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走进中日韩芯片逆袭之路

2019-06-13 13:14:19 来源: TechSugar
标签:

 

导  读

如果万科、碧桂园去造芯片,或许中国芯片的春天马上就来了!

 


2019年5月1日,日本明仁天王退位,皇太子德仁继任,日本迎来了第二位平民出身的皇后雅子。与天皇明仁、太子德仁相比,日本皇室最受关注的却是“平民太子妃”雅子,因为雅子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这让日本人非常担心。

 

太子妃雅子出生于外交官家庭,先后毕业于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如果没有1986年的那次宴会,雅子将会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外交官。在那日的宴会上,雅子和德仁相识,德仁对雅子一见钟情,在德仁的追求下,雅子最终辞去工作,嫁入皇室。不过,婚后的雅子却异常焦虑,因为雅子发现几乎没有人在乎她的才华,全国人民都在期待她能够给皇室生一个男孩(因为要继承他们家的皇位)。而雅子至今只有一个女孩,雅子在这种压力之下患上了抑郁症,严重的时候甚至无法出门。在认识德仁之前,雅子经历了她职业生涯中最后的高光时刻:担任美日半导体交涉的首席翻译,亲眼见证了如今被不少人认为是“毁掉”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美日半导体协议》是如何诞生的。

 

这个协议可以说是拉开了美国围剿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序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则是东芝

 

同样是获得了美国的援助,韩国的三星电子与日本的东芝却走上了截然相反的芯片之路。

 

1969年5月,三星成立电子公司。说是电子公司,其实也主要是生产电冰箱,给日本的三洋代工12英寸黑白电视机。但三星创始人李秉哲很早就敏锐地做出判断:由于受到世界各国经济长期不景气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增强的影响,依靠大量出口增强国力的发展模式已经达到了一定界限。电子产品是最适合韩国经济发展阶段的产业。

 

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三星,要在韩国搞芯片。

 

与日本东芝、韩国三星这两位既是对手又是“老师”的邻居相比,起步就晚了三十年的华为海思造芯之路,却要坎坷的多。中美贸易战的加剧,又给坚持全球化的海思芯片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样也带来了挑战和机遇。

 

在美国公布制裁华为消息后的5月17日凌晨,何庭波在发给海思员工的内部信里写到,“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多年心血和努力,挽狂澜于既倒,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这封内部信发出后,迅速引发了无数中国网友的热议。

 

在7年前的2012年华为“2012诺亚方舟实验室”专家座谈会上,任正非回答时任终端OS开发部部长李金喜提问时说到,“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芯片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由此看来,华为掌舵人任正非早已未雨绸缪,并没有过分依赖贸易全球化带来的技术红利止步不前。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技工贸”路线,才能保证不受制或者少受制于人。

 

美国认为,贸易代表首先考虑的不是比较利益,而是美国的安全利益,国家安全高于一切,大国博弈呼唤这样的贸易代表。所以,在美国贸易霸权的影响下,东芝、三星、华为这三家企业的兴衰,不仅仅是企业自身的努力结果,更是大国博弈下的产物。

 

01

日本的溃败

半导体产业包括三部分,分别是材料、设备和产品,每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尤其是上游材料和设备。现如今,日本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和半导体设备上所占的份额分别为52%和37%。所以,当前大家认为的日本半导体衰落,只是产品方面的衰落,也是如东芝这类日本大型公司败退的领域。

 

不过,如今的日本半导体产业确实失去了昔日的辉煌,但日本皇后雅子见证的《美日半导体协议》并不是日本产业衰落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则是错过信息化浪潮和转型的最佳时机。因为该协议是1986年签订的,直到1995年日本半导体企业在全球销售额前十中仍然占据5席,其中NEC和东芝分别占据冠亚军。以1990年为例,东芝半导体销售额高达48亿美元,比英特尔整整多出11亿美元。以至于在1996年美日协商续签协议时,美国政府变本加厉,提出要以资本国籍划分半导体市场份额。对比美国对当今中国企业的限制来看,当时这份针对日本的条件苛刻、当年生效的合约,是没理由埋伏十年才发挥作用的。

 

