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版“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2019-02-03 09:32:22 来源:EEFOCUS
标签:

文/Magic

 

过了腊八,喝一碗腊八粥,泡上一罐腊八蒜,年味就越来越浓了。小学生们早早地放了假,不用再顶着寒风,抵抗着睡眼惺忪,学那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早起做饭、送娃,忙得个脚不沾地、马不停蹄。平日里被塞得满满登登的马路也终于舒缓了心气,挂起来过年的红灯笼,放下平日里被搞得焦头烂额的满腔怒气,扮起那温馨适宜的诗情画意。通勤路上的班车开得越来越快了,就好像着急似地奔向一个叫做“春节”的目的地。

 

在一片喜乐祥和的气氛中,公司老板们也会佯装良心发现,稍稍减弱了对“狼性文化”的呼喊,连轴转忙活了一年的工程师朋友们也终于得以慢慢放松绷紧了一年的心弦。只是,工作节奏可以放缓,工作内容只能稍减,既然很难再沉下心来满头苦干,不如以史为鉴,回首过往,对一年来的工作得失进行盘点。于是,单位领导、公司老板认认真真地搞形式,专门组织年终总结会,‘帮助’工程师总结过往,更好成长。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上帮派云集,派系林立,年终总结会就是一个公司的帮派集会。在一个微风和煦、阳光送暖的午后,笔者所在帮派以团队为单位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集会。

 

因为有公司老总参加,平日里浑天度日的团队领导精神很饱满,他穿着一件很合身的羊绒衫,保养得很好的小胡子很神气地微微上翘着,他带着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汇报了团队一年来的工作情况。老总做出一副认真听汇报的样子,时而攒眉蹙额,表现出认真严肃思考的模样,时而点头颔首,浓淡相宜地露出一抹微笑,表示对团队领导的满意和赞许。

 

团队领导做完总结汇报之后,便是每个员工发言的时间。团队领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老总高深莫测的模样,确认老总没有要讲话的意思之后,挺了挺粗壮的腰板,带着肃穆的申请睥睨大家伙一周,对我等说道:“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先说一说一年来的工作,再谈一下对团队发展的认识,提提意见。希望大家不要有包袱,谈工作,亮干货,提意见,敢亮剑。下面,从齐工先开始。”

 

齐工是团队二把手,腚大腰圆,大腹便便,听到一把手点名,他努力地坐直了一些,拿出打印出来的一张A4纸,照本宣科地念了起来。齐工声情饱满地表示,过去一年来,在公司老总和团队一把手的关心和支持下,做了xxx工作云云。说到提意见,齐工表示,团队发展需要高层视角,希望老总能够抽出宝贵的时间,多到团队指导一下工作,指点指点方向云云。发言完毕,一副诚惶诚恐模样的齐工看了一下一把手和老总,老总带着陶醉的微笑表示,齐工发言不错,提议给齐工鼓掌。于是,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伴随着稀稀拉拉的鼓掌声,齐工再次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来,先给老总和一把手分别点头致意,然后,机械地拧转了身子,向其左右45度的方向点头致意。

 

 

§2
看得出来,齐工给大家开了一个好头,剩下的同事们鼓起腮帮子,流水账一般地把自己一年的工作讲述了一通,然后不痛不痒地提了一些马屁性质的意见。

 

总之,快要过年了,就连甜丝丝的空气中都散发着快乐的气息。


我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同事们的发言,一边反复权衡着要不要说真话。因为,说句实在话,我们这个团队过去这一年的工作其实很不如意,不仅很多考核指标都没有完成,而且锐气尽失,在不正常的团队文化下,大家都变得患得患失,因为诸多不可说的原因,同事们一个个都明哲保身起来,身在其中的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既然领导当着大领导的面要求提意见敢亮剑,把看到的问题说出来,那么,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都说领导也有糊涂的时候,领导糊涂的时候,群众是清楚的。既然领导让提干货,敢亮剑,那就实事求是地提一些实质性的意见吧。而且,我天真地想,今年做了这么多工作,说点实话也没啥吧,为了给自己鼓一鼓劲,作为团队中唯一一个山东人的我对自己喊话:

咱山东人后裔连太阳都敢射,你还不敢说一句真话了?!

