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潮作为长电科技创始人,对公司有深厚的感情,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做为一个有担当的企业家,他一直以来渴望找到合适的国际化管理人才,来驾驭长电科技这艘巨型战舰。
 
长电科技第七届董事会提名名单中,没有出现现任董事长王新潮先生的名字,表明长电科技正式进入“后王新潮时代”。
 
如何看待“后王新潮时代”来临?
 
一、董事会换届大有玄机:王新潮退,周子学进
长电科技董事会共有 9 位董事,其中有三位是独立董事,有六位是非独立董事,六位非独立董事是由前三大股东各提名两位,目前公司无控制人,有重大事项需经三大股东充分讨论达成共识后才能生效。
 
长电科技第六届董事会于 2019 年 4 月 25 日召开,董事会由董事长王新潮先生主持,审议通过了《2018 年年度报告全文及摘要》、《关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议案》、《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等一系列事宜。
 
长电科技第六届董事会任期由 2016 年 4 月 21 日,至 2019 年 4 月 20 日已届满,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须进行换届选举。
 
根据长电科技官网信息,长电科技第六届董事会由 9 名董事组成,其中王新潮先生、张文义先生、张春生先生、任凯先生、高永岗先生、刘铭先生为公司董事,蒋守雷先生、范永明先生、潘青先生为独立董事。
 
根据公告,长电科技第七届董事会由 9 名董事组成。经提名委员会审核,同意提名周子学先生、高永岗先生、张春生先生、任凯先生、Choon Heung Lee(李春兴)先生、罗宏伟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同时,根据《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和《公司章程》有关规定,同意提名石瑛女士、PAN QING(潘青)先生、李建新女士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从本次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名单来看,长电科技现任董事长王新潮先生、副董事长张文义先生、董事刘铭先生无缘下届董事会,周子学先生、Choon Heung Lee(李春兴)先生、罗宏伟先生将担任第七届董事会成员。
 
周子学为现任中芯国际董事长、执行董事,及中芯国际若干附属公司之董事。曾在工业和信息化领域有逾三十年的经济运行调节、管理工作经验。出任现职前,周博士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作,曾任总经济师、财务司司长等职。
 
Choon Heung Lee(李春兴),男,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理论固体物理博士。现任本公司首席执行长(CEO)兼星科金朋 CEO,同时兼任本公司若干附属公司之董事、董事长。历任安靠研发中心负责人、全球采购负责人、高端封装事业群副总、集团副总、高级副总、首席技术长(CTO)。
 
罗宏伟,男,1960 年出生,中国国籍,中共党员,本科毕业,高级经济师。 现任本公司执行副总裁、长电科技本部总经理,并兼任本公司若干附属公司之董 事。历任江阴晶体管厂设备科长、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 厂厂长、生产 部部长、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
 
在长电科技第七届董事会中的 6 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芯电半导体占据两个席位,提名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以及中芯国际首席财务官高永岗;大基金占据两个席位,提名副总裁张春生及华芯投资副总裁任凯;长电科技据两个席位,提名首席执行长 Choon Heung Lee(李春兴)、执行副总裁罗宏伟。
 
事实上,长电科技董事会人员在收购星科金朋就开始了变动。2016 年 4 月 21 日,华芯投资副总裁任凯进入董事会;2017 年 7 月 20 日,中芯国际名誉董事长张文义先生、中芯国际首席财务官高永岗先生、大基金副总裁张春生先生进入董事会,长电科技 6 个董事席位中仅剩 2 个董事会成员。
 
