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客观规律制约,为什么要选择做芯片?

2019-08-13 15:51:18 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标签:

这是一个价值百万美金的问题。
以下文字纯属道听途说,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为什么要做芯片
做芯片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最终必须是一门生意。

 

做生意要考虑成本、市场、销售,是要盈利的。

 

在这一点上,做芯片和开小店做买卖,推个小车卖烤红薯有很多相通之处。


根据芯片打算卖给谁,可以分为三类:To B,To C,To VC。

 

To B:

芯片及其系统产品提供给企业机构使用。比如云端的AI训练芯片,比如企业存储。

 

To C:

芯片及其系统产品提供给个人使用。比如各种消费电子产品用到的芯片,如手机芯片,平板芯片等。

 

To VC:

这一门类的主要特点是不在乎传统的商业利益,不需要消费者买单。比如大学教授为了发paper验证想法做的芯片,比如某研究所为了进行自然基金的基础研究项目,比如为了引入风险投资,比如为了扩大销售拉升股价,比如为了资产重组借壳上市,或者有土豪老板纯粹因为个人爱好,或者家国情怀就是要做芯片,等等。

 

A公司一直使用FPGA模组作方案出货,每年的出货量很大,而且相关方案已经非常成熟,需要提高集成度降低系统成本。

 

B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核心方案技术,需要定制芯片增加硬件加密和防止暴力破解的功能。

 

C公司在方案设计中看到还有集成度进一步提升的可能性,比如把电源、模拟、射频等等外围元器件都集成进去,可以极大地降低BOM成本。

 

D公司发现在某一小众市场中,只有一个供应商,长期获取高额的垄断利润。市场容量虽然不大,但是足够支撑和容纳小的玩家进入。

 

E公司一直处于某消费市场,根据市场规律,每年都要推出高、中、低端芯片。


F机构为了解决国际上针对某类芯片的禁运,决定做一个高精度的芯片,支持16bit数模转换电路,1GHz采样频率。

 

G公司采用开源指令集RISC-V设计了一款通用单片机,通过这样的方式比其他采用商用指令集和内核的芯片节约5美分的royalty。

 

H公司创始人提出了一种很好的检测PM2.5的方法,需要集成空气检测和净化装置,并结合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推广具体应用,于是找人投资,预计5年内占领一线城市50%的市场份额。

 

J公司发现可以制作一颗pin to pin兼容的电机控制芯片,通过运营和生产管理的创新,可以节约40%的开发成本,并可以通过低价策略抢占某些市场份额。

 

K公司大量使用国际大厂的芯片做产品的主控芯片,为了防止被卡脖子,为了增强议价能力,决定设计制造芯片。

 

这样的列表还可以继续下去。
山寨模式。
创新模式。
追求自有知识产权。
填补国内产业空白。

 

挑战巨头垄断。
增强议价能力。

 

跟随行业大潮流。
引领小众新方向。
要找到一个可以支撑芯片定义的理由。

 

芯片产品定义受到客观规律的制约

1. 摩尔定律

18个月要翻一番。

一个是规模,一个是时机。

在规模、时机上落后的芯片,可能是一个缺乏竞争力的产品。

 

2. 市场定位

人无我有。
定义一个别人没有做的产品,增加一些竞品没有的功能。

 

人有我精。
产品性能超出竞品,或者在某些关键指标上有明显竞争优势。

 

人精我贱。
在功能和性能接近的情况下,严格控制成本,低价取胜。

 

人贱我转。
转换产品应用领域,用同样的平台去做不同的应用。或者转移到新的应用市场重新开始。

 

3. Tradeoff是做片子的第一原则。

公理1:所有指标都完美的芯片是不存在的。

公理2:Tradeoff的首要问题是分清要什么,不要什么,有舍才有得。

推论2.1:屁股决定脑袋:要一个成功的商业产品,一个可以执行的项目,还是一份可以打的工。

推论2.2:考虑的因素要不多不少。

 

方法论:一靠抄,二求拍,三开搞

1. 天下芯片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

一个业界前辈Z总讲过:

这个行业没有傻瓜,傻瓜早就被淘汰了。


在工程项目里,任何一件事,你都不是第一个做的,一定有别人已经做过并且有很好的经验总结。


学,或者说抄袭,要规规矩矩,学得像点。


很多东西,人家那么做,一定有那样的道理,你只是没想明白而已。


找人请教吧,虚心一点。


千万别在低水平上重复,进行所谓的伪”创新”。

 

抄竞品。
找专业巨头热销大卖的产品,分析人家的特点,学习人家的思路,是大干快上的前提。

 

抄自己的产品线。
公司内部若干年产品线的经验和教训,各种资源的积累,甚至其他产品线的好方法好思路,都可以拿来借鉴。

 

抄系统方案。
多问问系统方案部门(或者做方案的公司,做应用的客户),最终客户打算怎么用?

