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清华控股将其持有的紫光集团 30%、6%的股权分别转让给高铁新城、海南联合。同时,清华控股、高铁新城、海南联合三方签署《共同控制协议》,对紫光集团实施共同控制,三方拥有紫光集团 51%股权。
 
任何企业的股东变化,尤其是大股东的变化都不是小事,对紫光而言,更是如此。经过前几年的高速扩张,紫光已经成为中国半导体的重要成员,不仅拥有紫光展锐、新华三和长江存储等明星企业,更因其“不走寻常路”的做法备受业界关注。清华紫光变成紫光,少了“国家队”清华股东的名号,对紫光影响如何?媒体从产业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业内高度关注的新闻。
 
为何会发生股权变更?
“清华大学为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办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学,决定推动所属企业的市场化进程,优化国有产权结构。”——公告中的原文表述言简意赅。说明股权的变更主因是政府对高校教育和校办 / 属企业的整体考虑,紫光也只是此次校办 / 属企业大调整的一例。虽然事有主因,但对紫光来说亦有动力。相对传统企业,高科技企业更需要高效灵活的机制,但随着紫光产业规模越来越大,其越来越受到原股权架构和“属”“管”机制的制约。清华控股是校属企业,其主管部门是教育部,主旨是“教育”而非“产业,”所以紫光陷入了“跨行”主管和“多个婆婆“监管的局面。更何况教育部对产业的理解和定位与产业主管部门是不一样的,这对紫光形成了掣肘。比如,在此前展讯和锐迪科的合并上,就受到了层层审批和“跨专业”审批。最终导致同一集团的下属两家公司合并竟然用了多年才完成,这不仅严重影响了两家公司的发展,甚至影响了股东投资等多方面的进程。
 
政府对校办 / 属企业的调整是主因,紫光希望更自由和灵活的机制亦是动力,所以此次股权变更仍在情理之中。
 
为何是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
清控股权的调整在情理之中,但最后选择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却在意料之外。
 
因为紫光布局广泛,且在国家半导体战略中占据重要地位,国内对紫光股权感兴趣的收购方很多。但实际上受多种因素制约,能使双方满意的收购方却不多。
 
首先因为紫光庞大的资产和难以评估的价值,令其股权转让不仅需要巨额资金,更难点在于其“价值”的估值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的处理,使得民营企业很难介入;其次央企的机制以及多数央企“只做股权第一,不做股权第二”的风格,使得紫光也很难认同央企,加之半导体“高风险、高投资”的产业性质与央企的考核机制(重短期、重盈利、重增长)存在差异,令央企也很难承接紫光的产业;其实对紫光股权更感兴趣的是地方政府,其希望借以在股权层面影响紫光,进而实现招商引资和产业落地,所以包括深圳等多地国资均与紫光有所接触。
 
虽然紫光和苏州相城(高铁新城所在政府以及股权方)有众多合作,包括新华三、SSD 项目、紫光数码小贷和房地产等项目,但最终选择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从清华到高铁新城 / 海南联合,影响如何?
在紫光的发展历程中,尤其是初进半导体时,清华给了紫光巨大的支持——清华资金实力雄厚,各类资源丰富,在政治背书、资金支持,校友资源等都给了紫光关键的支持。曾几何时“清华紫光“是一个自然的词组,但如今,“清华”“紫光”相去留,影响如何?
 
从股份上看,股权变更后,赵伟国的健坤投资成为紫光集团最大股东(49%),虽然清华控股(15%)、高铁新城(30%)和海南联合(6%)“共同控制”,但毕竟在股权层面,健坤成为第一大股东。事实上加大了对公司的控制,提高了决策效率,增强了企业的灵活性和自主性。并且脱离教育部的“监管”后,紫光会加强和产业主管部门的沟通,也有利紫光在产业上的后续布局。
 
硬币都有两面。从资源和背景上来看,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无法比肩清华,也难以补齐清华控股的庞大资源和体系,这也就需要“脱离”清华的紫光要自立“豪门”了。不过,好在近几年紫光突飞猛进,积累了丰富的产业资源,也得到了工信部、大基金、国开行等大力支持。当然,清华控股还持有紫光 15%的股权,并且公告中还提到,清华控股、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三家共同控制,所以紫光亦可以在后续加强与股东互动,确保这个“共同”不仅是“利”上一致,更应该是“力”上一致。
 
国家队的事业和业绩更胜国家队的股东和背景
做“对”更胜于站“队”!“后清华”时代的紫光,缺少了清华的资源光环和加持,但也减少了相关的掣肘和制约,能够更加从容、自由、灵活地发展。少了“国家队”的股东和背景,但在半导体产业已成为国家战略的当下,紫光如能在国家需求的产业上,做强国家的事业,做出国家队的业绩,则更胜国家队的股东和背景!同样也希望紫光能务实低调,聚焦主业,做好实业,成为在国际舞台上靠实力和业绩取胜的国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