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家“长跑型选手”,华为在 ICT 行业的各个领域不断演绎着从追赶到超越、乃至突入“无人区”的戏码。
  
“太平洋一样宽广的管道(网络)”是数字世界的基座,运营商级(电信级)路由器作为其中的“水闸”则直接影响到管道容量的大小,重要性不言而喻,华为与思科对于第一的争夺已经成为近几年这个市场上的一大主题。
  
就在最近,IHS Markit 发布的一份年度市场报告再度掀起了波澜——2018 年,华为路由器在运营商市场年度收入增长 8.6%,以 30%的市场份额位居排行榜首位。这也是继 2017 年华为 IP 核心路由器在全球运营商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后,其首次在整体运营商 IP 路由器领域年度市场份额上实现了超越。
 
  
 
“过去三年(市场格局的变化)是一个中国供应商崛起的故事。中国的电信基础设施投资水平非常高,同时华为在中国以外的地区也取得了成功,在亚洲其他地区、欧洲 / 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中美拉美(CALA)也极具影响力。”报告指出,“特别是 2018 年第四季度,华为在 IP 核心路由器方面的表现非常强劲,取得了 47%的市场份额,创下新的纪录。”
  
23 年披荆斩棘:从技术超越到市场超越
在数据通信(路由器、交换机)市场上,思科曾经是高山仰止的存在,世界上第一台路由产品(AGS)即出自于它,并且始终保持着相当的技术领导力。华为翻过这座大山花费了 23 年时间,以线卡性能为参照则是 17 年,堪称筚路蓝缕、披荆斩棘。
  
“研发中国人自己的数据通信产品”,这是华为踏上路由器征程的初心。1995 年,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公司在北京成立研究所,拉开了自主研发路由器的序幕,彼时的团队仅有不到 10 人。两年后,推出了第一款型号为 Quidway R2501 的路由器。
  
2000 年,具备了系列化路由产品能力的华为,藉由中国首款高端路由器 NetEngine 的推出,开始在数据通信市场上展露头角。2004 年,发布了旗舰核心路由器 NetEngine 5000,推出伊始即在中国电信广东城域网核心得到应用。2006 年,它又推出了 NetEngine 5000E 这一创新的背靠背集群系统,这一技术上的突破省去了中央交换框、大量节省了总体拥有成本(TCO),同时还可根据网络发展情况平滑升级到支持更多框集群,在当时仅有中美供应商掌握,从而开创了“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新格局。
 
  
 
2012 年 9 月,华为领先业界半年发布了 480G 路由线卡,点燃了新一轮吞吐量竞赛、引领 IP 骨干网进入 400G 时代——也正是从那时起,华为实现了技术上的反超。2013 年 4 月,在业界还沉浸在对 480G 的关注之时,这家公司又在其年度分析师大会上发布了 1T 线卡,这一次它领先了其他供应商 1-2 年。
  
此后,华为在路由器技术创新上一马当先,在 SRv6、FlexE、单端口 400GE、云化 BNG 等关键技术领域均实现了产业和商业进程的引领。
  
2016 年,它发布了业界首个 1T 平台 2+8 集群核心路由器,打造出最具演进能力的骨干网平台,最高(集群)容量可达 128T。2017 年,推出业界首个基于 50GE FlexE 的 5G 承载分片路由器,可提供 50GE 基站接入能力、无缝兼容 100GE,基于创新的 FlexE 技术实现端口通道化物理隔离,为不同业务提供差异化的 SLA 保障。同年,推出业界首个单端口 400GE,并率先商用部署。2019 年,携手中国电信在四川部署了全球首个 SRv6 商用局点。
 
  
 
如今,华为的运营商级路由产品已经部署在全球 130 多个国家和地区,服务于全球超过 17 亿用户。行业影响力方面,其在 IEEE、CCSA、ATIS、BBF、ETSI 和 OMA 等标准组织中均为董事会成员、并出任了 9 个 IETF 工作组的主席,2018 年的 IETF IP 领域活跃草案数位居世界第一。
  