 

到我发言的时间了,我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清了清嗓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所及之处,没有看老总,也没有看团队一把手,却看到几个相熟的同事正带着复杂的目光看着我。我微微一笑,开始慢条斯理地发起了言。

 

我尽量控制着语速和节奏,把这一年的工作合盘托出,并着意提到了自己在团队考核的几个指标中的贡献,在这个二十来人的团队里,我个人贡献了两个指标的50%左右。话音未落,老总浑厚的嗓音便传了过来。

 

“Magic,今年表现不错,大家先鼓个掌。”

 

很快就到了提意见的阶段,受到老总鼓掌鼓舞的我停顿了一下,理了理思绪,便开始一板一眼地就团队目前存在的问题掰扯了起来。

 

也许是我看花了眼,团队领导的目光突然变得火花四溅,令人心惊胆寒。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一边唾沫飞溅,一边看着老总高深莫测的微笑跃入我的眼帘。后来,提了两个问题之后,我心生退意,打起了退堂鼓,结束了发言。

 

那边厢,我看到,团队领导如释重负,他和老总对望一眼,旋即,也挂上了高深莫测的微笑。

 

§3
孔老夫子说: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

 

在总结会结束的最后,老总点名表扬了我在工作上的兢兢业业以及对公司事业的一片赤诚,我也把悬起来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团队领导做了总结发言,特意提到号召大家向我学习,要敢于提实质性的意见,最后,我俩相视一笑,在我看来,自是一笑泯恩仇矣。

 

可是,我哪里知道,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过了几日,公司贴出了考核优秀名单,根据20%的评优比例,我们这个二十来人的小团队有四人入选,团队领导和齐工都在其列,还有两位是工作态度认真、成果马马虎虎的同事。抱着美好期待的我有些失落,一共四个考核指标,其中有两个指标的一半任务都是我完成的,在另外两个指标中我也做出了远高于平均值的贡献,一共有四个优秀名额,难道我入选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然,心地单纯的我不会龌龊地把这件事归到打击报复上,我反复想了想,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肯定是我工作做得还不够,如果能把完成考核指标任务的占比提高到整个团队的80%,也许我就能入选了。

 

嗯,肯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4
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后来的事实无情地证明,我不但失了人,还失了言。到了年底发奖金时,团队领导把大家伙都召集了起来,这一次,没有了公司老总在场,领导带着一副凝重的神情说起了今年团队任务的完成情况如何如何地不好,当然,虽然这种灰土土的表态和两周前公司组织、老总参加的年终总结会上领导那意气风发的基调大不相同,但是,任务完成地确实不好,这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所以大家都默默无言,不置可否。最后,领导带着佯装沉重的口气说,经公司管理层研究决定,今年资金困难,所以只能给考核优秀的人发奖金,非常对不住大家云云。话音甫落,大家伙便开始互相交头接耳,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熟读厚黑学、深谙兵法的领导应该是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最后点名问我:

“Magic,你对公司的这个决定什么看法?”

 

大家齐刷刷地把目光向我射来,带着各异的神色等着我的回答。‘哎,我有什么看法?哪儿还敢有什么看法呀!’心中五味杂陈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领导这个带着玩弄意味的问题。

 

生活的辛酸教会了我用佯装的笑容掩饰真实的心情,将不满、无奈掺和进自我的取笑中。

 

我带着一丝苦笑,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是公司的决定,我举双手赞成,如果可以,我还愿意举起双脚。”

 

“当然是公司的决定,我本来还向公司领导申请,也给包括你在内的几个员工也发一些奖金来着,但是公司领导不同意,我也没办法。”精灵剔透的领导马上听出了我的回答里的弦外音,把锅干干净净地甩了出去。

 

最后,领导语重心长、推心置腹地对大家说:“今年真的很对不住大家了,都是我不好,没有完成团队任务,责任主要在我,结果搞得大家一点奖金也没发到手。不过,既然是公司决定,我也没有办法,还望大家能够谅解。另外,希望大家能够在2019年继续努力,只要咱们完成任务考核,就能发到奖金,这一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快过年了,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

 

散会了,几个同事小声嘀咕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5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说得真好!人生,不应该只有工作中的暗战和苟且,还应有生活中的花火和诗意。工程师们最爱钻牛角尖,被那浮云遮住了眼,尤其在这年终时节,最容易被奖金发还是没发、比别人发多了还是发少了这等事情搞得着急上火。可是你睁睁眼瞧瞧,全中国都在热火朝天地过大年啦,管它的有钱没钱,咱先回家过大年,可好?

