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目前性能最为强劲的 X86 服务器芯片!”AMD CEO 苏姿丰站在旧金山地标建筑艺术宫的舞台上,信心满满地正式发布第二代 EPYC(霄龙)数据中心处理器“罗马”,期待进一步从英特尔占据绝对主导的服务器芯片市场拿下更多份额。
  

新品发布后,AMD 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大幅走高,市值一举超过 430 亿美元。相比几年前股价还不到 2 美元,市值跌破 20 亿美元的窘况,如今的 AMD 股价正处在过去 15 年的最高点。而这神奇的大逆转就发生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

 

 

  

进入英特尔后院

2017 年 6 月,AMD 在德州发布第一代 EPYC 芯片,重新向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发起冲击,也给自己开辟了一个新的营收来源。虽然 AMD 并不曾退出这个市场,但由于产品长期不具竞争力,此前的市场份额已经微乎其微,说是再次进入这一领域也不为过。至此,AMD 不仅横跨了 CPU 和 GPU 两大芯片领域,也覆盖了 PC 处理器和数据中心处理器两大市场。

  

相比陷入衰退多年的 PC 市场,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还保持着增长,云计算大潮的到来也带来了更多的数据中心需求。投行 RBC Capital 预计,他们追踪的 19 家全球云计算公司去年的资本支出高达 930 亿美元,同比增长 42%。单是去年第二季度,谷歌微软亚马逊和 Facebook 这四大互联网巨头就投入了 183 亿美元,同比增长 48%。而单是 2018 年,数据中心处理器业务就给英特尔带来了 230 亿美元的营收。

  

相比 PC 处理器市场,服务器芯片更像是英特尔的自家花园。IDC 的数据显示,2016 年全球销售的服务器有 98%采用 X86 架构芯片,而英特尔几乎独占了所有的数据中心 X86 处理器。直到 AMD 推出 EPYC 处理器之后,英特尔才在这个市场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此外,谷歌和亚马逊也推出了自研自用的专注于人工智能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处理器。)

  

显然,在数据中心市场过于舒适的英特尔终于感受到了竞争压力。2018 年初,前英特尔 CEO 科再奇(Brian Krzanich)在离职前曾经对分析师表示,AMD 肯定会从英特尔这里夺取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的份额,英特尔会尽力阻止 AMD 在这里拿到像 PC 市场那样 15%-20%的市场份额。

  

不过,这正是 AMD 的目标。去年发布 Zen 2 架构之后,苏姿丰意气风发地表示,EPYC 服务器芯片性能比当初的皓龙更加出色,很有信心拿下和皓龙相近的市场份额(AMD 在皓龙 Opteron 时代,一度在服务器芯片市场拥有高达 25%的份额)。有趣的是,AMD 在 PC 处理器市场的份额也在 20%-25%之间。

  

最强 X86 架构芯片

有趣的是,外号“农企”的 AMD 喜欢用推土机、压路机、打桩机等工程车辆来命名 PC 处理器,给人一种置身工地、尘土飞扬的感觉。到了数据中心处理器,AMD 却开始摇身一变走文艺青年路线,用意大利的知名城市来命名 EPYC 处理器,而且还是“一路向北”。前两代 EPYC 处理器代号分别是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和罗马,未来两代命名则将分别为意大利北部城市米兰和热那亚。

  

第二代 EPYC 处理器“罗马”,是 AMD 在数据中心市场逆袭的底气。这款处理器最高搭载了 64 颗采用 7nm 制造工艺“Zen 2”核心,也是全球首个 7nm 数据中心处理器。第二代 EPYC 7002 系列处理器可以在每个 SoC 上最多提供 64 个 Zen 2 核心。和上一代相比,第二代 EPYC 处理器性能提升了两杯,每个核心服务器负载 IPC 性能提升 23%,L3 缓存至多增加 4 倍。


  

 

苏姿丰表示,第二代 EPYC(霄龙)是目前性能最为强大的 X86 架构处理器,拥有创纪录的性能表现,而且在多种工作负载下最高可以将总体拥有成本降低 50%。对于企业数据中心,第二代 EPYC 处理器比同类产品带来了 83%的 Java 应用程序性能提升,43%的 SAP SD 2 Tier 性能提升,在 Hadoop 实时分析性能也创下了行业新高。

  

和以往一样,AMD 处理器新品几乎处处与英特尔产品进行对比。苏姿丰明确表示,AMD EPYC 处理器的竞争力就是更加灵活、价格实惠、性能更强。EPYC 7742 处理器性能比英特尔 Xeon 8280L 提升了 97%,成本降低了 50%。

  

