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内快速崛起

在卧虎藏龙的硅谷风投界,还没到三十岁的张璐无疑是一个小字辈;但这已经是她运营自己基金的第四个年头。尽管年纪尚轻,但和很多 VC 前辈一样,她也经历了“创而优则投”这个轨迹。斯坦福毕业的她,出售了自己创办的糖尿病检测公司,在一家老牌基金作为合伙人积累了经验,才决定组建自己的基金,正式投身创投圈。
 
2015 年,张璐正式创建了自己的风投基金 Fusion Fund(此前命名为 NewGen Capital,去年更名)。短短三年时间,她的基金已经步入了第二期,总资金规模超过 1 亿美元,累积投资了 50 多个创业公司。
 
投身创投两年后,张璐就入选了《福布斯》杂志评选的“30 Under 30”榜单(30 位 30 岁以下杰出青年),并成为该榜单 VC 行业的主题人物。今年 3 月,张璐又当选为 2018 硅谷影响力女性。5 月,她在全球 4000 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入选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评选的 100 位“全球青年领袖”(Young Global Leaders)。能在这样的年纪,赢得硅谷创投圈和美国商业圈的诸多掌声和肯定,确实令人惊讶。
 
这几个权威机构评选的榜单分量十足。张璐是第一位当选《福布斯》“30 Under 30”的风投主题人物的中国人。而该评选前一年的获选者则是硅谷最知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 的总裁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而曾经获得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40 岁以下) 的中国商界人物,则包括了马云、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黎瑞刚等;硅谷入选者则包括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雅虎前 CEO 玛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
 
那么,这个来自中国的女投资人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在中年男性占据绝对主导的硅谷创投圈迅速崛起的呢?张璐就自己的投资心得和从业经验,在硅谷接受了新浪科技的专访。
 
不碰大热风口
Fusion Fund 的投资方向和战略是张璐亲手制定的。或许与她的性格有关,张璐做投资不爱赶大潮。在 2015 年筹备第一期基金时,她就完全避开了 AR、VR、无人机这些当时的大热领域,也没有碰商业模式创新、游戏、社交直播这些流量行业。即便是过去一年虚拟货币和区块链这些大风口红遍了硅谷,Fusion Fund 也完全没有染指。
 
生活中喜欢古典的张璐是一个女极客,对技术驱动创新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狂热。用她的话来说,她自己做过技术相关的创业公司,更奠定了她对“技术推动进步”的信心。也正因为如此,她完全没有涉足“短平快”的大热创投领域,而将目光投向了小基金较少涉足的深科技和医疗科技行业。
 
第一次自己做投资,张璐将 Fusion Fund 定位为专注创新技术型项目的早期基金,早在 2014 年筹备基金时就颇具前瞻性地将投资视角放在了智能工业、网络技术、人工智能和医疗健康这四个方向,尤其是人工智能和医疗健康的结合的相关新技术项目。“我自己创过业,有技术背景,因此喜欢从技术角度来看问题。自己做过医疗健康创业,这个板块对我来说是本行,而医疗行业也能很好的体现出人工智能技术的优越性。早期小基金专注深科技和投医疗科技的,在 15 年确实比较另类。”她对新浪科技解释说。
 
一开始就要专业
虽然 2015 年起步时基金规模并不大,但张璐非常明确要机构化,专业化。她的办公室就在 Palo Alto 的核心地带,斯坦福校门口,毗邻硅谷一众知名基金。同时张璐在创立基金的一年以内,就快速的搭建了一只囊括了硅谷顶尖企业家,投资人以及美国工程院院士等斯坦福背景的合伙人投资团队。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合伙人平均年龄都在 45 岁以上,而这些资深 VC 和企业人士都欣然加盟,成为当时才 26 岁的张璐带领的团队中的一员。
 
与硅谷诸多 VC 相比,Fusion Fund 团队背景更加多样化和国际化,也让她和团队在快速被当地 VC 圈认可的同时,给 VC 圈带来了新的投资理念和视野。在接触到项目团队之后,张璐会通过自己的内部数据库进行预判可行性,同时咨询顾问团队的专业技术意见,详尽分析项目的技术含量和市场的应用前景,判断团队的合作与成长前景。此外,她的投资合作伙伴也包括了 NEA、Venrock、KPCB 和 Khosla 等的老牌风投,给她提供了优质的项目和专业的建议。
 
2017 年开始,张璐和团队在业内发布行业报告,分享和推动他们投资的方向和行业见解,尤其是关于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应用的研究报告,在硅谷获得了上述主流 VC 机构的认可,这也推动了 Fusion Fund 和这些老牌机构在这一领域的项目合作,使得 Fusion Fund 从一只新军迅速成为了该领域的先锋投资者。
 
