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交所官网的消息显示,6 月 11 日,科创板第二批三家企业成功过会,首批过会的微芯生物、安集科技、天准科技 3 家公司提交注册申请,同时更新了招股书注册稿。拟在科创板挂牌的企业从最初的申报稿到上会稿再到注册稿,见证着发行人一步步闯关成功,这也意味着,科创板发行注册程序正式启动。
 
科创板新股上市审核流程包括受理、审核、上市委会议、报送证监会、证监会注册、发行上市等六个阶段。相对而言,上交所上市委会议如同证监会发审委会议,其作出同意或不同意的审议意见,将决定一家企业能否上市。因此,在六个阶段中,上市委会议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三家企业在通过上市委的审议,并披露注册稿之后,也离证监会正式注册越来越近。在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声称“科创板开板各项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的背景下,前后两批六家企业过会,说明科创板离开板的日子真的已经不远了。
 
此前,A 股 IPO 过会率往往处于高企的态势。如 2014 年至 2016 年,在较为宽松的审核环境下,新股 IPO 过会率均高达 90%以上。2017 年四季度发审委换届,且启动“终身追责”的责任追究机制,当年 IPO 过会率下降至 78%,2018 年则进一步下滑至 55.78%,也创出 10 年来的新低。但今年以来,IPO 过会率呈现出逐渐回升的态势,前段时间也出现过连续七周 IPO 过会率 100%的状况。科创板前两批企业过会率均出现 100%的现象,显然与企业本身的质地、信披质量等方面密切相关。
 
事实上,无论是 A 股主板还是科创板,IPO 出现 100%过会率的现象,都是非常引发关注的。至少,市场会质疑,100%过会率能否保证企业质量没有问题,能否杜绝问题企业蒙混过关。
 
但是,与主板的核准制不一样,科创板试点注册制,IPO 过会率并不能成为唯一衡量指标。相反,只要拟上市企业符合科创板的定位,符合《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上市条件,履行了充分的信息披露义务,科创板审核机构的审核问询不存在重大遗漏的情形、发行人及中介机构的回复非常充分、且审核机构初步意见的形成过程和判断依据合理,那么,拟上市企业通过上市委会议审议往往不会存在大的障碍。实际上,这也是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根本体现。
 
不过,从目前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质量看,还存在诸多方面的问题。比如,对于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问题,某些企业往往有夸大的成分;对于发行人在行业中的地位,未能全面、客观地披露竞争优势和竞争劣势;风险因素方面的披露缺乏针对性,对发行人自身的特有风险披露得很少,对共有风险披露得多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的信披还往往表现为“挤牙膏式”的披露。在审核阶段,发行人会面临着审核人员的问询,对于某些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要信息,常常会出现审核人员询问,发行人才回答的现象,不问不答,甚至问了不答的情形也不时出现。目前对于发行人的问询,往往“三问”即过关,但虹软科技却先后遭遇四次问询。审核人员从 57 问到 17 问,再到 6 问,最终减至 3 问,一方面见证其“打破砂锅问到底”式的锲而不舍精神,另一方面也说明,此前虹软科技并没有履行必要的信披义务。
 
实际上,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的信披,主要表现出被动式披露的一面。但对于 IPO 注册制而言,市场更需要发行人主动进行披露,绝非“不问不答”或“问了才答”。笔者以为,发行人主动披露信息,才能更加保证科创板的信披质量。抓好信披质量的重头戏,才是注册制的要义所在。基于此,上交所在督促科创板拟上市企业信披方面,还需要下更大功夫,真正实现信披从被动披露到主动披露的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