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电器创始人、原董事长朱江洪而言,几乎每一次在公众场合出现,都少不了被问及有关格力的问题,他在回答时,往往会经历“三部曲”。昨天(6 月 30 日),朱江洪在广州参加一场活动时,又一次经历了答问“三部曲”:

 
欲言又止:“历史是最好的证明”;
 
骨鲠在喉:“事实就是事实”;
 
不吐不快:“现在很多媒体,老是提 1997 年以前格力都是亏本的。这是胡说八道,1996 年我们就超越了春兰空调,成为了老大。老大还亏损,讲不过去吧”?
 
谈企业管理:可浓缩为两句话
6 月 30 日下午,朱江洪出现在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主办的“中智华纬·华工十年百期企业家峰荟”上。作为主讲嘉宾,他在峰荟现场以“我管理企业的一些心得和体会”为主题,作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演讲。
 
格力电器创始人、原董事长朱江洪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朱江洪主要从自己多年企业管理的经验出发,表示企业管理可以浓缩为两句话: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
 
朱江洪在整个主题讲话分享企业管理经验中并未提到董明珠,但在观众提问环节中,朱江洪被问及如何看待格力电器 2017 年不分红,准备投资做芯片一事。
 
对此,他表示,
 
芯片是这么好做的吗?确实来讲,按照目前格力的状况,除非后面还会采取什么措施,不然按照现在的状况,做芯片,最起码对我而言,我是没有太大的信心的。
 
朱江洪表示,目前国内初级芯片一大把,很多企业可以做。问题是高级的芯片,在中国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出来。因为真正懂芯片的人非常非常少。“我曾经到过日本考察,芯片不是一般企业能做,这涉及到人才问题、经验积累问题。中兴事件之后,大家都在说做芯片,但我估计最后真正能做成的没几个。”
 
朱江洪说,空调主芯片是非常高级的芯片,一般都是依赖进口。
 
现在要做芯片,一定要积累,这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一年两年的事。
 
此前的 6 月 25 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 2017 年度股东大会上强调,“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芯片要怎么做,以什么方式做。但有一条,做芯片坚定不移,必须做。”
 
为了做芯片,格力电器甚至还取消了今年的分红计划,在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说,
 
(格力)从 1996 年上市到今天,分红分了 11 年,我迟两年分红有什么不可以?按惯例分红,我起码分一个亿,但是我没分。我在想格力电器竞争力未来在哪里?
 
董明珠还强调,不分红是为了格力更加强大,“分红了,格力第二年竞争力下滑了,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吗?我想都不希望。希望大家理解我去年为什么不分红。”
 
董明珠告诉记者,现在格力一年芯片的需求是接近 50 亿元,目前格力用的芯片大部分还是进口。“我们争取明年,所有空调全部用上自己的芯片。”
 
谈格力旧事:1996 年就已成为行业老大
随后,有观众问及朱江洪如何看待“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的说法等问题。对于这些话题,朱江洪不愿深谈,他仅表示,“我觉得这个问题,历史是最好的证明。1997 年她(董明珠)在当副总;2001 年左右,这个时候她才当老总(总经理);而在 1994 年以前,她是业务员。历史就是这样记录下来的。不存在她是创始人的说法。”
 
现在很多媒体,老是提 1997 年以前格力都是亏本的。这是胡说八道,1996 年我们就超越了春兰空调,成为了老大。老大还亏损,讲不过去吧?1996 年格力上市,上市前三年是必须要利润支撑的。我的态度就是这样。(随便)你怎么说,我就这样。因为很难堵住她的嘴巴,事实就是事实。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
 
在 6 月 25 日召开的格力电器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表示,2013 年媒体报道敏感话题,说董明珠在啃老本。“但是大家别忘了,我是从 2001 年当上格力电器总经理的。”
 
董明珠表示,2001~2011 年,她担任格力电器总经理,与时任董事长朱江洪搭档下,格力累计实现总营业收入为 3493.18 亿元,而董明珠 2012 年担任董事长至今,格力累计实现营业收入为 7208.55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