东芝的辉煌

1875年,东芝前身之一“芝浦电气”成立,创始人田中久史是个精力充沛的发明狂人,在他的带领下,公司发展非常迅速。随后,“东京电气”成立,做出了日本第一颗白炽灯泡。1939年,两家公司合并,成为“东京芝浦电气株式会社”,简称“东芝”。当时的东芝,堪称日本制造业的“半壁江山”,从发电,到产品生产线和内部零部件,再到各种消费电子,东芝所尊崇的是一条完完全全的垂直产业发展路线。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美国半导体企业被日本企业压得喘不过气,英特尔更是濒临破产。1981年,AMD净利润下降超过六成,第二年,英特尔被逼裁掉2000名员工。在日本继续扩大战果的同时,美国继续跌落到更深的深渊,1985年英特尔被迫宣布退出DRAM存储业务,这场战争让它亏掉了1.73亿美元,是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在英特尔最危急的时刻,如果不是IBM施以援手,购买了它12%的债券保证现金流,这家芯片巨头很可能会倒闭或者被收购,美国信息产业史可能因此改写。

 

得益于深厚的制造业功底和垂直一体化战略,即使是美国最先开始研发芯片,日本也能做出质量更好、价格更低的产品,其中东芝更是佼佼者。在一次美国半导体研讨会上,惠普公司的数据业务总经理安德森说:“我合作了三家美国和日本的半导体公司,日本制造商最差的产品,都比美国制造商最顶尖的产品要好。”在DRAM上,英特尔是先驱,却被东芝后来居上。

 

《美日半导体协定》签订后,所有日本半导体企业都在琢磨,如何用更低的价格,做出更高质量的产品,以便和强行插入国内市场的美国半导体企业竞争。从1986年起,DRAM价格越走越低,日美企业都在抱怨利润的降低。许多美国电脑制造商甚至开始抱怨《美日半导体协定》,让他们不得不使用劣质的美国半导体产品。

 

在日本的围剿下,尽管有协定,英特尔仍然不得不放弃DRAM,从 CPU和逻辑电路寻找出路,而东芝由于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选择死磕DRAM之类的储存器,走一条高技术、高质量的匠心路线。

 

美帝铁拳砸下东芝

创造一切、掌握全局是东芝的特色,这也是当时大多数日本企业的套路。在经济壁垒森严的1960-1990年代,这一套能避免原料和零部件的频繁进出口的关税策略,非常吃香。在专心攻克制造技术,走“技工贸”路线的同时,东芝意外被卷进了美苏核竞赛的漩涡。

 

1980年代,美苏核竞赛的战场从空中转移到深海,核潜艇成为双方青睐的核导弹发射平台。苏联的核潜艇虽然数量远超美国,却因为噪声问题,频频被美国反潜系统发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苏联派出克格勃间谍,乔装打扮,找到民用数控机床技术最好的东芝,购买了9轴数控机床装置及软件。然而当时巴黎统筹委员会只允许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2轴数控机床。

 

日本通产省本来以为这是一笔民间买卖,没有在意。谁知买回机床后,苏联核潜艇的噪音大大减轻。随后,这笔交易被中间商告发,日本政府逮捕了两名东芝机械的职员,东芝会长、社长先后引咎辞职,东芝也被禁止在2-5年内向美国出口任何产品。美帝国主义的铁拳,东芝早有感受。

 

事件曝光之后,美国国会议员引用列宁语录“资本家由于太贪婪,连我们准备用来绞死他们的绞索都会卖给我们”来表达对东芝的不满。几乎就在东芝遭遇“禁售令”的同时,美国开始了信息革命,以东芝为代表的日本半导体产品的衰落由此开始。

 

东芝的衰落

个人电脑市场井喷打造的信息高速公路被美国的英特尔、戴尔等企业抓住。1992年,戴尔冲进世界500强。1994年,杨致远创办雅虎,信息高速公路向全球延伸,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巨大的变革。在个人电脑应用上,厂商不需要日式半导体的25年高质量,只需要低价、快速迭代的各式芯片,东芝陷入了“创新窘境”。英特尔却重新成为半导体行业的冠军,在产业史上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美元。

 

在英特尔的启发下,韩国半导体也异军突起,三星、LG、韩国现代纷纷跟着转换赛道进军微处理器。在存储芯片赛道,东芝和其它日本半导体企业一起,越跑越窄,越跑越慢。

 


