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4 月,在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的紫光集团展区,记者发现,法国芯片组件商 Linxens 以紫光集团子公司身份展出了多种产品,这意味着紫光集团已经完成对 Linxens 的收购,记者综合采访信息得知,具体收购时间节点应该在 4 个月前。
  
去年七月,外界开始传言紫光集团将收购法国芯片组件制造商 Linxens,但交易双方均对此传言不予置评。当时有媒体分析该交易还要经过德法两国监管机构与 Linxens 工会的批准,因此,交易能否顺利完成也是未知数。
  
不过,去年 7 月 25 日传出消息时,紫光股份盘中一度涨停,紫光国微也一度大涨近 7%。
  
但迄今为止,紫光集团与 Linxens 依旧保持最大程度的缄默。双方均非上市公司,没有对外公布其公司投资行为的义务。记者仅在紫光集团全资子公司紫光国微(002049.SZ)的一则上市公司公告中查到了部分交易细节。
  
这则公告发布于 2018 年 12 月 28 日,核心内容是通告紫光国微与 Linxens 苏州子公司立联信之间的关联交易,部分提及紫光集团对 Linxens 的收购。公告提到,“紫光集团通过其间接控股子公司北京紫光联盛科技有限公司控股 Financière Lully A SAS,Financière Lully A SAS 通过 Linxens France SA 持有 Linxens Singapore 82.3%的股权,通过其他子公司持有 Linxens Singapore17.7%的股权,合计持有其 100%的股权。”
 
记者多方求证得知,该交易金额约为 22 亿欧元(26 亿美元)。这笔收购是紫光集团目前所有对外公布的海外收购中,最大的一笔。
  
Linxens 成立于上个世纪 80 年代,总部位于法国,主要设计与制造用于各种智能 IC 卡的微连接器,全球众多智能卡制造商、芯片制造商和模块制造商均是其用户。2017 年,Linxens 收购了另一家公司 Smartrac 的 SIT 部门,后者在 RFID (射频识别)天线开发方面技术领先,RFID 转发器因此成为 Linxens 另一主力产品,每年约生产 8 亿个,在 RFID 行业产能最大,Linxens 也因此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卡器件制造商。
  
Linxens 并未上市,官方资料显示,该公司目前拥有 3000 名余员工,在全球共设立七个生产基地和四家研发中心,2018 年营收接近 5 亿欧元。
  
从营收上看,这家芯片组件公司规模不算大。多位紫光集团人士向记者评论称,这是一个行业隐形冠军。Linxens 数据显示,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向市场提供超过 900 亿个微型连接器,并宣称全球 80%的人都在使用其产品。这并不夸张,我们每个人的银行 IC 卡就极有可能使用了 Linxens 的微连接器。
  
中国芯片设计公司瑞芯微电子副总裁陈峰向记者评价称,芯片产业链庞大复杂且分工极细,有些细小元器件量大,单价并不高,但是全球就那么几家能生产,这也是很有价值的,很多人只看到中国缺高端芯片,这一块其实也挺缺的。
  
另有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紫光集团在芯片设计、制造、封测等产业链大的关键点早已完成卡位,如今拿下芯片组件商主要助于其进一步完善整体的芯片布局。若从业务互补性上看,紫光集团子公司紫光国微受益较为明显。
  
紫光集团旗下业务真正已成规模的芯片设计公司主要有两家——紫光展锐和紫光国微。紫光展锐主要设计智能手机芯片和物联网芯片,是全球十大芯片设计公司之一;紫光国微主要从事安全芯片的设计开发,2018 年总营收 24.6 亿元人民币,属于中国上市公司里的芯片设计龙头企业。
  
资料显示,紫光国微智能卡芯片业务覆盖了金融 IC 卡、身份证、交通卡、社保卡、USB-Key、智能 POS 机、非接触读写机具等行业市场,2018 年营收达到 10.36 亿元,是对紫光国微营收贡献最大的业务。
  
Linxens 微型连接器和相关解决方案有助于紫光国微进行更加定制化的设计,而且 Linxens 一直研发新技术,以支持具有生物识别(例如指纹识别)的新一代智能卡。
  
对于紫光国微、国民技术(300077)等智能卡公司而言,此时也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市场机遇期,即新一波智能卡换卡潮正在涌来。
  
例如,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2017 年开始发行第三代社保卡,接下来的 3 年 -5 年,社保卡将会迎来换卡潮。城市交通卡(一卡通)方面,交通部正为一卡通制定新的标准, 并称到 2020 年基本实现全国城乡的互联互通,这意味着交通卡也将面临换卡潮;身份证方面,大量二代身份证面临过期和换发,长城证劵预计 2017 年 -2019 年,身份证出货量将提高 50%。此外,金融 IC 卡方面,国产化比率会有所提升。
  
2011 年起中国各大银行就逐步停发磁条银行卡,替换成更加安全的金融 IC 卡。但金融 IC 卡芯片必须接受国内外各种安全认证,门槛较高,中国智能卡芯片公司们起步晚积累薄错失先机。因此,2015 年前,在已经发放的十亿张金融 IC 卡中,超过 90%使用的是荷兰公司恩智浦的安全芯片(恩智浦为 Linxens 的大客户),剩下的份额主要被德国英飞凌和韩国三星所瓜分。
  
经过近十年的追赶,中国智能卡芯片公司们产品层面已经不成问题。紫光国微副总裁杜林虎在 2018 年 5 月回答投资者提问称,该公司金融卡芯片已通过所有金融安全认证,目前已经有几千万级的出货量,未来几年还会有更大的增长。
  
但国民技术一位前资深员工告诉记者,目前留给中国公司们的主要是产品替换市场了,但银行卡更换频率低,市场规模有限 。
  
由于紫光国微的芯片产品已经拿到国际权威安全认证,紫光国微已经不满足于本土金融市场。2018 年 6 月,紫光国微与金邦达达成合作关系,金邦达是国内第一、国际第四的金融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已为超过 1000 家海内外大中型金融机构提供安全支付产品和服务。
  
有人分析,紫光国微有 Linxens 在技术、市场与用户的加持,在海外市场拓展上存在新的想象空间。
 
记者获悉,Linxens 被收购后仍保持独立运作。
  
芯片行业专利壁垒厚实,为了抢占科技制高点,全球半导体公司们频繁通过兼并重组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例如,2015 与 2016 年全球半导体并购交易达到千亿美元规模。紫光集团在中国公司里虽然一度以“买买买“闻名,但不论是紫光还是其他中国芯片公司,在全球芯片并购交易市场的声量与动作其实很微小,例如,闻泰科技(600745.SH)以 201.49 亿人民币收购安世集团已是中国半导体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
  
随着各国对半导体产业并购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强,加之全球贸易摩擦的升级,今后半导体行业大规模跨国并购的可能性将会越来越少,规模也越来越小。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则预计,接下来十年,半导体工业很有可能从水平整合进入到上下游垂直整合阶段,横向变纵向,“强者更强”的寡头格局还会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