二、王新潮铸造传奇
王新潮是长电科技的灵魂,30 年来,带领一个濒临破产的乡镇小厂成长为全球第三大、中国大陆第一大的封装厂,创造了一个传奇。
 
1956 年出生的王新潮,身为一个“臭老九”家的孩子,没有多少机会接受教育。1972 年就开始参加工作。
 
1990 年 10 月,34 岁的王新潮临危受命,担任濒临倒闭的江阴晶体管厂党支部书记兼厂长,为他开启进军半导体产业之门。当时,江阴晶体管厂全厂有 200 多个人,一年只有七八个月有活干,员工的平均年收入只有 1500 多元,在江阴倒数第二,领导班子闹意见,群众忙上访。王新潮在就职演说中郑重承诺:确保企业有持续发展的后劲;确保员工收入逐年提高。王新潮和同事使出各种方法后,组织搞三产、开发新品种、寻找新订单,工厂总算走入正轨。
 
到二十世纪 90 年代未,长江电子(1992 年江阴晶体管厂更名)遭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器件走私双重危机,公司再次被逼到绝境。王新潮汇总媒体上关于国际、国内电器业的各类消息,判断中国大陆有可能成为世界家电中心,也就有可能成为元器件采购中心。适时提出了“规模化+低成本”的竞争策略和粗放型经营模式,通过哲学辩证思维,公司管理层统一了思想,进行超常规投资,产能一下子从年产 3 亿颗增长至 13.5 亿颗,产能扩大 4.5 倍,成为国内最大的分立器件制造商。伴随着政府打击走私活动的深入,曾经泛滥的走私产品被阻挡在国门外,半导体器件市场出现较大空白,长江电子一举抢得先机,接下来产能年年翻番,公司发展进入快车道。2003 年,公司分立器件年产量已达 100 亿只。
 
2003 年 6 月 3 日,长电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半导体封装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2003 年 6 月长电科技在上交所 A 板挂牌上市,是中国半导体封装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5 年 10 月完成收购星科金朋,成为全球第三大半导体封装测试公司,带领长电科技成为全球半导体封装测试第一梯队。
 
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严峻的 2018 年,带领长电科技再创营收历史新高,达到 239 亿人民币。
 
在 2017 年接受媒体专访时,王新潮表示,我们和对手有竞争,有防范,有对立也很正常,商场如战场,我们目前已经处于高位,技术,客户等都是世界一流,我是以一个开放的心态,不怕竞争,共同前进,共同进步。
 
王新潮也强调,我们这些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企业,为了国家的半导体产业在拼命的努力,不是为了财富,而是为了国家的半导体事业,为国家半导体产业争口气。到国际上去争地位,敢冒风险。
 
更多有关王新潮的传奇内容请看《【中国集成电路领航人物】王新潮:不忘初芯,砥砺前行;创新孵化,永争第一;誓做有担当的企业家》。
 
三、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后的股份变化情况
 
 
1、收购
在收购金科新朋的交易中,由于交易体量较大,长电科技资金有限,为实现收购目的,长电科技决定引入战略投资者:大基金和芯电半导体。
 
首先三家分别出资设立第一层合作公司—苏州长电新科投资有限公司(长电新科)。
 
2014 年 12 月 22 日,中芯国际、长电科技先后发布公告称:中芯国际全资子公司芯电上海、长电科技、大基金,三方于 2014 年 12 月 22 日签署《共同投资协议》,分别出资 1 亿美元、2.6 亿美元(来源于 2014 年 9 月份所募集的 12.5 亿元资金)、1.5 亿美元,成立 100%控股公司长电新科。合计 5.1 亿美元。三家持股比例分别是 50.98%、29.41%、19.61%。长电科技的持股比例恰恰超过 50%。
 
紧接着,长电新科又与大基金成立第二层合作公司长电新朋。长电新科以 5.1 亿美元出资,而产业基金则出资 0.1 亿美元,合计 5.2 亿美元。在持股比例上,长电新科持有长电新朋 98.08%股权,产业基金则持有剩下的 1.92%。同时,大基金还向长电新朋提供总额高达 1.4 亿美元的贷款,并享有将贷款转为对长电新朋股本的权利。 
 
