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 Lynx Equity Research 声称,现有传闻称谷歌正考虑将其云数据中心迁移到 AMDEPYC 服务器平台,谷歌曾经是英特尔早期发布的一些服务器芯片的独家合作伙伴。

 

 

别忘了这一点:数据中心是 AMD 和英特尔必争的市场;相比台式机和笔记本产品,这个市场的利润要高得多。AMD 即将发布全球第一款 7 纳米 x86 数据中心 CPU,这是基于其最近发布的 Zen 2 CPU 架构的下一代 EPYC 产品线。

 

英特尔的重大失利

据财经外媒 Benzinga 报道,分析师 KC Rajkumar 表示,谷歌最近对英特尔的服务器 CPU 越来越不满意。由于谷歌的 Project Zero 安全团队是最早发现 Meltdown 和 Spectre CPU 缺陷的研究组织之一,谁能怪它呢?

 

谷歌的工程师之前对于英特尔的管理引擎(ME)颇有异议——ME 是英特尔 CPU 芯片组中的计算机子系统,到了他们开始禁止 ME 用于一些服务器的地步。多年来,许多隐私活动分子一直警告:英特尔的 ME 可能被不怀好意的人用作后门。在过去这几年,英特尔的 ME 还被发现存在许多漏洞。

 

此外,谷歌是 MDS 漏洞被披露后最早在其 Chromebook 上禁用英特尔超线程(HT)技术的公司之一。

 

Lynx Equity Research 的报道还特别指出,谷歌正在使用 AMD EPYC 服务器 CPU 自行制造服务器板卡,这与谷歌几乎全部使用英特尔服务器 CPU 相比将是重大变化。此外,谷歌最近开始使用 AMD GPU 用于其 Stadia 游戏流媒体服务。

 

谷歌与英特尔的关系走到头了?

谷歌和英特尔分道扬镳还不是正式;即使谷歌宣布与 AMD 合作,也不一定意味着谷歌将全部使用 AMD CPU。谷歌也不太可能从其大型数据中心摈弃使用的每一颗英特尔 CPU。这些芯片很可能使用寿命到头后被逐渐更换。

 

然而,谷歌即便仅仅考虑 AMD,对英特尔在服务器市场的主导地位也是一大威胁。如果谷歌可以考虑使用 AMD 服务器芯片,其他公司可能会仿而效之。

 

就像昔日微软和英特尔之间的“Wintel”紧密关系一样,过去十年左右谷歌与英特尔有着紧密的关系。除了其服务器只用英特尔 CPU 外,英特尔前首席执行官 Paul Otellini 多年来还一直是谷歌的董事会成员。

 

此外,尽管 Chrome 操作系统是唯一一个可以声称与架构无关的主流操作系统,但谷歌的大多数 Chromebook 基本上避免使用 Arm 或 AMD 芯片。

 

连 Android 也不是真正与架构无关,因为该平台的应用程序中很大一部分是用针对 Arm 的原生代码编写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在搭载英特尔芯片的设备上玩游戏(通常用原生代码编写,而不是用 Java 编写)时,英特尔的 Atom CPU 会快速耗尽智能手机电池的电量。

 

在过去这几年,谷歌已开始将橄榄枝伸向其他的芯片供应商,比如将英伟达芯片用于机器学习芯片、将 AMD 芯片用于其新的游戏平台。谷歌还自行研制了专用的机器学习芯片,用于训练神经网络模型和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