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EE Times》推出了“半导体行业领军企业 CEO 及高管人物”系列文章,将着重介绍行业领袖们的前行动力及其加入电子行业的初衷所在。本文是该系列文章的开篇之作。
 
2016 年,Hassane El-Khoury 被任命为赛普拉斯半导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便从此肩负起了带领公司继往开来、再创辉煌的重任与使命。
 
当时的 Hassane 年仅 36 岁,从半导体行业先驱和硅谷传奇人物 TJ Rodgers 手中接棒赛普拉斯。TJ 在创立并运营公司的时候,Hassane 那时才刚刚两岁。
 
但 Hassane 凭借坚韧弥补了自己在某些领域的经验不足。近日,他在接受《EE Times》采访时说:“我当时很有信心。我从不躲避挑战和风险。我会直面并成功地解决它们。”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成为公司 CEO 时,Hassane 并未觉得是在从一位传奇人物手中接管公司,而是从他的老板和人生导师那里接过指挥棒。那是一位他非常了解和尊敬的人,也是让他在赛普拉斯快速脱颖而出的伯乐。
 
Hassane 说:“我不是在硅谷长大的,也不是半导体行业出身,我也不同于这里很多人,我没有与 TJ 一起创业打拼的历史。但我了解他的人格魅力,因为他是我的老板,我了解而且很尊重他。我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大量宝贵的经验。”
 
被任命为 CEO 的时候,Hassane 已经在赛普拉斯工作了将近 10 年,其中包括在公司最大的业务部门可编程系统事业部担任执行副总裁接近四年。他是“赛普拉斯 3.0”蓝图的主要规划者,与公司其他高级管理层共同为赛普拉斯的未来勾勒了宏伟的发展蓝图。
 
 
Hassane 说:“我具有明察秋毫的能力,一旦看到问题的预兆,我就能够轻松地付诸行动,进而重塑企业架构。”
 
2016 年 4 月,当赛普拉斯宣布 TJ Rodgers 退休时,董事会便成立了由 Hassane 和其他三位高管组成的 CEO 办公室,负责管理公司的日常运营。在 Hassane 的主导下,他们共同提出“赛普拉斯 3.0”战略,以便新任 CEO 能够顺利开展工作。该战略明确了赛普拉斯将专注于汽车、工业或物联网市场,并建议公司放弃那些无法跻身排名前三位供应商,以及缺乏清晰路径会成为市场领导者的应用市场。
 
当时,Hassane 并不知道自己将会成为 CEO 的继任者。公司董事会花了四个月时间寻找新任 CEO,考察了内部和外部的候选人。直到 2016 年 8 月,才将公司完全交给 Hassane 管理。
 
Hassane 说:“我当时并没有聚焦在我个人如何赢得 CEO 的位置,而是把全部精力和重心集中于确保公司在那个关键节点不会迷失方向。”
 
他知道,如果公司无法平稳交接给新任 CEO,那将是非常不利的。他说:“我深知倘若未能在 TJ 退休与新 CEO 上任前做正确的工作,我们都将失败了。”
 
同许多电子工程师一样,Hassane 在电子行业的职业生涯也是始于兴趣。他成长在饱受战乱的黎巴嫩, 尽管对事物的运作方式很是着迷,但对工程和电子却毫无概念。直到 10 岁的时候,他得到了一辆遥控车,由此开启了他的“顿悟之旅”。
 
他说:“这太神奇了,我转动旋钮,那辆遥控车就可以在房间里到处跑,这就像魔法一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拆开了它,就想一探内部究竟。好奇点燃了激情,激情驱动去我去学习,而学习也帮助我开始了职业生涯。”
 
拆了遥控车后,Hassane 没想过要把它重新装回去。当时的黎巴嫩,停电习以为常,Hassane 干脆用这些零部件组装成一个遥控手电筒,这样爸爸晚上下班回家上楼时可以在黑暗中用来照亮楼梯。
 
17 岁的时候,Hassane 只身来到美国,随行的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张单程机票。由于从小就读于法语学校,他就通过观看 MTV 和 VH1 电视节目来学习英语。他进入密歇根州南菲尔德的劳伦斯理工大学(Lawrence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毕业后顺利获得了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在校期间,他便在汽车系统供应商大陆汽车系统公司(Continental Automotive Systems)实习,还没毕业就转正成为全职员工。在劳伦斯理工大学的最后两年,他白天全职工作,晚上坚持上课。
 
在大陆汽车工作期间,Hassane 厌倦了那些单调的工作(直至今日也是如此),他便将自己每项工作中的许多任务及流程自动化。最终,他的大部分工作都实现了自动化,每天仅需两小时就可以完成一天的工作。
 
他说:“我离开大陆集团,相当于自炒鱿鱼。在我提出辞职时,也是这么和我的主管说的。”
 
 
Hassane 说,尽管 TJ Rodgers 在 2017 年发起了纷乱的代理权之争,但他们仍然保持着牢固的关系。“我们之间没有不愉快,也没有敌意。”
 
他很早就清楚自己以后想进管理层,但更清楚自己以后想进的是工程部门管理层。因此,Hassane 并未攻读 MBA 或高级工程学位,而是选择了在密歇根州罗切斯特山的奥克兰大学攻读一个当时相对较新的专业——工程管理硕士。
 
Hassane 作为应用工程师入职赛普拉斯,但很快便开始了晋升之路。后来,他担任公司汽车业务部门负责人,为车载人机交互技术制定战略。2012 年底,TJ 提拔他为执行副总裁,也让他成为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执行副总裁。
 
2016 年 8 月,董事会任命 Hassane 为公司新任 CEO。他就任后立即实施重组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 500 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 8%。“赛普拉斯 3.0”战略中提出了重组目标,就是要让赛普拉斯聚焦战略性业务领域。
 
Hassane 说:“这不是为了削减成本,而是要重新进行战略定位。利用[这些资源]雇佣员工,在具有战略意义的汽车和物联网领域进行投入,并由此削减非战略性或不符合该方向的投资和业务部门。”
 
他对公司了如指掌,而且在制定公司新战略时发挥着核心作用,这些都使他能够采取果断行动。倘若换成外聘 CEO,则可能需要 6 个月来制定一份计划。Hassane 说:“这就是内部候选人的优势所在。”
 
到目前为止,这些举措的效果很好。赛普拉斯一直坚持“赛普拉斯 3.0”战略,而其汽车、物联网及传统消费与工业产品这三大板块的业务已经并驾齐驱。从他接管公司的三年以来,公司股价飙升了约 60%。去年第四季度,赛普拉斯的销售额下滑 11%,但在这之前两年里,公司销售额和利润一直保持强劲增长态势。
 
虽然他并不担心接棒传奇人物 TJ 后的挑战,但是他非常确定,如果重走创始人执掌公司 34 年以来的老路则将面临巨大风险。他知道,他必须带领公司快速转型,即便可能会阻力重重。
 
Hassane 说:“我发现了,其实人们非常乐于改变。”
 
回首被任命为 CEO 以及最初的数月,那真是一段如履薄冰的经历。他说:“不是指这个职位,而是对我带领大家踏上这段征程感到责任重大如履薄冰。直至今日我依然秉持着谦卑之心,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旦我有所偏离,大家就都能看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