屋漏偏逢连夜雨。进入21世纪,东芝引以为傲的消费电子和白电也出了问题。随着中国进入WTO,经济壁垒骤然打破, 中国沿海地区,海尔、格力、美的、海信等品牌雨后春笋般冒出,白电的市场几乎一夜之间便进入惨烈的价格攻坚战。东芝割不下肉,渐渐地在全球也失去了竞争力,只能退回日本。消费电子和白色家电不仅仅是东芝的一个分支产业,更重要的是,它们是东芝芯片自产自销的重要渠道。失掉了这条路,东芝的半导体才真正陷入窘境。

 

东芝坚持了一百多年的垂直一体化优势在全球化荡涤下越来越弱,反而令其机构臃肿,难以快速转变。在错过了CPU的转型机会后,东芝也没赶上智能手机芯片时代。东芝的半导体产品一输再输。

 

为了扭转颓势,东芝决心走上游产业链,2006年东芝花费目标价格的3倍巨资收购了美国核电巨头西屋电气。然而它绝没料到,一掷千金的后果,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定时炸弹。2011年3月,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定时炸弹爆了。核泄漏发生后,日本核技术受到了质疑,东芝以西屋电气为主力进军中美核能源市场的计划失败,西屋电气非但没能拯救东芝,却成了东芝的累赘。面对巨大的亏损,东芝选择财务造假,纸包不住火,2015年东芝财务丑闻爆发。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2018年,东芝到了出售其芯片部门的地步,买家是以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为首的财团,价格为180亿美元。在转让东芝芯片公司股权的同时,东芝还向贝恩资本专为此次收购成立的Pangea公司再次注资3505亿日元(约合205亿人民币),获得了Pangea公司约40.2%的决议权。

 

某种方面看来,美国针对日本芯片的围剿并不是导致东芝乃至整个日本半导体产业衰退的根本原因。东芝输在了灵活度高的模块化作业上,错过信息化浪潮和转型的它,只能被时代浪潮抛弃。如同日本皇后雅子,东芝患上的是“适应障碍”,面对这个剧变的时代,它无法随之改变。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半导体产业未来的复苏还要看中国!

与非网9月20日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网站发表文章称,据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组织(SEMI)报告得出的结论,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将成为2020年芯片和半导体生产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联发科 5G 芯片终于有动静了,明年 1 月量产

与非网9月20日讯,据报道,联发科首席财务官顾大为今日上午表示,联发科5G手机芯片已送样,进度顺利,并预计将从明年1月起量产,在第1季度客户终端产品就会上市。

“鲲鹏+昇腾”双引擎部署,华为开放驶入计算产业大蓝海

与非网9月20日讯,在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基于“鲲鹏+昇腾”双引擎正式全面启航计算战略,宣布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GaussDB OLTP单机版数据库,开放鲲鹏主板,拥抱多样性计算时代。华为通过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共同开拓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

更多资讯
嵌入式系统基本核心不能忘,ARM 是如何构架的?
嵌入式系统基本核心不能忘,ARM 是如何构架的?

目前在嵌入式开发的过程中,开发者往往把大量精力投入到嵌入式微处理器MPU(Micro Processing Unit)与众多外设的连接方式以及应用代码的开发之中,而忽视了对嵌入式系统最基本、最核心部分的研究。

南京集中签约 59 个集成电路项目,总投资额达 2425.5 亿

与非网9月20日讯,9月18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在南京金陵饭店昆仑厅,举办2019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本次签约仪式上,共有59个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分为七个批次集中签约,总投资额高达2425.5亿。其中有超多项目,都和集成电路有关。

一纸华为禁令使它元气大伤?这家公司一季便损失5300万美元

与非网9月20日讯,美国公司美满Marvell在5G设备上布局多时,却被华为禁令打的翻不了身。

紫光旗下立联信项目正式落户天津

与非网9月20日讯,近日,紫光旗下立联信中国工厂项目暨紫光天津芯云产业基地正式落户天津。

8 英寸晶圆重新归来?年底将开建 15 座新厂

与非网9月20日讯,据SEMI最新报告,2019年底,将有15个新Fab厂开工建设,总投资金额达380亿美元。 全球将由 15 个 Fab 厂开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