第三步是长电新朋将所有 5.2 亿美元股东出资及 1.4 亿美元股东借款,合计 6.6 亿美元出资用于在新加坡设立的收购主体公司 JCET-SC(Singapore)Pte. Ltd.。同时,在股东各方协调下,中国银行出具了 1.2 亿美元的贷款承诺函,为 JCET-SC 的收购行为提供融资安排。这样,JCET-SC 可用于收购的资金合计达 7.8 亿美元。
 
2014 年 12 月 30 日晚间,长电科技发布了《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拟以现金形式购买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公司星科金朋的全部股权。本次要约的对价将以现金支付:每股星科金朋股票收购价格为 0.466 新元,本次要约的总交易对价为 7.8 亿美元,约合 10.26 亿新加坡元。
 
2015 年 6 月 26 日,本次附生效条件要约的生效条件已全部获得满足,要约人向星科金朋发出自愿有条件全面要约(即正式要约),每股星科金朋股票要约收购价格为 0.46577 新元。
 
要约人已于 2015 年 10 月 12 日行使强制收购权利并于 2015 年 10 月 15 日完成强制收购程序,要约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星科金朋 100%的股份。2015 年 10 月 15 日,星科金朋已出具退市公告。2015 年 10 月 19 日,星科金朋已完成新加坡交易所退市。
 
长电科技已经于 2015 年第三季合并星科金朋的营收。
 
2、债转股
2015 年 10 月要约收购全部交割完成后,依据《债转股协议》,大基金将对长电新朋股东借款转换为收购主体长电新朋股权。2016 年 4 月 29 日,长电科技发布定增草案,本公司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产业基金持有的长电新科 29.41%股权、长电新朋 22.73%股权以及芯电半导体持有的长电新科 19.61%股权。同时,公司拟向芯电半导体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拟购买资产交易价格的 100%。
 
经交易双方协商,产业基金所持有的交易标的资产长电新科 29.41%股权、长电新朋 22.73%股权交易作价为 199,100 万元,公司拟向其发行的股票数量为不超过 129,622,395 股;芯电半导体持有的交易标的资产长电新科 19.61%股权交易作价为 66,400 万元,公司向其发行的股票数量为不超过 43,229,166 股。公司将向芯电半导体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为不超过 150,681,044 股。
 
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完成后,产业基金及芯电半导体分别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为 9.53%、14.26%。
 
2017 年 3 月 1 日,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通知,经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委于 2017 年 3 月 1 日召开的 2017 年第 9 次并购重组委工作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获得有条件通过。
 
3、定增
2017 年 9 月 30 日,长电科技发布定增预案,拟向产业基金、芯电半导体、金投领航、中江长电定增 1 号基金、兴银投资非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45.5 亿元。
 
其中,产业基金认购金额不超过 29 亿元(含 29 亿元),且不超过 180,253,038 股;芯电半导体认购不超过 6.50 亿元,认购的股份数量不超过 38,827,559 股,按照本次非公开发行股数上限和各认购对象认购金额上限及相关约定测算,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
 
产业基金持股比例不超过 19%,将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芯电半导体持股比例将保持 14.28%不变,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新潮集团持股比例将降低为 11.66%,成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
 
2018 年 3 月 13 日,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九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与部分发行对象签署 40.50 亿元,
 
2018 年 8 月 15 日,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核准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证监许可[2018]1085 号)。
 
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基准日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期首日,即 2018 年 8 月 23 日。本次发行价格为 14.89 元 / 股,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 20 个交易日发行人股票交易均价的 90%,发行数量 243,030,552 股
 
其中大基金认购股数 174,754,771 股,认购金额 2,602,098,540.19 元。加止之前持有的 129,791,394 股,持股数合计为 304,546,165 股,持股比例由 9.54%变为 19%,成为长电科技第一大股东;中芯国际旗下芯电半导体(上海)有限公司现金认购长电科技的 3469.6 万股,每股 14.89 元,总认购价为人民币 5.16 亿元。公司持有长电科技的股权比例保持 14.28%不变。但是由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二大股东;同时新潮集团持股比例由 2018 年 6 月 16 日的 13.03%降至 10.42%,由第二大股东变为第三大股东。
 
