取了一份《湖北省集成电路产业调研及建议》的材料,材料显示,存储器是应用最为普遍的集成电路芯片,在集成电路细分市场中规模最大。存储器芯片全球市场规模近 800 亿美元,在整个集成电路市场中占比为 23%;国内存储器芯片市场规模达到 415 亿美元,占国内集成电路市场的 23.7%,其比重超过 CPU、手机基带芯片等,其增长率也远远超过其它种类的集成电路。

这几年武汉新芯受到多方的高度重视。早在 2016 年 5 月 25 日,李克强总理视察武汉新芯;同年 8 月 26 日,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对武汉新芯进行考察调研;2017 年 5 月 4 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马凯一行调研紫光集团旗下长江存储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现场。

汉新芯争议中坚守
从 2014 年到 2018 年,记者多次采访武汉新芯相关人士。武汉新芯仍是一家在争议中奋力突围的企业。

武汉新芯一期湖北省、武汉市投资 107 亿元,占当年省内国有经济投资总额的近十分之一。2012 年武汉新芯实现销售收入 1.62 亿美元,但仍旧处于亏损状态。如果达到盈亏平衡点,需要进一步投入巨额资金扩大产能。

武汉新芯作为湖北、武汉两级政府耗资百亿但仍不见盈利的项目,曾经一度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入股,由于不甘心成为代工厂,入股计划未果。

武汉新芯的转机,一定程度上来源于中央政府的政策支持,2014 年 6 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2015-2025)》,决定了首个主攻对象为存储芯片。

同年 9 月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作为主力生产企业的武汉新芯受到了政策的青睐和扶持。

当年,武汉新芯制造的闪存芯片累计出货量突破 10 万片。

今年 5 月初,记者拜访参与湖北集成电路产业规划制定的专家,他表示,前几年武汉市相关领导还感慨,虽然武汉新芯一直在亏损,但幸亏没有卖掉,目前作为国家队在存储器领域突破的核心企业,其战略意义非常重大,研发追赶任务也一直很迫切。

截至 2017 年年底,武汉新芯 NOR Flash 晶圆出货量已经超过 75 万片,覆盖从消费类到工业级,乃至汽车规范的全部 NOR Flash 市场。武汉新芯的一位高管曾透露,总投资 240 亿美元的国家存储基地,预计 2018 年量产,2020 年实现月产能 30 万片。

对于武汉新芯目前的财务状况,近日“荆楚在线”公众号消息,在 5 月 15 日的一场创业论坛活动上,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武汉新芯董事高启全透露,武汉新芯 2017 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参与新芯项目的专家告诉记者,新芯确实在 2017 年实现了扭亏,一方面是国际市场行情较好,过去 20 年全球半导体工厂关得多,另外随着移动通信、物联网的发展,芯片需求大增,对于新芯来说是利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从财报来看,设备折旧结束。

财报上数据的扭亏,不意味着真正的曙光来临。在缪向水提供的资料中显示,目前,全球存储器市场高度垄断,市场和关键技术掌握在三星、东芝、海力士等几家寡头企业手上。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三家垄断了 95%的 DRAM 存储器市场,三星、东芝、美光、海力士四家垄断了 99%的 NAND 存储器市场,前 6 大厂家垄断了 90%的 NOR 存储器市场。武汉新芯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突围军令状
保持战略定力的武汉新芯,想要带领国家芯片存储器实现全球突围,在企业管理机制、人才、资金和技术创新方面,都还在路上。

“虽然是国企,但跟很多垄断性国企不一样,武汉新芯要面对的是全球化市场竞争,这个产业是全球化的透明市场,产品也没有指定单位采购,国企并不好做。”武汉新芯的一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另外从近期中央高层考察再到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企业像接了军令状一样,只能向前突围,现在没有退路。

上述人士否认外界质疑的效率和机制问题。“武汉新芯和现在的长江存储招募了专业的全球化高管人才,如果不是想做点事情,也不会花这么大气力全球挖人。”据介绍,引入国际化团队,也是希望引入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和创新机制。

自 2013 年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原首席执行官杨士宁博士“坐镇”武汉新芯以来,武汉新芯也加大了人才投入的力度。

2014 年年底,国家特聘专家、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副总经理洪沨博士被任命为武汉新芯 COO 以及华美半导体协会前会长,美国 Pericom 半导体公司工程部副总裁陈少民也被任命为武汉新芯 CBO,而后期台湾 DRAM 教父高启全也晋升为长江存储的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

一位武汉新芯的在职人员表示,武汉新芯聘请了大量韩国、美国和新加坡技术人才,开会经常需要韩语、英语交流。
   

记者在采访新芯内部人士时发现,目前新芯在挖人和留人方面都下了功夫,国企薪酬机制相对互联网公司呆板一些,但对海外人才定价灵活,不过对大学生的定价还在改善,根据不同的岗位做调整,不像过去同批大学生同等工资,导致最后名校学生流失快。

从基础人才来看,中国集成电路人才的缺口依旧很大。据测算,中国需要 70 万集成电路领域的人才,而目前中国的从业者只有一半左右。

目前,华中科技大学成立了“华科长江存储班”,定向培养半导体行业的人才,直接输送到武汉新芯、长江存储就业。

“长江存储建设国家存储器产业基地需要 1 万个工程师。”缪向水说,近几年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的高管每年都会来华科给学生宣讲,讲芯片产业的国家战略和产业对人才的需求,欢迎毕业生去就业。

武汉新芯最核心的问题是技术追赶的问题。4 月 11 日,由紫光集团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科投共同投资建设的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芯片生产机台正式进场安装,标志着国家存储器基地从厂房建设阶段进入量产准备阶段,中国首批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32 层三维 NAND 闪存芯片将于年内量产。

记者注意到,作为全球最大的 NAND 闪存芯片制造商三星,早在 2017 年上半年,三星量产第四代 3D NAND 闪存芯片,该芯片垂直堆叠达到 64 层。

“我们国家目前能形成产能的是是 32 层 3D NAND 存储器芯片,年底将成功研发 64 层。但现在三星他们市场上使用的是 64 层的产品,并且已经有 96 层的技术了。”缪向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我们国家的技术稍微落后些,但是还是要必须去做,不做的话永远被掐脖子。

缪向水直言,集成电路产业是一个技术密集、人才密集、资本密集的行业,需要架构一个完整的生态链,要紧密把大学、企业、科研所连接成有机的合作整体。整个行业的发展不是一家或几家企业的事,是全社会的事。

5 月 14 日,东湖高新区举行党工委中心组(扩大)学习报告会,邀请核高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作了题为《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保持战略定力》的主题报告。保持战略定力持续投入和发展芯片,是武汉当下的重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