她的这种坚持也在逐步带来回报。“在经过前几年的摸索和积累之后,我们投的技术创新项目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开始快速增长,而且项目发展也很稳健,很多公司年收入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所以这些的公司的估值也很稳健,不会受资本市场估值虚高的影响。因为我们在这几个科技领域投资布局比较早,所以积累了很好的口碑之后,现在基本可以保证,在这几个关注领域里,我们都可以拿到最好项目的早期投资份额,同时对估值的控制能力也比之前要强很多。”
 
三年时间过去,Fusion Fund 基金的很多项目也开始进入成熟期,虽然科技创新类项目整体的成长周期更长,但 Fusion Fund 已经有两个项目计划明年会在美国上市退出。
 
不懂行坚决不投
在医疗创业领域,近期最大的话题就是估值一度达到百亿美元的血液检测创业公司 Theranos 的造假丑闻。在被《华尔街日报》爆出检测结果造假之后,Theranos 迅速从炙手可热的创业之星跌落到频临破产,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更是遭到了欺诈指控。
 
同样曾在医疗检测领域创业的张璐认为,Theranos 的滴血检测方向并没有问题,但其选择的技术突破方向存在巨大难度,短期很难实现。“生物科技创新这个领域需要创始人有更强的专业背景,因为很多新的技术方向更像是一个黑盒子,没有足够的专业背景,就不能判断出到底这个方向是不是有机会可以做出来,一旦技术出错,就注定走不出原来的方向,也不能随便转型。而霍尔姆斯和她的董事团队不具备足够的专业背景,到最后发现技术无法突破,骑虎难下,才导致了后来的造假等问题。”
 
在张璐看来,Theranos 的问题其实从投资人背景也可以看出来。“实际上,Theranos 的投资方并没有生物医疗方面的专业 VC。除了与霍尔姆斯有私人关系的蒂姆·德拉普(Tim Draper),Theranos 的投资方甚至没有一家硅谷本地具有生物医疗专业背景的 VC。即便一些广撒网的硅谷风投都没有碰这个项目。”
 
虽然医疗健康是 Fusion Fund 的投资重点之一,但张璐投的很多都是和自己之前经历相关的医疗器械创新,其中 AI 的医疗影像项目 Sonavex 在她投资的半年内已经拿到的 FDA 认证。癌症早期检测,微流体技术项目 MissionBio 张璐是第一个投资人,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是行业领军,融资额已经近 4000 万美金。而她作为第一个投资人投资的人机互联治疗帕金森的项目 Paradomics 也获得了国防部 1800 万美金的不占股投资。
 
“不懂的领域,我们不会投。我没有涉足生物或者医药投资。我,或者我们团队不够专业的技术领域,我们就不会太布局,在领域内我们也会有特定的专注。此外,基因编译技术还在非常早期,商业化还需要很久,医药类投资也有周期太久的问题,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布局。”
 
技术必须有市场
经过三年的投资实践,相比刚开始投资时,现在张璐更关注的是技术的行业应用前景,而非单纯的基础技术。“一个能改变世界的技术必须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才能真的改变世界,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一个技术没有巨大的市场,不能产生巨大的正向资金效应的话,就不能带来巨大的改变世界能力。之前有不少人工智能的创业团队就是没有找到市场应用而死掉的。”
 
医疗和 AI 的结合正是 Fusion Fund 今年的重点关注方向之一。张璐的二期基金几乎有一半的项目都是 AI 和医疗结合相关。“这个领域我们是关注最早的基金之一,在行业里有好的积累和口碑,现在我们基金很多优秀的医疗 AI 项目都是和硅谷最顶尖的基金一起投资的。行业内本身懂 AI 又懂医疗的投资人就很少,我们很幸运踩到了这个交叉领域,成为了这个行业的专家。”
 
在她看来,医疗是人工智能的最佳应用领域。“医疗领域长期存在信息过量和资源不对等等情况,因此 AI 在这个领域最能体现其技术优越性。举个例子,计算机视觉技术在医疗影像方面的应用,可以帮助医生进行预筛片子,医生每天要看的片子就可以从 100 张降低到 3 张,极大的提升效率。”而另一方面,张璐也投资了 Catalia Health,Paradromics 等项目,通过医疗机器人,甚至纳米机器人帮助患者进行疾病的辅助治疗。
 
工业自动化和网络技术,包括边缘计算和网络安全也是张璐最为关注的投资领域。“以智能工业举例,我 2016 年时主要关注的(项目)多是工业自动化,即低成本传感器驱动的智能的解决方案;而 2017 年开始更多关注工业机器人和与计算等项目;今年则关注的更多是工业应用的边缘计算等领域。”Fusion Fund 在这一领域的主要投资项目包括仓储自动化机器人 IAMRobotics、计算机视觉用于机械化农业的项目 Agridata、网络安全项目 NuCypher、云端高性能 GPU 项目 Paperspace 等。
 
张璐(左)参加硅谷创投圈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