7nm 制程技术是第二代 EPYC 处理器的最大优势,相比之下,老对手英特尔却遇到了 10nm 技术跳票的窘境,至少要明年才能推出 10nm 技术的数据中心处理器。这意味着,AMD 在这个赛道至少领先了一年时间,可以抓住这一时机攫取市场份额。

  

构建生态是关键

服务器市场的成败,并不只由性能强劲的处理器决定,更为重要的是完整的生态平台。在重返数据中心市场的同时,AMD 就联合了业界数十家合作伙伴。数据中心服务领域的七大巨头微软、百度、Dropbox、彭博社等也都旗帜鲜明地表示了对 AMD EPYC 芯片系列的支持。他们更希望看到服务器芯片行业出现良性竞争,而不是英特尔一家独占的局面。

  

在过去两年时间,AMD EPYC 生态系统已经拥有超过 60 家合作伙伴,已经推出 50 多个量产的服务器平台,各个细分领域的合作伙伴超过了 15 个。其中包括了技嘉等原始设计供应商,也包括了博通美光等独立硬件供应商,还包括了微软和诸多 Linux 操作系统厂商,更有惠普、戴尔和联想等服务器厂商。亚马逊 AWS 和 AMD 合作的基于 EPYC(宵龙)处理器芯片的 Amazon EC2 云服务也已经在三个月前上线。

  

在此次旧金山发布会上,AMD 请来了业界诸多合作伙伴为自己站台。谷歌宣布已经在内部架构生产数据中心环境部署了第二代 EPYC 处理器,并会在今年年写时候在谷歌云计算引擎上支持第二代 EPYC 处理器的全新通用计算机。Twitter 则宣布今年年内在数据中心架构部署第二代 EPYC 处理器。而惠普和联想更宣布基于新处理器的新服务器平台今天就上市销售。

  

得益于 CPU 和 GPU 业务的增长,去年 AMD 营收同比增长了 23%。今年第一季度,AMD EPYC 处理器在全球服务器芯片的市场份额约为 2%。虽然距离苏姿丰的 20%-25%的长远目标还有着很长的路,但这对于 AMD 来说却是全新的营收来源。在服务器芯片的市场上,哪怕 AMD 拿到了 10%的市场分额,也就意味着新增 20 多亿美元的营收,相当于 AMD 的年营收可以增长近三分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一度帮助 AMD 走出困境的游戏主机芯片市场已经出现需求放缓,AMD 预计今年第三季度这一业务营收或将同比下滑 20%。在服务器芯片业务上的疆土拓展,是 AMD 抵消游戏主机芯片营收下滑的重要手段。不过,苏姿丰表示 AMD 会在今年年底推出 7nm 技术的 Navi GPU,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索尼明年的新一代 Playstation 主机就会采用这款 GPU。

  

五十年农企 AMD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 AMD 创办的五十周年。和英特尔一样,AMD 也是传奇公司仙童半导体(Fairchild)的几位工程师“叛逃”创办的。1969 年 5 月 1 日,杰瑞·桑德斯(Jerry Sanders)带着 8 名工程师,拿着美国银行提供的 100 万美元贷款,在硅谷 Sunnyvale 正式创办了 AMD。上图就是 AMD 当初创始团队的奠基仪式。

  

在过去半个世纪,AMD 是唯一能和英特尔展开竞争的处理器厂商,也是唯一拥有 X86 架构授权的竞争对手。在英特尔的巨人阴影下,AMD 始终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虽然多次陷入低谷,甚至看似前景灰暗,但却总能靠技术创新,凭借明星产品重新走出困境。而率领 AMD 走出最近一次低谷的就是半导体行业第一位华裔女 CEO 苏姿丰。

  

这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移民在 2014 年接过了 AMD CEO 的职位,至此开始了一段神奇的逆袭征途。在她接手之时,AMD 正处在几十年来的最低谷:市场份额一度跌到了 10%,业绩连年亏损,市值缩水到只有几十亿美元。但在苏姿丰的率领下,AMD 通过业务调整,在 CPU 和 GPU 领域都重新展现了竞争力,不仅实现了扭亏为盈,更创下了股价增长十五倍的奇迹。

  

得益于 2016 年推出的 Rzen 系列 CPU 和而 2017 年推出的 EPYC 处理器,AMD 股价已经从 2016 年最低点的不到 1.8 美元一路飙升到目前的 30 美元下方,市值 312.5 亿美元。今年以来,AMD 股价已经回升了 50%。现在的 AMD 股价正处在过去十年最好的态势。

  

就在此次 EPYC 发布会之前,美国媒体传出了苏姿丰可能离开 AMD 的消息,称她可能回归 IBM,担任第二号高管乃至未来接班 IBM CEO 罗睿兰(Ginni Rometty)。不过,苏姿丰立即在推特上转发了这则报道,正面否认了自己要离开的消息。“这则谣言毫无根据。我爱 AMD,未来还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