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的脚步离大家越来越近了。
 
“国内 5G 将在 2019 年实现预商用、2020 年商用,在 2021 年到 2026 年实现包含数百万量级的宏站和千万级小基站的大规模商用。” 在 3 月 9 日举行的“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国际峰会”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表示。
 
其中,“小基站”作为支撑 5G 商用的重要能力终端之一,已经受到多方关注。
 
何为小基站?在 5G 时代下,小基站将承担怎样的角色?小基站领域相关的设备、网络能力服务商在 5G 时代的商业模式将发生哪些转变?
 
记者 最近采访了专注 4G/5G 通信虚拟化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佰才邦,并探讨了以上问题。
 
移动网络架构重构、运营成本控制——小基站在 5G 时代重要性显现
 
小基站(Small Cell)在最早提出时是为了面向补充性覆盖、流量密集区和室内定制化等细分场景需求。相比于目前通信网络的宏基站(一般部署在通信铁塔),其发射功率和辐射范围小,同时产品部署灵活,平均功耗也远低于传统基站。
 
“小基站在 3G 时代就已经在国外大规模商用。”佰才邦董事长孙立新先生介绍,“在国内,小基站声音比较小,一方面是运营商在 4G 时代的追赶,压缩了 3G 时代小基站的发展时间;一方面是使用宏基站+传统室分系统的组网方式使得运营商改造的成本较大。”
 
那么为何在 5G 时代,小基站再次受到关注?孙立新总结了如下原因:
4G 到 5G 的频率变化,使得小基站超密集组网的重要性显现
“从 4G 到 5G,通信载频有大幅提升,而载频越高,其传播距离越近,依靠单基站进行覆盖的效果越差。”孙立新说,“在 4G 时代通过宏基站实现大范围覆盖的组网模式,在 5G 时代的高频段资源中已经很难直接沿用,特别是对于最需要容量的室内。”
 
而小基站在设计之初所具备的特点——几十米覆盖间距、区域内密集部署,契合了 5G 时代下高频通信的覆盖与功耗要求。
 
“未来 5G 时代下的高频通信中,8 成左右的流量将发生在室内,而小基站在室内环境中(包括小区、场馆、园区、车站、机场等)具有高度部署灵活性。因此,基于区域的小基站超密集组网有机会成为 5G 时代的主流模式,运营商与设备厂商也都在持续进行探索。”
 
小基站帮助运营商降低网络运营成本
“在 5G 时代下,如果仍采用一体化宏基站为主实现组网,运营商需要更换大量原有基站,且单基站采购成本、体积、重量和功耗将成倍甚至数倍增加。”孙立新告诉记者,“如果按照 4G 时代大范围铺设宏站的模式,运营商网络运营侧建网成本和运营成本都将大幅提升,从通信资源的利用角度以及能源节约的角度,都是得不偿失。”
 
小基站本身的产品形态更轻便,功耗低,部署简易,这使得运营商可在有效控制成本的前提下,推动 5G 在很多场景快速落地。
 
“未来 4G、5G 将在一段时期内共存,而不是绝对的替代。在刚刚结束的 2019 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中,我们与中国移动、联想合作推出了支撑 4G、5G 的双模小站,用户可以进行灵活选择。同时基于佰才邦的虚拟化 vBBU 软件,可以帮助运营商实现通信资源的复用共享,节省能耗。”孙立新说。
 
中国移动、联想、佰才邦合作推出的 O-RAN 室内云化双模白盒小基站
 
小基站与 MEC(边缘计算)——虚拟化架构小基站配套解决方案有望成为 MEC 新入口
5G 时代的来临让边缘计算((Mobile Edge Computing,MEC),指将云计算平台从集中式网元迁移到分布式网元甚至接入网靠近终端的边缘)的概念在近期持续升温。
 
5G 时代的来临让边缘计算((Mobile Edge Computing,MEC),指将云计算平台从集中式网元迁移到分布式网元甚至接入网靠近终端的边缘)的概念在近期持续升温。
 
在 5G 时代下,无论是超清视频、AR/VR 等场景,都会走向实时互动,对于传输速率、流量密度和时延的要求都很高,因此很多流量特别是需要低时延和互动的大流量会集中在接入端的 MEC 进行计算和分发,一方面减轻骨干网的传输负担,另一方面也能满足上层应用的实时性要求。
 
“小基站作为 5G 无线接入网络的重要节点,其分布式、可虚拟化、软硬件可解耦的特点,使得其可以作为 MEC 的有效入口之一。”孙立新介绍,“目前我们已经与运营商合作进行统一 MEC 解决方案的探索——基于通用 COTS 硬件设备搭建边缘计算网关,全面支持虚拟化;利用 SDN/NFV/Cloud 等技术,弹性部署适配不同的应用场景,为企业、垂直行业提供低时延、高可靠的个性化网络服务。这也是运营商在 5G 时代非常关注的能力之一。”
 
应用场景驱动+生态模式推动——小基站相关服务商在 5G 商用落地中的商业模式探索
“作为小基站设备和无线网络解决方案提供商,一方面配合运营商拓展更多可落地的应用场景、提供配套的设备方案,另一方面与运营商、硬件服务商共同合作,促进 IT 与 CT 产业的融合,是我们认为更加主动的商业模式。”孙立新表示。
 
在应用场景驱动角度,机场、车站、体育场、商场等室内密集、流量高并发的区域都是未来小基站可想象的落地场景,同时运营商将小基站的 AI 计算能力与其他技术结合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有望成为更高效的推广模式。
 
“未来,通过小基站+VR 技术的结合,体育场馆内任一观众通过透明 VR 眼镜都可叠加虚拟现实感受高清、实时观赛体验,并可自行切换角度,甚至能定位到某位明星的任何动作;在机场、车站的监控场景中,小基站的覆盖与边缘运算能力可以帮助公安部门实现更快速、高清的图像调取与身份判别。”孙立新介绍,“运营商未来将有机会从单纯的通信管道能力输出转型为解决方案服务,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促进更多有想象力的场景落地以及配套设备能力的实现。”
 
在生态模式建设角度,孙立新认为,“开放”、“智能”的无线网络生态发展是未来网络发展的趋势,也有利于市场的良性竞争。
 
“这也是佰才邦支持 O-RAN 联盟并与中国移动、英特尔、联想合作开发云化小站的重要原因。小基站是无线网络生态中的关键入口,我们不会拘泥于设备本身,而是从开放无线网络架构和能力的角度进行看待。因此在运营商的主导之下,以虚拟化小基站为载体,多厂商(如服务器、操作系统)合作,实现硬件集成、软硬件解耦、通过软件进行灵活的资源管理,才能在 5G 时代提供更具效率与成本优势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补充阅读:关于 O-RAN 联盟
O-RAN 即 OpenRAN,开放无线接入网,是对无线云化(C-RAN)和 CU/DU 网络架构的进一步演进。O-RAN 联盟由中国移动、美国 AT&T、德国电信、日本 NTT DOCOMO、法国 Orange、印度 Bharti Airtel、中国电信、韩国 SKT 和 KT、新加坡 Singtel、西班牙 Telefonica 和澳大利亚 Telstra 等 12 家运营商和多家厂商于 2018 年 6 月下旬正式成立运行。其愿景是打造“开放”、“开源”与“智能”的高灵活、低成本无线网络。O-RAN 联盟推动接口开放化、硬件白盒化、软件开源化、网络智能化,将下一代无线通信网络的开放性提升到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