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矿机厂商来说,数字货币步入主流社会是机会也是挑战。产能和芯片是矿机厂商的核心竞争力,能限制小型玩家的入场,但传统芯片行业巨头可以冲破这些门槛,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巨头亲自下场后矿机厂商将面临巨大压力。]
 
先后折戟 A 股和 H 股的矿机厂商嘉楠耘智近日已秘密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以算力来看,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分别占据全球第一、二、三位。
 
2018 年它们不约而同表达了上市意愿,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仅以财务数据来看,三份招股书无可挑剔:营收年复合增长率均超过 300%,毛利率远高于传统制造业。富贵险中求,矿机产业不确定性有很多,虚拟货币未来行情未知,监管政策尚未明朗。面对不确定性,三家厂商讲给投资者的故事是即将进军 AI 芯片
 
可港交所并未买单,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公开解释为何拒绝矿机厂商上市——以 A 业务赚钱,却突然说要做 B 业务,那上市的 A 业务没有持续性。
 
矿机产业会走向何方不确定,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单纯的矿机业务没有未来。
 
起伏的矿机生意
矿机是伴随着虚拟货币火爆的。数字货币没有实际用途的今天,矿机被视为投资品,将一台矿机未来挖矿收益率折现是矿机今时的市场价值。矿机价格随着数字货币的涨跌变动,数字货币火爆全球时,矿机大行其道。
 
2017 年年末比特币攀上 19666 美元的历史高位,2015~2017 年也是矿机厂商爆发增长的黄金三年。短短三年时间,比特大陆营收由 1.37 亿美元增长至 25.17 亿美元;嘉楠耘智营收由 4769.9 万元增长至 13.08 亿元;亿邦国际营收由 9214 万元增长至 9.78 亿元——三家公司三年来营收复合增长率均超过了 300%。
 
以比特币矿机为例,2017 年嘉楠耘智交付了 29.45 万台矿机,按交付量计的市场份额为 20.9%,排全球第二名;比特大陆以 66.6%的市场份额排全球第一名;亿邦国际则排全球第三名。
 
矿机面市之前,矿工普遍用显卡矿机来挖矿,高性能的电脑显卡可以显著提升算力,而显卡供应远小于需求。显卡厂商英伟达曾受益于矿工的挖矿热情,这一度导致英伟达的老客户、游戏玩家无法买到高端显卡。
 
矿机的唯一用途是挖矿,矿机厂商设计出专门挖矿的芯片,使矿机算力远超普通显卡,中国企业有着该领域绝对的话语权。
 
拓展市场的同时,矿机厂商毛利率也在提高。以嘉楠耘智为例,公司毛利率由 29.1%增长至 46.2%。招股书同时显示,一款在全球电子产品交易市场华强北售价超过 2 万元的矿机,出厂价仅 2000 元。这使得矿机定价空间、毛利率更有想象力,一度成为全球最为炙手可热的生意,矿机厂商也成为机构追捧的对象。
 
但矿机厂商面临的最大风险是生产矿机并非一门可持续的生意。华强北一位显卡零售商透露,当矿工买走多数显卡时,英伟达并没有就此开拓矿机市场,而是对经销商下发通知,必须优先向游戏玩家供货。显而易见的是,英伟达认为老客户游戏玩家会为公司持续贡献收入,而风口上的矿工则未必。
 
矿机厂商密集提交招股书被外界解读为行业增长见顶的信号,他们要在营收和利润处于高位时上市,现实很快证明了这种论断。2018 年以来,矿机价格随着比特币币价的走低而下降。至 2018 年末、2019 年初,零售单台矿机利润低至 10 元,矿机市场遇冷,部分矿机经销商甚至转行。矿机厂商递交的招股书迟迟没有动静,一向宽容的港交所也将其拒之门外。
 
2019 年年中,伴随着比特币币价回暖,矿机厂商重新启动了上市步伐,美国证监会是否会放行仍是未知数。但市场环境回温,Facebook 等传统互联网巨头亦在切入数字货币领域。
 
火币集团高级研究员马天元表示,对矿机厂商来说,数字货币步入主流社会是机会也是挑战。产能和芯片是矿机厂商的核心竞争力,能限制小型玩家的入场,但传统芯片行业巨头可以冲破这些门槛,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巨头亲自下场后矿机厂商将面临巨大压力。
 
用矿机挖矿也并非数字货币产生的唯一方式,“未来会有更多元的激励机制,现在已经涌现了很多行为挖矿方式。激励机制本质上是鼓励矿工维护网络和全节点的手段。”马天元称。
 
转型 AI 芯片前景几何
事实上,哪怕是比特大陆们,也不相信矿机会是一项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单纯的矿机业务没有未来,他们普遍选择押注 AI 芯片
 
比特大陆信奉闷声发财,公司高管很少面对媒体,可这家公司曾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 AI 芯片的进展,闭口不谈矿机,请求外界将问题聚焦在 AI 芯片上。
 
比特大陆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募集资金用途的前两项分别为“提高我们的加密货币挖矿 ASIC 芯片及区块链应用的研发能力及扩大生产”、“提高我们的 AIASIC 芯片及 AI 应用的研发能力及扩大生产”。无独有偶,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上市募集资金用途前两项分别为“研发人工智能算法及应用的 ASIC 芯片”、“区块链算法及应用的 ASIC 芯片”。
 
AI 芯片同为 ASIC 芯片,决定 AI 发展的三个要素为算法、算力和数据,算法和算力由芯片决定。按照矿机厂商的构想,矿机芯片在算力上超过普通芯片,公司在矿机芯片上的研发经验可以顺延至 AI 芯片。
 
但 AI 从业者对这个故事并不认同。
 
一家总部在深圳的 AI 公司芯片业务负责人认为,挖矿需要重复大量逻辑运算,矿机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即可,设计比较单一。而 AI 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也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深度学习在算法演进上的快速多变、适应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挖矿芯片的算法和 AI 芯片有较大差距。
 
这也是港交所拒绝放行矿机厂商上市的原因。李小加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于 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说过去通过 A 业务赚了几十亿美元,但突然说将来要做 B 业务,但(B 业务)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 B 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 A 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单纯的矿机业务没有未来,AI 芯片的故事又未能说服从业者和监管层,矿机厂商或许能幸运地登陆美国证券市场,但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上市并不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