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对华为发出供应限制禁令后,美国芯片公司股价周一承压,美股三大指数也均下跌。
 
根据华尔街投行 Evercore 的估算,华为每年向美国供应商采购超过 200 亿美元芯片,这些供应商包括高通、博通、英特尔、赛灵思、美光等。
 
周一,高通、赛灵思、美光等公司股价盘中都大跌超过 5%,VanEck Vectors 芯片 ETF 指数下跌 3%,较历史最高点下跌 15%。根据 CNBC 统计数据,美股芯片指数录得 2019 年以来首次单月下跌,62%的科技股进入调整期。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 5 月 20 日发布:给华为及其合作伙伴 90 天的“临时许可”。该发布称,临时性的这种安排,是为了“给相关部门和公司提供进行调整的时间”。
 
在这些芯片公司中,一些公司对华为的敞口要远大于另一些。研究机构 Moor Insights & Strategy 创始人 Patrick Moorhead 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影响最大的包括美光和博通,美光是华为的主要供应商,博通也是华为最大的供应商之一。高通、英伟达、英特尔和 AMD 等在中国的敞口可能不足全球销售的 5%。”
 
Moorhead 对记者表示,一方面华为向美国供应商采购大量的芯片,但另一方面华为也在加速发展自主研发的芯片海思。这意味着华为有能力逐渐摆脱对美国芯片的依赖。
 
根据彭博数据,对华为敞口最大的美国企业包括新飞通光电公司(NeoPhotonics),该公司近 50%的收入来自华为;光学器件供应商 Lumentum,近 20%收入来自华为;数据互联解决方案提供商 Inphi,14%收入来自华为,无线设备供应商 Qorvo 和芯片供应商美光也都有 13%的收入来自华为。
 
此外,英特尔是华为主要的服务器供应商;高通是华为手机芯片的主要供应商;赛灵思是华为网络可编程芯片的主要供应商。英特尔、高通来自华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不到 1%和 2.6%,两家公司周一股价分别大跌 3%和 5%。Lumentum 和博通股价也分别下跌 6%左右。
 
5G 网络的基础设施供应商股价也大跌。数字信号模拟器件公司 Analog Devices 营收的 12.5%都来自于 5G,其他 5G 网络供应商包括 Skyworks Solutions,Qorvo 等。服务高性能计算数据中心的 GPU 主要供应商 AMD 和英伟达的股价同样承压。
 
英伟达周一盘中股价大跌近 3%。英伟达今年早些时候 70 亿美元收购的以色列芯片公司 Mellanox 的项目尚待中国监管者的批准。不过英伟达创始人 CEO 黄仁勋在上周财报发布后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对中国批准这项收购有信心。
 
美国的禁令也波及到欧洲芯片公司。德国芯片公司英飞凌在被曝将中断向华为供货后,股价大跌 6%。不过英飞凌发言人随后表示,公司向华为提供的大部分产品不受美国禁令影响,并称公司将会通过全球供应链来规避这些限制。另一家奥地利芯片公司 AMS 也表示并未终止向华为供货。
 
研究机构 Gartner 分析师盛陵海对记者分析称:“英飞凌此前收购了美国的芯片公司国际整流器公司 IR,这部分的产品将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但是英飞凌在欧洲的产品不会对停止供应。”
 
除了芯片大战之外,中美的贸易关税问题也影响了苹果公司的股价。苹果股价周一盘中大跌超过 3%,原因是汇丰下调苹果的股价目标预期,并认为苹果在中国市场将面临来自华为、小米等品牌的严峻挑战。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 Mitch Steves 表示:“苹果可能会考虑把生产线逐渐从中国移出。”
 
今年 5 月 1 日至今,苹果股价已经下跌超过 10%。同样受到关税不确定性因素影响的还有特斯拉。特斯拉周一股价盘中大跌超过 3%。而谷歌在对华为做出安卓系统的限制令后,周一股价也大跌超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