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美国政府不惜动用国家力量打压华为,已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迫于美国压力下,各种封锁、断货的消息纷至沓来

 

美国政府不惜动用国家力量打压华为,已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迫于美国压力下,各种封锁、断货的消息纷至沓来——

 

高通:很遗憾,我的芯片你暂时不能用了。

华为:没关系,我有麒麟芯片。

ARM:我开发的新架构和指令集你不能用了。

华为:没关系,我已经买断了当前新版本 ARMv8 架构(指令集)的永久授权,“断供”对当前芯片开发没有影响,将来也有能力另辟蹊径搞架构设计和开发芯片。

谷歌、微软:我的操作系统和软件更新服务你不能用了。

华为:没关系,我们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给他起了好听的名字“鸿蒙”,操作系统(OS)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面市。该操作系统兼容性好:全部安卓和 WEB 应用,而且对安卓应用还有额外加成:性能强大,如果安卓 APP 经过重新编译,在鸿蒙系统上最高可以提升超过 60%的性能。扩展性好:支持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

 

几大 IT 巨头祭出大招之后,一些举足轻重的国际行业标准组织也主动或被迫加入战团。

 

先上阵的是 SD 联盟。这个联盟宣布,根据美国政府要求,终止了华为会员资格,禁止华为在任何产品中使用 microSD 卡。

 

第二个是 Wi-Fi 联盟。无线网络认证组织 Wi-Fi 联盟表示,基于特朗普政府最近对华为的技术禁令要求,“暂时限制”华为在该组织的参与活动。

 

第三个冲上来的是国际固态技术协会(JEDEC)。这个协会表示,已经遵从美国的禁令,停止华为及其子公司参与 JEDEC 的所有活动,直到美国政府停止对华为的禁令。JEDEC 的主要功能包括固态存储器、DRAM、闪存卡及模块、以及射频识别标签等技术的确定与标准化。

 

第四个上阵的是 USB 推广组织 USB-IF。目前 USB-IF 官方会员名单已经没有华为。据了解,高端的品上使用的 USB 功能一般都要申请 USB 认证,只有会员才有资格申请组件认证。

 

第五个上阵的是 PCI-SIG。1991,Intel 公司率先提出了 PCI 的概念,并联合 IBM、Compaq、AST、HP、DEC 等 100 多家公司成立了 PCI-SIG 该组织致力于通过定义 PCI 规范以提供所需的 I/O(输入输出)功能;使 PCI 技术适应未来的应用。目前,华为已从 PCI-SIG 官网会员列表中消失。

 

虽说这五大标准组织提供的不是处理芯片、操作系统那样令人关注的产品或服务,却也是电脑、手机中须臾不可少的东西。比如,WiFi 是省流量利器;电脑、手机间要传输数据离不开 USB 接口;电子产品内部数据交换也少不了 I/O 功能;至于存储卡和内存更是司空见惯了……

 

华为离了这些行业组织还能活吗?

赛迪智库信息化与软件产业所助理研究员钟新龙认为,影响肯定有,但短时间内不会显现。华为还能继续使用这些协会的技术和产品,但在这些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的协会或组织里将没有话语权,不利于未来参与国际新标准制定。

 

但也不完全是坏消息,这将倒逼华为布局一些以前没有进入过的领域,比如存储卡。去年 10 月份,华为已经推出了自己的 NM 存储卡,说明华为也在构建自己的产品体系和技术标准。

 

NM 卡有多给力?

目前从华为应用了 NM 卡的手机市场情况来看,效果很好。该卡相比 microSD 卡,体积缩小了 45%,读写速度更是提高到了 90M 每秒,比 SD 卡提升了好几倍。

 

其它标准对华为目前的影响也没有太大。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确认,SD 卡、蓝牙、WiFi、NFC 等技术与标准,华为都能够继续使用,都没有问题!

 

相反,那些将华为从“工作群”中移出的国际标准组织,干的事却有可能损人不利己。

 

钟新龙表示,一方面像华为这种体量巨大的企业退出这些国际标准制定的行业组织协会,组织协会将丧失一定的产品兼容性和权威性;另一方面,华为给这些组织贡献了很多知识产权和技术。一旦华为脱离,这些协会组织也将损失一个重要贡献者。当然,这笔账还得记在美国政府头上。没了华为,没了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参与,那些通信业国际标准组织还好意思叫“国际”吗?

 

事实上,华为并非没有打造标准体系的能力。钟新龙表示,如果有一天外面的产品不让华为用,华为可以推出自己的行业标准。如果这套标准在全球范围受到欢迎,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国际标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