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三大支柱之一,存储器经过几十年循环往复的周期性发展,已经成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子行业的根源,甚至于有着决定一个行业生死的重要作用。眼下身处严峻的下行趋势之中,2019 年上半年全球芯片销售额暴跌 14.5%,罪魁祸首便是存储芯片

 

存储芯片市场预期转向供过于求
近日,DRAMeXchange 公布调研数据预测,明年平均 DRAM 价格将同比下降 15%至 20%。此前,DRAM 内存和 NAND 闪存芯片的价格已经连续增长了 9 个季度,高昂的价格也让许多消费者非常不满。


与此同时,明年 DRAM 产量同比提高 22%。明年智能手机销量涨势不再、服务器出货量存在不确定因素,英特尔 CPU 缺货也可能影响电脑的出货量,在这种情况下,DRAM 制造商预计供应过剩的可能性很高。


这一趋势也将影响 NAND 闪存芯片,其今年第三季度价格已经下降 10%,预计第四季度将再下降 10%—15%。由于 3D NAND 生产能力的增加,企业 SSD 市场明年竞争更加激烈,明年 NAND 闪存芯片价格下降幅度将在 25%—30%左右。

 


DRAM 跌价因供需造成

存储上游市场中,DRAM 产品占比一半左右,NAND Flash 产品占比四成, Nor Flash 占比仅有不到一成。存储芯片市场集中度高,无论是 DRAM,还是 Nand Flash、Nor Flash 都呈现寡头垄断格局。


DRAM 是存储芯片的一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等领域。存储芯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三星、SK 海力士、美光三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 90%。


DRAM 整体市场呈现出无量下跌的窘况,这代表即使原厂愿意大幅降价求售,也无法有效刺激销量。如果需求没有强劲回归,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 DRAM 价格持续下修。


DRAM 厂商中,三星、SK 海力士以及美光坐拥前三把交椅,合计市场占有率超过 90%。DRAMeXchange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第四季度,三星市场占有率 41.3%,SK 海力士市场占有率 31.2%,美光占有率 23.5%。


近两年,中国存储芯片领域填补了 7 多个空白,国产 DRAM 量产被提上日程。在此节点,DRAM 价格大幅下跌,外界猜测或许是行业巨头为了狙击中国厂商的崛起。


DRAM 市场高度垄断,是有操作行为存在的,但是价格本质还是由供需决定的。原厂和中间渠道代理商之间的囤货和出货节奏把控,可以实现将价格波动放大,使得行业呈现周期性的特征,但并不能改变供需本质。

 


原厂获利空间将被压缩

●中国台湾最大的 DRAM 厂商、全球市场中占有率第四的南亚科 2019 年延缓产能扩充,南亚科管理层表示对上半年市场状况的预估相对保守,报价也会下滑。


目前智能手机仍是 DRAM 最大的应用市场,但手机销量不及预期,DRAM 产品的库存压力较大。有市场分析认为,这种情况或许会在 2020 年 5G 手机正式商用后得到缓解。


在中国厂商仍在摸索前进的前期,巨头主动大幅降价进行降维打击得不偿失,因此可能性不高。


放眼一至二年后的 DRAM 市场,三大厂在市占率上的竞争不会停歇。大者恒大已是 DRAM 市场不变的趋势,规模较小的 DRAM 厂如果制程与规模上无法跟进,在不久的将来即可能面临边缘化的风险。


●在月度销售再度表现不佳之后,英特尔存储芯片业务收入下降 13%,并且没有明确的反弹迹象。


在将智能手机通信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出售给苹果公司后,英特尔下一步可能出售存储芯片业务。存储芯片业务继续走软,并暗示存储芯片业务拉低了英特尔对今年余下时间的收入预期。


●三星电子近期由于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和闪存芯片(NAND)价格下跌拖累总收入,该公司的全球第一大芯片生产商桂冠重新被英特尔夺回。与美光科技一样,随着一些数据中心和手机购买量回升,三星看到 DRAM 业务开始反弹,但该业务未来的可预见性较低。


●韩国内存芯片生产商海力士半导体第二财季净利润大幅下滑,原因是内存芯片价格大跌和市场需求疲软。海力士半导体高管在 7 月底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说,第二季度 DRAM 芯片的平均售价环比下跌 24%,NAND 芯片的平均售价同比下跌 25%。


