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知情人士消息称,全球最大的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准备放弃开发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知情人士还表示,高通还在考虑两种选择,关闭这项业务或者为其寻找新的买家。

 

 

而就在在去年底,高通还非常高调的正式发布了他们进军服务器市场的芯片 centriq2400,当时各类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有吹捧它性能如何高超,对比 Intel 有多少优势,还有报道谷歌已经采纳高通的处理器方案,将用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

 

 

和几年前 ARM 阵营的其他挑战者一样的措辞,一样的市场预测,当然这也导致了一样的结果,就是完全退出这个市场。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高通的产品发布只有半年就退出,这可比那些先烈的坚持时间都要短,高通以它在移动市场的垄断地位,还没在市场上掀起一个浪花就偃旗息鼓,实在令人意外。

 

当然结合它近期在和博通的收购案中做出的一系列举动,也能看出一点端倪,也就是为了讨好投资者,它必须拿出更好的财报,而服务器芯片市场显然是一个近期不会有产出的市场,这种需要长期投入而风险非常大的业务肯定是会被放弃的。

 

高通放弃服务器芯片业务事件本身或许有一定偶然性,但从近年来 ARM 阵营的厂商的一贯表现来看,偶然后面存在着必然。

 

ARM 军团曾信心满满,却近乎全军覆没

近年来在移动和嵌入式市场风光无限的 ARM,其眼光自然不会停留在现有领域,作为一家处理器技术授权厂商,它的目标自然是统治一切需要计算的领域。

 

多年前,商业技术评论曾经问过 ARM 前任 CEO Tudor 想进入哪些领域的问题,他非常巧妙的回避了正面回答,但透露出不屑桌面市场,对服务器市场却非常青睐,当时 ARM 刚刚发布针对企业级市场的 A15 内核,虽然这是一款 32 位处理器,但拥有大量企业级应用的特性。最后,A15 成为 ARM 最失败的内核之一,这是后话了。

 

ARM 服务器军团全军覆没,还有人能搅动这潭水吗?

也有初创企业推出了 A15 内核的服务器芯片,比如行业先烈 Calxeda 和 Applied Micro,这两家公司不是行业资深人士恐怕都没听说过,但当年他们可是行业先锋,引得 Intel 都惊出一身冷汗,自家老巢被抄掉就不是移动市场失利可比的了。

 

不过 Calxeda 早在 2013 年已倒闭;Applied Micro 经营 ARM 架构服务器芯片多年,但最终也被通信芯片厂商 MACOM 收购,其 ARM 架构服务器芯片业务被拆分(后面会讲到它的后续进展)。

 

AMD 也开发了 ARM 架构的服务器芯片,当年号称自己有服务器芯片经验非创业公司可比,但后来还是将重心放在了 X86 架构服务器芯片上。三星、NVIDIA、博通等芯片巨头都曾声言要开发 ARM 架构服务器芯片,结果都相继放弃。

 

除此之外 Marvell 因为收购了 Intel 的 Xscale 处理器业务也曾经积极投入 ARM 服务器芯片市场,当年还和百度一起做了很多公关秀,但最后结果仍然是失败两字。

 

去年底,Marvell 又宣布收购 Cavium,这家专注于网络通信领域多核处理器的厂商现在也是 ARM 阵营服务器芯片的代表厂商。Marvell 现在是通过收购再次进入服务器市场还是另有打算,还没有更多的信息透露。

 

再多插一句,当年 Cavium 和 Netlogic 在多核处理器方面是双雄,现在两家都被半导体巨头收购,他们的技术也成为巨头的一部分,比如前面讲的博通要进入 ARM 服务器芯片市场,用的就是 Netlogic 的多核技术,可惜现在博通已经成为一家资本推动的厂商,对技术不会有长时间的投入,服务器芯片市场是肯定不会去做了。

 

最近又出了一家创业公司开始向 Intel 发起战书叫 Ampere,名字非常响亮,背景非常亮眼。是前 Intel 总裁 Renee James 拿到凯雷集团的投资创立的,前文提到在 MACOM 收购 Applied Micro 后,凯雷资本收购了开发多年的 X Gene 服务器处理器相关业务,这就是 Ampere 公司的由来。

 

由于团队背景显赫加上背后的金主弹药充足,Ampere 现在被看成是 ARM 阵营挑战 Intel 最大的希望,但前面那么多半导体巨头都铩羽而归,他们又有能搅起多大的浪花,让业界心生怀疑。

