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图在发布了 T9 新款手机,在此次发布会上,美图还宣布要进军芯片领域,死磕拍照功能,自己研发 MT-AI 图片处理芯片。

 

为何要自研图片处理芯片?

对于为何要自己来做图像处理芯片,美图表示,公司当前在手机影像处理技术上的探索,遇到了硬件的性能掣肘。现有的手机硬件无法及时地支持某些需要庞大的计算量的尖端影像技术,比如夜景相机的降噪处理。为此,美图在云处理的软件解决方案之外,积极寻求硬件上的突破。

 

在美图的规划中,自研的 MT-AI 芯片能够加快图片美化的速度,提升研发团队的效率,实现很多之前无法实现的畅想,并最终使手机超越单反相机,全面革新手机摄影。

 

在美图的规划中,自研的 MT-AI 芯片能够加快图片美化的速度,提升研发团队的效率,实现很多之前无法实现的畅想,并最终使手机超越单反相机,全面革新手机摄影。

 

同时,美图手机还联合美图美妆推出了美图 beautymore 皮肤检测仪,通过智能硬件帮助用户管理皮肤,令用户在现实中变美。

 

在此之前,美图的“现实变美”主要通过软件来实现。2017 年上线的美图美妆,从皮肤管理切入,让用户的皮肤变得更美。基于海量数据及 AI 测肤技术,用户可以通过一张自拍照了解自己的皮肤状况,并获得针对性的护肤建议和产品推荐。

 

本次推出的抗衰度测试的皮肤检测仪,美图表示,beautymore 通过接触式的皮肤检测,能够获得比光学的拍照测肤更多的数据,实现从检测—追踪—分析—建议的一站式服务,令用户的皮肤管理更加科学、精准。

 

美图公司创始人兼 CEO 吴欣鸿表示,未来美图还会推出更多变美的智能硬件和服务,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深化对美的理解,成为最懂美的科技公司。

 

做芯片烧钱,美图有钱吗?

根据美图公司 2017 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营收为人民币 45.28 亿元,同比增长 186.8%;其中互联网业务占比 17.4%,智能硬件占比 82.6%。年内亏损为人民币 1.97 亿元,而 2016 年为人民币 62.61 亿元; 经调整亏损净额为人民币 4600 万元,同比大幅下降 91.5%。

 

2016 年底上市时,吴欣鸿曾对外称,美图不会通过销售手机来占据移动互联网入口,而当时手机收入占总收入最高达 95%。

 

年报显示,2017 年美图手机的销售数量为 82.6 万台,相比 2016 年的 36 万台提升了一倍有余。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止,美图已售智能手机总量为 157 万台,平均售价为人民币 2365 元。

 

美图创始人、执行董事兼董事长蔡文胜也对外宣称——“美图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不是手机公司”,但实际上其手机业务带来的营收占比却高达 82.6%。这让人联想到目前正在上市中的小米创始人雷军,他强调小米不是硬件公司,而是互联网公司。两者的表述和两个企业的硬件收入占比何其相似。

 

然而,芯片研发是一项长期行为,必须要有迭代升级的路线图,前期研发成本极高,单个芯片的设计所需要的工程师数目从几十都数百不等,开发成本少则数千万美元,多则上亿美元,周期长达一至两年。

 

实际上,美图盈利能力一直受质疑。

 

此前,蔡文胜曾将美图 APP 对比成 QQ,其表示由于美图 APP 和 QQ 一样拥有上亿用户,因此其价值远远被低估。但从美图的财报来看,美图产品的用户数出现了 7.6%的下滑,国内市场用户更是下滑了 16.4%。

 

而美图公司也一直通过开辟各种产品线的方式来试图证明其用户的单位价值,但遗憾的是,虽然美图的产品业务线重多,但却并未给美图带来多大的效益。

 

比如,美图想做美妆这块,但美妆电商这块有阿里、京东巨头垄断,外来者显然难以分羹。美图还要做社交,但明显早已错过风口时期,当前眼下阶段的“头腾”大战,其实也意味着当前的社交早已进入短视频时代,而主打图片社交的美图早就错过了最大的风口。另外美图还进军区块链,并且发布了《区块链方案白皮书》,但是截至目前为止,尚未看到其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所谓美图智能通行证也并没有看到任何应用。

 

可以说,美图做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但是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实际的效益。而且不少动作都似乎是纯粹的跟热点的炒作行为。这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似乎更是司空见惯。

 

但是,如果真的要投入几千万上亿美元来做芯片研发的话,如此高昂的成本对美图来说将是亚历山大。

 

自产自销,意义不大

国际权威基金评级机构 Morningstar 预测,2021 年全球 AI 芯片市场规模将可能超过 200 亿美元,虽然 AI 芯片市场蛋糕在变大,但不是谁都能吃,因为芯片是一门烧钱的生意。即便美图能成功募资做芯片,但互联网公司起家的美图同样要遵循传统芯片产业的发展规律和商业模式,从这一角度看,现今的美图恐怕并不适合赶 AI 芯片的风口。

 

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曾提及,AI 确实给了一些公司做芯片的契机,尤其是那些拥有应用场景的公司,但场景一定要大,因为芯片讲究上量,没有量就无法摊薄前期研发成本,就没有竞争力。

 

美图生产手机,从理论上说,造出来的芯片至少可以自己用,但也只可能是自用,除非美图造出了“性能逆天”的芯片,中国别的手机厂商几无可能会去使用美图的图像处理芯片,这意味着,美图虽有场景,但场景还不够大,因为美图手机销量太小。

 

之前提及单个芯片研发周期约 1.5 年到两年,假定两年后美图芯片成功量产,同时,美团还能在竞争惨烈的中国手机市场实现手机销量翻倍,那两年后有望搭载美图芯片的手机也不过 300 万左右。

 

但三百万对于芯片来而言仅是一个入门级的量,对摊薄芯片研发成本很有限,甚至大幅增加了美图手机的总体成本。安卓智能手机利润本就微薄,手机厂商之间又大打价格战,留给美图腾挪的利润空间微乎其微,很难想象还能容得下自研芯片。

 

除了成本角度,美图自研手机图像处理专用芯片的必要性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质疑。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沙重九认为,因为手机芯片要求低功耗,手机芯片这些年一直向高集成度发展,手机里可能很难有独立的 AI 芯片品类存在,AI 功能将来会被集成到手机应用芯片(AP 芯片)里。

 

例如,过去的手机里曾经有和弦芯片、MP3 芯片,但是后来都被基带芯片集成了,那些做和弦芯片和 MP3 芯片的厂家也就消失了。

 

美图大概率会遇到这样的尴尬。美图目标只是研发图像处理专用芯片,主芯片(AP 芯片)依旧使用市面上主流的手机芯片,如高通、联发科的芯片。往主芯片上集成各种 AI 功能是手机芯片厂商争先恐后正在做的事情。例如,美图最新 T9 手机采用的是高通骁龙 660 芯片,高通骁龙 660 集成了高通自己的图像处理技术,为手机提供平滑变焦和快速自动对焦功能,以及更逼真的色彩。

 

总结: 

美图虽然宣布要进入图像处理芯片市场,但是从前期投入,到后期的批量生产和商用都不太现实,并且还有芯片巨头高通、联发科等的技术碾压和市场挤兑。当然如果美图只是和第三方芯片公司定制化图片处理芯片,相对就比较可行了。到底美图宣布入局后,如何落实执行,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