●作为芯片行业另一个细分领域的设备制造商发布的预测更加严峻。芯片行业制造设备生产商 KLA 预计,三星和海力士主要内存芯片制造商要到明年年中左右才会重新开始购买新设备,DRAM 芯片生产设备的购买时间可能要更晚。


预计 DRAM 业务的势头不强,要考虑 NAND 的需求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复苏,很可能是 2020 年上半年。就 DRAM 业务来说,眼下提到较多的时间范围是接近 2020 年之后才有可能看到显著变化。

 


存储芯片制造及封测变化

国司法部单方面决定对福建晋华禁售设备封杀后,合肥长鑫预期将改由前三星 / 海力士研发团队主导 DRAM 的设计 / 制造。


长江存储从 Cypress 合法取得授权加上自行研发 Xtacking 技术来增加逻辑控制芯片的速度及制造弹性,将让其加强专利权强度,于 2019 年第四季度步入量产更扎实。


海太 / 太极半导体采用成本加成法定价保障利润,并且受惠于存储芯片厂为了降低单位成本而持续透过制程微缩演进来增加产出,所以较不会受到存储芯片价格下跌而挤压其获利。


因市场存在许多地缘政经议题不确定性,终端需求恐受到压抑,加上 5G、人工智能、物联网、车用电子等新兴议题仍处于萌芽阶段,虽然 DRAM 供应商已相继放缓扩产脚步,希望缩小供需差距,但仍不足以支撑价格止跌,但是跌幅应可逐季收敛。

 


日韩对垒让格局生变
日本自 7 月 4 日开始对韩国限制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三大半导体核心材料。因这些材料存在保质期限,导致原厂难大量囤积库存。


韩国自己也有氟化氢,只是浓度达不到日本的水平,生产出来的不良品会增加,但断供后也不可能停止运转,它们目前库存为 1-3 个月,短期内有减产的计划,但绝对不会致命。


目前三星、海力士都在尝试其他的渠道扫货,如寻求其他供应商(中国)或日本供应商海外分支、合资公司、第三方迂回进口等方式来保证基本稳定供应,不过替代供应商在验证周期上至少需要 2-3 个季度。


日韩贸易战重创韩国存储业,市场点名台湾华邦可能因此得到转单效益。华邦对外表态称是自身一家业界相当特殊的公司,不做用于“大容量资料储存”的产品,而是专注在代码储存的应用,获取客户的订单生产。


可以预见,自 2019 年第四季度开始,各大原厂为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竞争力,将加快推进 96 层 3D NAND 向 128 层迈进,同时抢攻数据中心及高端市场份额,新的对决将正式开启。

 


5G 将成为全新拉动力

今年所有类型的半导体产业都会有所下降,其中存储跌幅预计高达 30.6%,不过到 2020 年,半导体市场会转向增长,预计增幅为 5.4%。


日韩贸易战并不是死局,行业格局将面临洗牌,但向好的大势不可逆转。即将到来的 5G 开始撬动巨大的市场需求,真实的市场供需会逐步达到平衡,触底反弹已可预见。


2019 年下半年 5G 商用将全面铺开,数据基础设备、IoT、智慧城市建设等需求旺盛,数据存储需求必然以几何级的速度爆炸式增长,现有的存储设备也将迎来大规模升级换代,这些都会对存储市场产生强劲拉力。


5G 是全新的机会,随着数据交换的力度和密度增加,智慧城市、智能家居、IOT 等,对存储速度、容量提升的要求越来越高,DDR4、DDR4X 及更快速率的产品会出来,沉默的 AR/VR 也会随着 5G 的到来快速起量。

 


结尾:

成败只在一线之间。对于新进企业来说,分一杯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存储器作为一个高度垄断的市场,垄断程度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而对于那些老牌的存储器厂商而言,如今的市场早已今非昔比,随着应用终端的变化,中国消费市场的崛起,存储器厂商仿佛变得愈加脆弱。

 

存储芯片的作用不可替代,随着 AI 和物联网的快速发展,市场需求仍会增加,价值战不是长久之计,只有行业出现更多优秀的存储厂商,才能让市场更加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