 

悄悄地,白天和黑夜交替,空气中开始出现越来越浓的年的气息。满腹诗书的邻居大爷开始挥毫泼墨,龙飞凤舞地写对联送人,有道是盘瓠将军奉命辞岁报功去,天蓬元帅领旨迎春送宝来。平日里勤跳广场舞,练就了飞檐走壁神功的大妈们也开始令人提心吊胆地秀起高空室外擦玻璃的神技,一脚在内三春暖,半身在外三冬寒,手中抹布上下飞舞,淡定从容,脚下站桩神足捣虚,闲庭阔步,只看得人眼睛发酸,心肝胆颤,不一会儿,大妈收功入室,潇洒利落的背影慢慢消失不见,独留下干净透亮的玻璃洁净透亮,熠熠生辉。

 

在笔者敲下这段文字的这一天,正是农历小年,俗语有谓,过了小年就是年。这一天,是工作和生活的交接线,多彩的生活跨过一条看不见的界限,轻轻松松地就让那恼人的工作靠边站。几千年春节文化的召唤,在这一天点燃起生活的烟火,敲响世俗生活狂欢的钟声,那声音清朗而又欢欣,悠悠扬扬,不紧不慢,那是沉淀在我们所有中国人生命中固有的呼唤,它呼唤着我们放下手中的工作,殷切地告诉我们:

 

无论有钱没钱,快快回家过年!

 

再说了,支付宝还有集五福了,只要集齐了五福,马云爸爸也会给咱们发钱的呀,哈哈哈!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一个工程师的梦想与坚持:奔跑在“创客→创业者”的路上不妥协

2019年,当“下滑、裁员、降薪”等一系列负面名词充斥着全球市场时,仍然还有那么一群人在热情洋溢地追逐自己的梦想,他们就是创客,一群真正热爱创造的人,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创新中,在创业的道路上挥洒着热情和汗水,试图用自己的创意、积极和洒脱给周围的人带来价值。

工程师故事 | 李工的“博弈”小妙招,让我拿到了全额项目奖金

一大清早李工突然和我聊起《楚汉争霸》,李工说得对,要是项羽不死,韩信还有用兵之处。项羽兵败乌江,韩信又不会搞经济建设,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程序员买基金:“低买高抛”那么容易玩转还有华尔街什么事儿?

2002年之前,我对股市一无所知。有一次和朋友关勇去证券公司维修电脑,整个电子屏幕绿油油一篇。我激动地问了一句:“这是全涨了吗?”整个大厅的人齐刷刷把目光转向我,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眼神,我额头当时就冒汗了,关勇赶紧把我拉进了机房。

国企打不破的铁饭碗,注定让“能人忙死,闲人闲死”

老大终于走了,带着一腔壮志难酬的孤愤、人走茶凉的无奈和悲凉。他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团队中大部分精兵良将,其中,并不包括我。

李工离职了,产品出现一个”无法解决的bug”

李工离职了,原因非常简单,工资长时间不涨。恰好有家公司愿意提供更高的薪水,于是他一无反顾地奔赴新的工作岗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向是老板的口头禅,李工和老板谈了大概五分钟就确定了离职时间,半个月以后他就消失了。开始几天,办公室里还有同事提起李工,几个月以后大家就慢慢忘里,再后来几乎就没人提起了。

更多资讯
KX-6000成为首款主频达到3Ghz的国产CPU

上个月,兆芯发布了新一代产品KX-6000系列处理器和KH-30000系列处理器。就KX-6000处理器来说,虽然在绝对性能上距离英特尔还有一定差距,但相对于上一代KX-5000提升明显,而且功耗也比较低。以KX-6000系列处理器的单核性能来说,基本追平AMD上一代处理器,已经能够满足日常使用需求了。

从骁龙X50到X55 高通5G基带商用性能不断提升

工信部5G牌照的正式发放,标志着中国5G时代由此开启。在5G领域研发多年的高通认为,5G会像电力一样,为众多行业带来技术变革,驱动未来创新。

英特尔官微科普再现:是否只有两条完全相同的内存才能构建?
英特尔官微科普再现:是否只有两条完全相同的内存才能构建?

这次英特尔为大家科普的是双通道内存的问题:只有两条完全相同的内存才能构建吗?4G+8G内存能否构成双通道?

能让 IBM 和 Intel 争相投资,这个神经模态计算究竟是什么?

上周,Intel发布了基于其神经模态(neuromorphic)计算芯片Loihi的加速卡Pohoiki Beach,该加速卡包含了64块Loihi芯片,共含有八百多万个神经元。

受 5G 智能手机需求推动,苹果将率先用上台积电 5nm?

据外媒appleinsider报道,7月19日,台积电(TSMC)首席财务官何丽梅表示,受5G智能手机需求的推动,台积电5纳米制造工艺预计于2020年上半年实现量产,这意味着苹果公司的下一代A系列处理器将率先采用5纳米制造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