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微(AMD)自 2017 年初首度推出首款 Zen 架构处理器以来,陆续再推 Epyc 产品线抢攻企业市场、并推出首代 Threadripper 抢食高端游戏玩家及工作站用户市场,近期再推二代 Ryzen、二代 Threadripper 2 也正蓄势待发,从超微这 1 年多来积极布局来看,反攻势头短时间内似乎没有趋缓跡象,4 月时超微执行长 Lisa Su 也称超微首款 7 纳米中央处理器(CPU)及绘图芯片(GPU)将于 2018 年送样、2019 年初量产,从目前外界掌握资讯看,超微要在 2018 年底前交货由台积电制造的 7 纳米 GPU 及 CPU 解决方案将不会有太大问题,因传出台积电已提高 7 纳米产量。 

 

反观英特尔(Intel)在 4 月底第 1 季财报会议上透露,该公司 10 纳米制程量产问世时间将延后至 2019 年,且还不确定是延到 2019 年上半还是下半,若上述超微 7 纳米制程处理器量产、出货时程预期为真,意谓英特尔在面临超微 7 纳米处理器产品线即将的强势竞争下,将只能以现阶段的 14 纳米++制程 Cascade Lake、Cooper Lake 产品线,以及在 2018 年稍晚及 2019 年推出高核心数的多芯片模组设计来应战。

 

但从英特尔此前宣布的 10 纳米延后消息来看,显示英特尔似乎仍至少必须以 14 纳米产品线,与超微 7 纳米产品线竞争达一段时间。 根据富比士(Forbes)及 Hot Hardware 报导,这也反映了一个现象,即全球半导体晶圆制造是高资本投入且资源密集型的竞赛,由于属高度资本密集性质,导致发展至今愈来愈多半导体供应商都走向无晶圆厂模式,仅负责设计自有芯片,晶圆制造业务就外包给台积电、GlobalFoundries 或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承包,如今超微将 7 纳米产品线交由台积电生产,即为此趋势下的产物。 唯一的例外即英特尔,英特尔多年来一直维持其从芯片自行设计到制造统包的经营模式,透过发展自有先进晶圆制造及制程技术来生产自有设计的芯片,这也为英特尔带来数十年来的全球领先优势。

 

只不过如今在上述超微与台积电合作 7 纳米芯片生产模式可能超前英特尔 10 纳米进度下,英特尔这个多年芯片设计、制造优势,相对于英特尔的资产来看,似乎逐渐可能会转变为不利条件,这将是多年来不曾见过的情况。 

 

超微 Epyc 多款核心服务器处理器产品线,选择抢攻数字中心及企业市场单 Socket 服务器的关键产品类别,借由更高的每 Socket 核心数提供在相似容量下更佳的效率及更高性能表现,这让超微可较英特尔产品线取得战略优势。 

 

目前超微 Epyc 已获得戴尔(Dell) EMC、慧与科技(HPE)等主要服务器 OEM 厂商采用青睞;基于 Zen 2 打造的 Epyc 产品线预期也可望以甚至可能更高的核心数、更佳的性能及效率表现平台优势,创造更大市场销售竞争力。 

 

在消费性桌上型电脑(DT)市场,超微处理器在高端领域同样具备显著的核心数优势,如新发表的二代 Gen Threadripper 处理器,将可在相同 TR4 Socket 中带来高达 32 核心数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