2018 年 9 月 1 日,根据长电科技发布的《长电科技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暨股本变动公告》披露,公司完成了 36 亿元的定增,发行 243,030,552 股股,总股本数由 1,359,844,003 股变为 1,602,874,555 股。
 
四、“后王新潮时代”的长电科技,星科金朋扭亏是关键
王新潮在 2017 年的讲话中表示,中国有市场,中国人有敬业的精神,中国政府有领导力,因此中国封装一定会很快做到世界领先。以前中国半导体起步晚,现在有了市场,就会吸引人才、资金,芯片设计和制造也会跟上来。王新潮也强调,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四大要素就包括要有国际化的经营团队。
 
王新潮说,中芯国际是一个无实质控股人的国际化的大公司,这种管理模式同样适合长电科技,我们可以请全球最优秀的人来管理,以后一定会寻找物色最优秀的人来管理长电科技。我的目标就是让长电科技成为一个健康的企业,参与和国际前两位的竞争,要更好地体现长电科技的价值。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企业家,王新潮说到做到。2018 年 9 月王新潮先生辞去首席执行长(CEO)职务,聘任 Choon Heung Lee(李春兴)担任首席执行长。(有关更多李春兴的内容可参阅《长电科技:王新潮推动管理团队国际化,李春兴接任 CEO 迈向“芯”征程》)
 
王新潮辞任首席执行长,预示着长电科技进入“后王新潮时代”的倒计时开始。2019 年 4 月,长电科技董事会候选人名单中没有出现王新潮先生的名字,表示王新潮正式退出长电科技董事会,长电科技正式进入“后王新潮时代”。
 
长电科技原有业务发展还是比较稳定的,长电本部和长电先进的整体实力很强,盈利能力非常不错;但在收购陷入亏损中的星科金朋后,由于无法让星科金朋减亏,导致公司整体陷入亏损中。2017 年星科金朋新加坡(SCL)亏损 8900 万美元,而 2018 年亏损高达 2.7 亿美元(约 18.4 亿元人民币),直接导致上市公司亏损超过 9 亿元人民币。
 
 
长电科技 2018 年财报显示,星科金朋新加坡亏损的原因包括:智能手机产品占比较大,2018 年下半年进入新旧动能转化期;数字货币市场大幅度波动;赎回 4.25 亿优先票据产生的溢价及消化摊销费用;最低采购承诺公允价值变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个别工厂大客户订单下滑,产能利用率不足。
 
来自安靠(Amkor)的李春兴是技术出身,做过教授,搞过技术,做过 CTO,负责过商务和运营,确实是一个的非常难得的全面人才。特别是其和国际大客户的关系非常融洽,深受客户的认可。
 
收购星科金朋后,将其分为两个公司三大基地,星科金朋私人有限公司(STATS CHIPPAC PTE. LTD.)负责新加坡工厂和江阴工厂的运营,长电韩国(JCET STATS CHIPPAC KOREA LIMITED)负责韩国工厂的运营。
 
2017 年第三季度,星科金朋上海工厂整体搬迁到江阴正式完成,fcCSP 量产产能爬坡迅速,实现盈亏平衡。
 
而韩国和新加坡工厂的运营成本较高,所以两地都以高端封装为主。韩国工厂以系统级封装(SiP)、芯片堆叠(PoP)、倒装(FC)为主;星科金朋新加坡工厂以晶圆级封装、eWLB 为主;我们看到,从 2017 年开始,韩国工厂已经开始盈利,只有新加坡工厂陷入持续亏损中,
 
所以“后王新潮时代”的长电科技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星科金朋的盈利能力。
 
李春兴拥有较强的国际化项目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在初创、扭转和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实现收入、利润和业务增长目标方面取得了多项可验证的成功经历。
 
星科金朋新加坡工厂的减亏扭亏、韩国和江阴工厂的盈利增长、海外客户的维护和海外市场的运营将极大考验“后王新潮时代”的长电科技管理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