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消息传出英伟达将新一代 GPU 订单交由三星代工,使台积电损失英伟达这位重要客户,究其原因在于三星提供较低报价,进一步使英伟达转换代工伙伴,同时抵御 AMD 以 7nm GPU 产品线的强势进攻。
 
从英伟达 GPU 架构与技术发展,看英伟达与台积电合作状况
单以英伟达 GPU 架构发展脉络来看,Pascal、Volta 与 Turing 等三代架构担纲英伟达旗下如 NB、桌上型计算机、车用与服务器等产品线的重要基础。其产品线主要由台积电负责代工,三星则针对 Pascal 架构的 GP107、GP108 芯片进行代工。
 
但三星代工的 Pascal GPU 仅涵盖部份桌上型计算机与 NB 市场,在资料中心与服务器市场所需的 Tesla P100 则由台积电负责,甚至该技术也动用到台积电 CoWoS 封装技术;而进入 Volta 与 Turing 时代,完全由台积电负责量产。
 
事实上,英伟达技术发展不光 GPU 架构有相当幅度进展,自 Pascal 时代,就针对资料中心与服务器应用同时导入 NVLink 与 HBM 技术,试图强化服务器整体系统的运算表现,因此不难发现,从 GPU 到 NVLink 的导入都出自台积电之手,更遑论台积电也拥有 HBM 技术实力。
 
三星抢下英伟达订单恐待商榷
回到三星代工英伟达新一代 GPU 产品线的议题上,单以目前英伟达在 Turing GPU 的产品线规划,并未见到 HBM 与 NVLink 等技术导入,这也可以看出英伟达在 HPC 与资料中心市场的态度采取按兵不动,但 HBM 与 NVLink 技术仍是英伟达产品策略的重要一环;换言之,英伟达极有机会在下一代 GPU 产品线导入其技术,以巩固 HPC 等市场应用。
 
三星若要单以低价抢得英伟达订单,就必须在 NVLink 与 HBM 等技术上满足英伟达需求,才能提高取得订单代工机率。
 
再者,即便英伟达受到库存过高所累,自 2017 年开始其财务表现相当出色,英伟达是否会因为三星低价抢单而有所动摇,恐怕还有待商榷。
 
若英伟达真的投向三星怀抱,唯一可能就是台积电产能有限,迫使英伟达在无奈下转向三星。由于 2019~2020 年全球智能型手机市场需求不振,使智能型手机处理器订单减少,空出来的产能应能填补其他客户如英伟达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