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或RISC-V:恐难担当华为的未来

2019-05-24 09:19:49 来源:EEFOCUS
标签:

当ARM和X86的IP授权因为一纸禁令从华为手中被夺走;

 

当华为也无法从联发科和三星购买同样基于ARM授权的SoC;

 

中美两国的硬件爱好者,开始集体思考这样一个问题:MIPSRISC-V,这两个边缘的IP架构是否将结束替补的命运?他们能否在华为的冬天里找到自己的春天?

 

美国ExtremeTech网站的著名撰稿人Joel Hruska是其中一个。他发文评论道:第一,这样的问题是典型技术流的“呆”问题,因为他本人坚信,特朗普政府和中国的谈判对手一定会达成某种协议,就像之前中兴被“放了一马”……现在的华为,虽然貌似濒临绝境,但政客们最终会宣布他们成功解决了问题,找到了折中的办法;第二,尽管如此,身为硬件爱好者的一员,他出于纯粹的兴趣也想加入这“没有意义”的讨论,看看MIPS和RISC谁更有戏。

 

先看MIPS

MIPS阵营最近的大新闻,是从2018年12月开始,这个架构被其新的拥有者Wave Computing公司宣布开源。该公司在“开放MIPS(MIPS Open)”计划中表示,他们会开放对32位和64位设计最新版本的网络访问,而用户无需像使用ARM或者X86那样,给该公司任何许可或特许使用费。该公司一再强调,自己的开源是一览无遗的全盘开放(一下引自MIPS OPEN官网):

• An open use version of the baseline 32 and 64-bit MIPS Instruction Set Architecture (ISA), Release 6
• MIPS SIMD Extensions v1.0
• MIPS DSP Extensions
• MIPS Multi-Threading (MT)
• MIPS MCU
• microMIPS Architecture

• MIPS Virtualization (VZ)

 


30多年不温不火的MIPS如今加入开源:一面顽抗ARM,一面阻遏RISC-V的扩张

 

但是,开源之后的MIPS,依然很难成为华为绕道ARM的希望。如果华为打算在高性能手机上用MIPS架构的自研芯片去驱动Android,这个垦荒的工作至少需要4到5年的时间——Joel在文中指出,目前华为转投MIPS架构的最大障碍是,“基于MIPS架构发布的唯一开源内核,现在是针对32位微控制器的,而不是高性能的64位SoC”,因此,华为想要自行研发出64位高性能的MIPS芯片,以确保自己的手机不输其他有着ARM和Android最新版本护体的竞争对手,海思团队真的必须“如有神助”。现在,虽然全民力挺华为,但是没有一家厂商能够长期指望用户“爱国购机、无理由护盘”,而这种只买国货的爱国情怀,也可无缝转移到小米和OPPO身上。

 

在竞争残酷的智能手机沙场之上,没有一家制造商愿意承担“换船”的时间成本和技术风险,而这正是ARM坐收千万美金起步的授权费的根源:玩了这个游戏的人,必须给得起专利费,因为时间成本最为昂贵。因此,结论是:有理论上的可能性,但操作性极低。

 

再看RISC-V

逼着封闭30多年MIPS如今开源的,正是这个起源于加州伯克利大学、斜刺里冲出来的 RISC-V。这一指令集架构天生开源基因,一出世就被视作颠覆性的规则撼动者,受到无数开源拥趸的热捧。目前,也确实有不少国际初创公司用它设计小型的嵌入式芯片。但是,如果将其作为华为替代ARM或者X86的“备胎”,这个新生事物完全还无法胜任。

 

RISC-V基金会中国顾问委员会主席方之熙博士曾在《电子工程专辑》的采访提到,他认为最适合的RISC-V应用领域是物联网,理由是“物联网属于高度碎片化的市场,但它对软硬件生态系统的要求不像手机、PC和服务器芯片那么高”。

 

与此呼应,一位知乎上的民间高手,更深入解释了为何RISC-V还有漫长的成熟期(转自知乎《给开源架构泼泼冷水》):

 

“从指令集定义到CPU微架构的设计,到整个芯片的设计和相应软件,工具链的开发和维护,以及在上面运行的操作系统,丰富的函数库以及应用程序,还需要得到大量用户认可,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设计指令集不难,让一个指令集得到市场认可很难,而一旦得到认可,人们要迁移的成本也很高,这就是英特尔凭借X86架构能多年在PC和服务器市场称霸的原因,同样,也是ARM在移动设备无人抵挡的原因”。

 

基于RISC-V的芯片原型

 

最后,当我们回到Joel Hruska的那篇评论,他以这样的方式作结:“它可以依赖它已经获得授权的ARM SoC,它可以使用自己改造的Android分支,它可以期望中美两国政府解决根本问题,以恢复对美国公司及其产品和服务的完全接触……但是至少在短时间内,它很难自己创造一个微处理器。”
 

作者:与非网殷小庐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半导体产业未来的复苏还要看中国!

与非网9月20日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网站发表文章称,据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组织(SEMI)报告得出的结论,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将成为2020年芯片和半导体生产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工信部部长苗圩:非独立组网才是5G的最终形态,表扬华为手机支持 SA

与非网9月20日讯,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总结了我国现阶段5G建设的情况,并着重强调了SA网络的建设。

笔记本选机有门道,为您精选CPU与GPU的黄金组合

打开电商网站的数码频道页面,“迎面扑来”的上百种型号产品,会不会诱发你的选择困难症?的确,在笔记本电脑的选购过程中,产品外观、品牌效应、性能、价格以及细节之处等很多特点,都可能是消费者考量的因素。

华为 Mate30 强势叫嚣 iPhone11,究竟谁才是真香机?

9月是一个竞争十分激烈的月份,在11日苹果2019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发布了最新款iPhone11系列,紧接着,19日华为在德国慕尼黑发布了Mate30系列,作为目前竞争力最强的两大手机品牌,这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一纸华为禁令使它元气大伤?这家公司一季便损失5300万美元

与非网9月20日讯,美国公司美满Marvell在5G设备上布局多时,却被华为禁令打的翻不了身。

更多资讯
嵌入式系统基本核心不能忘,ARM 是如何构架的?
嵌入式系统基本核心不能忘,ARM 是如何构架的?

目前在嵌入式开发的过程中,开发者往往把大量精力投入到嵌入式微处理器MPU(Micro Processing Unit)与众多外设的连接方式以及应用代码的开发之中,而忽视了对嵌入式系统最基本、最核心部分的研究。

南京集中签约 59 个集成电路项目,总投资额达 2425.5 亿

与非网9月20日讯,9月18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在南京金陵饭店昆仑厅,举办2019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本次签约仪式上,共有59个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分为七个批次集中签约,总投资额高达2425.5亿。其中有超多项目,都和集成电路有关。

紫光旗下立联信项目正式落户天津

与非网9月20日讯,近日,紫光旗下立联信中国工厂项目暨紫光天津芯云产业基地正式落户天津。

8 英寸晶圆重新归来?年底将开建 15 座新厂

与非网9月20日讯,据SEMI最新报告,2019年底,将有15个新Fab厂开工建设,总投资金额达380亿美元。 全球将由 15 个 Fab 厂开建

DRAM 要求不断提高,长鑫存储谈 10nm 愿景

与非网9月20日讯,9月19日在深圳举办的中国闪存技术峰会上,长鑫存储副总裁、未来技术评估实验室负责人平尔萱博士进行了《DRAM技术趋势与行业应用》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