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D 闪存在 2017 年价格冲顶之后,近几个季度以来销售价格持续下跌。

 

进入 2019 年第二季度,NAND 闪存的价格继续呈下跌态势,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第一季度末发布的数据,受到服务器需求疲弱、智能手机换机周期延长、苹果新机销售不如预期等终端需求不佳冲击,2019 年第一季度各类 NAND 闪存的合约价季度跌幅近 20%,成为 2018 年年初以来跌幅最剧烈的一次。

 

NAND 闪存持续供过于求,价格不断走低,消费者们很高兴,厂商们就不爽了。

 

 

最近几年,三星、美光、SK 海力士、东芝等存储大厂都在兴建各自的新工厂,或者扩充现有工厂的产能,不断加大 NAND 闪存的输出量,但是英特尔和他们的选择截然不同,英特尔在近日的投资者大会上表示,在短期内不会再建设新的闪存工厂,反而会不断减产。

 

英特尔作为全球最大的处理器芯片公司,在 NAND 闪存市场份额是六大原厂中最低的,根据其上月底发布的 Q1 季度财报显示,由于 NAND 闪存跌价,英特尔非易失性存储芯片业务亏损了 3 亿美元。

 

在 NAND 闪存方面,英特尔之前没有自己的 NAND 工厂,2005 年与美光共同成立了 IMFT(英特尔 -MicronFlashTechnologie)公司,IMFT 负责 NADN 闪存研发及生产,闪存芯片由英特尔、美光独自销售。

 

2015 年英特尔宣布将中国大连的 Fab68 封测工厂改为 NAND 闪存工厂,投资 55 亿美元升级,已于 2018 年 9 月底量产,初期主要生产 64 层堆栈的 3D NAND 闪存,现在已经开始量产 96 层堆栈的 3D NAND 闪存。

 

随着自建的大连 NAND 工厂量产,以及在 NAND 技术上,英特尔与美光在 64 层堆栈之后就发生了分歧,双方在浮栅极及 CTP 技术上理念不同,最终导致两家公司分道扬镳。

 

去年双方宣布达成协议,美光将支付 13-15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在 IMFT 公司的股份及资产,日前美光披露这笔交易将在今年 10 月底完成,预计 GAAP 获益 1 亿美元。不过分手之后双方也不是彻底断了来往,英特尔依然可以从 IMFT 获得存储芯片供应,特别是至关重要的 3DXPoint 芯片,目前英特尔还没有专门的 3D XPoint 工厂。

 

原本英特尔傲腾存储使用的芯片是由和美光合资公司生产,在两家公司分开以后,英特尔傲腾存储选定位于中国大连的 Fab68 工厂生产。Fab68 工厂目前专门用于生产英特尔 3D NAND 闪存,自从 2010 年开工以来不断增产,但是接下来,Fab68 将负责为英特尔生产傲腾存储,不过具体投产时间没有披露。


今年初,英特尔宣布正在研发第三代傲腾存储,量产时间、地点未定,不过交给 Fab68 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当然,Fab68 仍会继续生产 3D 闪存,而且堆叠层数会越来越多,以降低成本,目前堆栈层数是 64 层、96 层,预计很快就会突破 100 层。

 

与非按:

面对存储行业供过于求,价格下跌的现状,一类厂商如美光、三星、SK 海力士 ...,按照自己节奏,稳中向前;另一类如英特尔 ...,面对趋势,调整节奏,应对市场。

 

笔者认为,短期内 NAND 闪存需求的不如人意,并不影响市场的长期向好态势。随着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海量数据的产生、存储与价值挖掘成为必然,将对 NAND 容量提出更高要求。

 

市场瞬息万变,激进与保守也只是应对市场变化的不同态度,但态度或许决定着结果的走向。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