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AMD 在美国旧金山发布第二代 EPYC 服务器处理器“罗马”,正式宣布 AMD 向企业级、云和高性能计算处理器进军,为企业、行业、数据中心用户带去领先的性能。“罗马”处理器采用新的 Zen 2 架构,采用台积电 7nm 制程工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 7nm 工艺的高性能 x86 CPU。其单线程 IPC 提升幅度平均达到 15%,32 核 64 线程下,IPC 平均提升幅度达到 23%。“罗马”的面世,不仅是一次技术上的革新,还让 AMD 完成了向行业引领者的转变。

 


新时代数据中心加速变革,CPU 巨头瞄准服务器市场
随着大数据时代与信息时代的到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新兴技术日新月异,对数据中心需求与日俱增,数据中心的行业核心地位更加凸显。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智能等领域的爆发,需要高性能服务器的基础设施支持,而处理器是决定整个数据产业发展的基石。

 

数据中心蓬勃发展的浪潮让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转向云计算、大数据。面对 PC 市场的持续疲软,英特尔也在积极拥抱 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领域,迫切希望抓住新时代的机遇。2016 年,时任英特尔 CEO 的科再奇宣称:“要把英特尔从一家驱动 PC 的公司转型为一家驱动云计算和数以亿计的智能互联计算设备的公司。”而 CPU 领域另一巨头 AMD,也对自身发展有着清晰的判断,虽然曾在 2013 年宣布退出数据中心市场,但是在四年前 AMD 制定了“五年计划”,陆续向市场推出 Naples、Rome、Milan 等产品,逐步回归数据中心市场。这个计划正在有序地进行,“罗马”正是这个计划的重要部分,它印证了 AMD 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正式回归。


“罗马”处理器问世,AMD 从搅局者变为行业的引领者
数据中心处理器是 AMD 与英特尔的必争市场。过去几十年里,英特尔在服务器和云计算 CPU 市场占据着绝对优势,占据了数据中心 x86 处理器 97%的份额。AMD 有望凭借“罗马”在架构、制程、性能、成本等多方面的优势,获得企业的认可,进一步扩大数据中心市场份额,打破服务器芯片市场的现有格局。

 

AMD 是唯一能和英特尔展开竞争的处理器厂商,2017 年 6 月,AMD 发布第一代 EPYC 处理器之后,重新向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发起冲击,成为英特尔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第一代 EPYC 产品凭借优秀的性能以及出色的性价比,实现市场占有率的快速突破,2018 年年底市场份额提升到了 3.2%。而第二代 EPYC 产品“罗马”的问世,开启了 AMD 全面复兴的道路,预计 AMD 在服务器市场的份额在 2019 年年底将达到 10%。


EPYC 处理器为 AMD 带来了可见的收益,AMD 的股价已经从 2016 年的 2 美元上涨到现在的 30 美元,今年第二季度,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同比、环比都取得较大增长。今年下半年“罗马”CPU 开始出货,也会带动数据中心业务进一步提升。相比之下,英特尔 2019 年第二季度数据中心的收入下滑,除受到产品周期的影响外,还与 AMD 带来的竞争压力有关。


通过与台积电的合作,AMD 不仅在工艺制程上领先了英特尔,同时在性能上能够与英特尔一较高下,英特尔的主导地位正在被逆转。“罗马”处理器让数据中心更加经济高效,重塑了现代数据中心的标准,将改写服务器芯片领域的游戏规则。AMD 还将继续保持创新,基于 Zen 3 架构的处理器已经完成架构设计,采用 7nm 制程,并于 2020 年推出,代号“米兰”,这体现出 AMD 要在服务器市场向英特尔发起进攻的决心。


英特尔加速技术进步,力求稳固统治地位
面对 AMD 的冲击,英特尔也在积极应对,试图稳固自身全球芯片市场的地位。在今年 5 月份的投资会议上,英特尔宣布了新一代制程工艺路线图,并在“罗马”处理器发布的前一天,宣布将发布代号为 Cooper Lake 的新一代“至强”处理器,并于 2020 上半年面市,这一行为反映出英特尔对 AMD 的重视程度。英特尔还宣布其中 7nm 工艺预计将于 2021 年上市,这意味着两者的竞争将会进入新阶段。

 

但是英特尔在工艺制程上屡次爽约,迟迟不能取得突破,原计划今年第二季度推出的“Ice Lake”被推迟到明年上半年,这使得英特尔自己 14nm 的“Cascade Lake”处理器面对的是采用 7nm 工艺的“罗马”处理器,在工艺制程和架构方面都不具优势。“罗马”处理器的工艺更为先进,并且灵活的核心和 IO 单元分离设计能够针对不同的市场提供多款核心、频率搭配的产品,这是英特尔所不能企及的。这种被紧逼的压力,也将促使英特尔不遗余力地加速研发,以保持技术领先。


“罗马”的突围还需要生态系统的持续壮大
凭借“罗马”处理器优异的性能,AMD 有能力重回数据中心主流市场,但十余年的落后却让 AMD 在生态建设上有很长的路要走。生态的建立不仅需要系统制造商合作伙伴和用户,还需要大量数据中心组件、操作系统、应用软件以及开源标准的支持。


从账面上来看,英特尔依旧是生态最完善、能力最强的,已形成了一个集内存、集成线路、CPU、GPU、AI、FPGA、PC、网络等业务于一体的一个极其完善的“生态闭环”。英特尔与大型原始设备制造商和终端应用厂商建立了稳固的关系,从而建立了数据中心的主导地位。


目前,EPYC 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接受和认可,生态系统也在持续壮大。谷歌已经开始在数据中心中使用 EPYC 系列 CPU,亚马逊在他们的云服务实例中大量使用 EPYC 处理器的选项,Twitter、HPE 和联想等也都基于第二代“罗马”处理器进行了产品部署。此外,ADM 还得到了博通、美光等独立硬件供应商的支持,并得到了微软、红帽、Canonical 等多个操作系统供应商的支持。但是 AMD 的生态建设仍处在萌芽期,并没有因为采用了新的工艺制程而发生质变。

 

x86 处理器一直以来都是英特尔自家的后花园,尽管 AMD 采用了新技术,但是英特尔仍然是市场份额的领导者。目前,英特尔 10nm 处理器进展遇到瓶颈,最快明年才能推出,这留给了 AMD 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如果 AMD 能够在这段时间内继续推出新技术,让更多厂商使用自己的产品,进一步完善生态,那么 AMD 将在未来的发展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