 

不是 ARM 不能打,是对手太强

前面简略回顾了整个 ARM 阵营的厂商进军服务器市场的失败历史,目前为止没有一家成功,这次高通的退出是对 ARM 打击最大的一次,屡战屡败,应该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

 

首先是对手 Intel 的战斗力太强,虽然进攻移动市场失败,但在自己优势领域,它的技术能力和生态优势目前毫无减弱的迹象。

 

Intel 原来也是从桌面处理器出身,原来在高端服务器市场盘踞的是各家 IT 巨头的私有 RISC 处理器,但在 Intel 标准处理器巨大产能造成的成本优势面前,封闭的 RISC 处理器纷纷出局,目前只剩下 IBM 的 Power 处理器还在硬撑,但看样子也是时日无多。

 

Intel 可以说是用开放的工业标准的高性价比处理器打败了所有私有 RISC 处理器。其中著名的 DEC 和 HP 的处理器技术和团队都并入了 Intel,使得 Intel 在高端处理器技术方面已经独步业界,虽然安腾项目失败,但更高性价比的至强现在完全统治了服务器市场。

 

现在 ARM 其实是想复制这一过程,就是用更开放的生态和更高的性价比去和 Intel 竞争,可惜更开放的硬件生态对比 Intel 的 X86 处理器优势不明显,多厂商竞争的结果不是百花齐放而是力量分散,完全没有技术竞争力,同时由于规模劣势,性价比优势也体现不出。

 

再加上更重要的软件生态劣势,ARM 阵营目前的竞争力是完败的。就像当年 Intel 进军移动市场时,也是遇到了生态问题,不仅软件兼容性大有问题,在和移动整机生产商的配合方面也出现大问题,传统 PC 思维浓重的处理器巨头完全无法理解手机和平板厂商的需求,投入了接近 100 亿美元补贴还是抢不到多少市场份额,堪称史诗性的大溃败。

 

按照业界的讲法,只要总体拥有成本有 20%的优势,就有动力更换处理器指令架构,但目前为止这个成本优势还没有体现出来,所以更换处理器架构的动力不足,ARM 阵营还需要努力奋斗。

 

ARM 之后还有谁?

其实相比于这些处理器厂商,更加希望服务器领域有新血液的反而是他们的大客户——互联网企业。他们的数据中心需要数以万计的 CPU 支持,但被一两家厂商牵着鼻子走对自己的战略安全并没有太大保障。

 

早以前的 IBM 在和英特尔签采购合同时,就要求英特尔有”第二货源”,这才有了 AMD 的生存的空间。

 

谷歌等互联网巨头不希望被 Intel 或者 ARM 一家厂商所垄断,他们会想办法扶持其他指令集架构来平衡。比如谷歌就加入了 OpenPower 联盟,希望 Power 处理器能够有更好的生态,但由于 IBM 的私心作祟,业界都不看好这个联盟的前途。

 

谷歌最近的一个人事变动给整个行业带来的足够的想象空间,那就是任命处理器大拿、RISC 架构的发明人之一、MIPS 的创始人 John Hennessy 为董事长,再加上去年就入职谷歌的另一个处理器大拿 David Patterson,所有人都认为谷歌会在处理器领域有大动作。

 

据报道,Facebook 也正组建一个团队来设计自己的硬件芯片,以减少对高通以及英特尔等厂商的依赖。未来高通的 IP 有可能落入 Facebook、谷歌或亚马逊手中,但这些厂商较倾向利用高通 IP 打造自己的 CPU,因此不太可能进军服务器市场成为英特尔的直接竞争对手。

 

也就是说整个服务器市场的形态有可能发生剧变,各大互联网巨头直接采用自己开发的处理器来提供云服务,这样对整个业务的控制程度更高,同时性能优化更好和成本更低。

 

当年互联网巨头直接自己设计和定制采购白牌服务器已经彻底重构了服务器整机市场,自己设计处理器将会再次重构服务器芯片市场。对 ARM 来说只要用它的指令集就可以,谁做处理器无所谓。

 

最怕的是,这些互联网巨头恐怕连 ARM 都想跳过,直接用开源的 RISC-V 指令集来开发处理器,那整个服务器处理器市场真是要彻底变天了。虽然发生这种变化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从逻辑上讲还是有可能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