超越背后:压强式投入下从“芯”开始的全面领先  
反超的故事大家都爱看,正是因为其稀有性。华为在运营级路由器市场上何以达成这一壮举?究其原因,在于压强式投入下的持续创新以及对客户诉求的把控。
  
以芯片为例,这无疑是路由产品的核心,而华为很早就意识到自研的重要性,自 1999 年开始研制基于 ASIC 架构的 Solar 芯片,2004 年正式商用。在 3.0 时代,Solar 芯片即已领先业界,目前为止已经演进到基于 NP 架构的 5.0 版本。
  
Solar 5.0 发布于 2016 年,采用了 16nm 制程、集成 45 亿门电路,是世界上首个 T 级网络处理引擎(单芯片 1.2T),它拥有 2.2 倍于业界的 288 个内核、1.5 倍于业界的 3168 个线程;架构上的持续优化使之较上代版本提升了 4 倍的吞吐量。可靠性上,华为独创了 Atom-NPU-Thread 三级隔离技术,并引入 Memory 全校验以消除单比特软失效。能耗上,Solar 5.0 通过对动态调频(每次降频可节省 10%)和智能开关核技术(关闭单核可节省 0.2W)的支持,相较上代版本降低了 37%。新技术融合方面,支持 10 层以上 SRv6 高性能转发、us 级 Telemetry 数据采集、FlexE/FlexE+等。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哪有什么洪荒之力”,尤其在技术密集型领域,成功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研发创新投入的决心。根据华为最新发布的年报,2018 年,其研发费用达到 1015 亿人民币,占比销售收入 14.1%,位列欧盟发布的 2018 年行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位;在过去十年中,在研发上累计投入超过 4800 亿人民币。联合国下属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华为向该机构提交专利申请高达 5405 份,位居全球第一。
  
在数据通信领域,这家公司整合了全球研发资源以打造业界一流的产品。其中包括法国巴黎的算法学习研究中心、美国硅谷的芯片预研中心、日本横滨的超导材料研究中心、德国慕尼黑的网络规划实验室、印度班加罗尔的 VRP 平台研发中心,以及国内北京、南京、深圳的产品开发中心等。
  
从客户诉求角度,除了性能、功耗、集成度这传统“三围”,可靠性更是运营商衡量路由产品的一项重要指标,华为深知这点。为了让运营商“买得放心、用得省心”,甚至对路由器产品作出了“0 事故”的承诺。为此,它不仅建成了拥有 3700 多台设备、超过 10 万条测试用例、能够 1:1 模拟现网运行情况的业界最大的自动化测试工厂,以及开发了能够 100%覆盖单板焊点、无需手工干预的业界首款智能硬件测试系统,还制定了覆盖从设计到开发、从生产到安装运行的全生命周期的严苛质检标准。
  
此外,网络的稳定性要求也决定了存量设备难以被替换,曾经一度成为横亘在市场后来者面前的一道鸿沟。华为在这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工程施工经验并开发了相应工具。2012 年 9 月,它协助中国联通在无锡完成了业务不受损的核心集群路由器平滑搬迁,这也是当时最大规模、最具挑战性的 IP 干线网络整网搬迁工程,从此完全打消了运营商的顾虑。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从 10G、40G 时代追赶,到 100G 时代并肩,再到 400G、1T 时代的超越和领先,华为运营商级路由器的这一励志轨迹正是中国 ICT 力量全球崛起的一个缩影,此次市场份额的跃居榜首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交替。面对即将到来的 5G 时代、智能时代,华为方面表示将持续践行极简架构、极简协议、极简站点、极简运维的理念,在网络架构、智能运维、网络协议、转发芯片、高速端口等领域不断创新,引领智能 IP 网络,致力将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