 

抄论文,抄标准。
成熟的有标准的要按标准做,需要增加新功能的要多看业界大牛的paper。

 

抄标书。
如果已经在某个地方吹过了牛,写过申报材料,或者签过对赌协议了,那么在芯片定义上记得一字不漏地传达给工程部门,免得秋后算账的时候麻烦。

 

当然,抄了之后要记得改。

直接打磨丝印是最基础的做法。
前辈们已经尝试过。
暴力,有效(笑),容易被发现,风险大。
略微还有点行业操守的不要这么干。

可以改封装。

可以改版图。

可以降低成本。

可以规避专利。

可以提供一站式增值服务。

可以提供一篮子解决方案。

可以根据某个细分市场的客户需求进行高度定制化。

 

2. 要有人拍。

找有钱的人拍脑袋。
有老板,产品线负责人,投资方拍板,芯片可以立项。

 

找懂技术的专家拍胸脯。
要有技术的可行性论证,产品可以落地。

 

找业内人士拍巴掌,要么鼓掌,要么打脸。
尽早听到各种声音:行业领袖,潜在客户,竞争对手。
鼓掌说明路子对,打脸也不一定是坏事。

 

3. 尽早开搞。

芯片定义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多次迭代。

借用互联网的说法,要快速推出MVP(最小有价值产品)。

可以是软件模型,可以是芯片手册,可以是FPGA演示系统,也可以是MPW的样片。

当然,有些大项目是准备一炮而红震惊世界的,不着急出原型,但是PPT还是要尽快拿出来吧?!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Soitec 发布 2020 财年第一季度报告

北京,2019年8月23日——作为设计和生产创新性半导体材料的全球领军企业,法国Soitec半导体公司公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截止至2019年6月30日)。

快速掌握MIPI开发攻略,对接百度人工智能计算卡EdgeBoard

MIPI(移动行业处理器接口)是Mobile Industry Processor Interface的缩写,是MIPI联盟发起的为移动应⽤处理器制定的开放标准。

关停转让,王冬雷已无心恋战?

夕阳西下,在德豪润达珠海总部顶楼,55岁的公司董事长王冬雷从自己的办公室步入带假山亭子的露台。“公司的注册地很快就会从这里搬回到我的家乡蚌埠。”他不无惋惜地说。

被巨头垄断的人工智能,华为 AI 能否成功破局?

处于特殊时刻的华为,在2019年打出了漂亮的组合拳。在5G、终端、AI三大战场上, 华为都拥有自己的王牌来对应多变的环境。

5G 增开新赛道,紫光展锐如何克服挑战?

5G基带芯片的制造难点在于,首先需要先进制程的支持;此外,必须向下兼容2G/3G/4G的频段,同时又必须扩大频段。

更多资讯
华为AI芯片是从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一文读懂华为AI芯片发展史

众所周知,数据、算力和算法,驱动着人工智能的第三次浪潮。面对AI算力需求的爆发式增长,这几年华为在做些什么?看似高深的人工智能(AI)技术,其实已经“润物细无声”地深入大众生活,仅你手中一部华为Mate20手机,就可以实现人脸识别、物体识别、物体检测、图像分割、智能翻译等AI功能

华为AI处理器虽然用了Arm架构,但徐直军表示完全不慌?

与非网8月23日讯,自华为遭受到美国的禁令已经过去了九十多天,但似乎华为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是美国帮助华为打了个响亮的广告,就在今天,华为又发布了AI处理器,还表示根本不慌。

将Power指令集开源,IBM 是如何咸鱼翻身的?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在十年前就这样做,情况可能会更好。但是,随着收购Red Hat后大量注入开源精神,IBM终于迈出了下一步,将其Power系列处理器的指令集体系结构开源。

海思与联发科的“你侬我侬”,谁才能最终亚洲一哥”?

与2018上半年相比,有两家新进入前15名的,分别是Fabless(无晶圆厂的IC设计公司)厂商联发科(MediaTek),其从去年同期的第16位上升到第15位,另一家是IDM厂商索尼,该公司是这15家厂商中唯一实现同比正增长的,排名也上升5位,成为2019上半年第14大半导体供应商,具体如下图所示。

兆易创新的 RISC-V 内核 32 位通用 MCU 产品,全球首个有哪些看头?

2019年8月22日,北京 — 业界领先的半导体供应商兆易创新GigaDevice(股票代码603986)宣布,在行业内率先将开源指令集架构RISC-V引入通用微控制器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