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注定是属于集成电路的一年。2018 年中兴事件不过是一个触发点,2019 年的华为事件让中国人的芯片之痛再一次发作。大国梦不仅需要资本和模式的不断翻涌,更需要这种关键性实业的支撑。

 

芯思想研究院特此推出《造芯记》专栏,回顾中国各省的晶圆制造业历程,设计和封测均一笔带过。


今天要说的是山东省。山东省简称“鲁”,2007 年以来 GDP 一直稳居第 3 位,是中国北部最大的经济重镇。山东传统制造业规模庞大,对钢铁、煤炭、化工产业依赖度较高。山东,是我国由南向北扩大开放、由东向西梯度发展的战略节点,在全国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山东的转型升级,关乎整个北方经济的发展。
 
自 2018 年 1 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为全国首个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以来,虽然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已全面起势,但仍有一些难题待解。一些地方在“腾笼换鸟”过程中,“腾笼”办法不多,“旧笼”难舍,“换鸟”手段欠缺。对此,山东省提出:不惧涅槃之痛,就一定能实现浴火重生。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在于思维方式的转变,需要思想大解放。
 
全国 GDP 排名第二的江苏省是我国传统的集成电路大省,2018 年集成电路产业规模超过 1900 亿,而仅无锡市就超过 1000 亿。全国 GDP 排名第一的广东省集成电路产业规模也超过 1000 亿,仅仅深圳市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就达接近 900 亿。
 
作为全国 GDP 排名前三的省份,山东在集成电路产业上的发展埋深滞后。为此山东省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关注集成电路产业,集成电路产业作为赋能型产业,也是信息技术产业的核心,山东期待发展集成电路产业。
 
在 2014 年《推进纲要》的带动下,全国各地都在大干快上集成电路项目。各地规划兴建的 12 英寸和 8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超过 40 条。于是山东越来越有“坐不住、等不起”的紧迫感。
 
回顾山东集成电路发展,山东在集成电路制造产业领域可谓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芯”痛

晶圆梦想一直在山东人心间萦绕,有专家给出了药方,和北京、上海错位经营,不要和京沪硬碰硬,山东不妨在家用电器芯片上做文章。
 
山东的造芯历史可以追溯到 2002 年。当时在 18 号文的带动下,我国掀起了一波集成电路建设高潮。
 
2002 年秋天,济南信博会期间传出消息,济南高新区与台湾华慧控股有限公司签订了一项两亿美元的协议,华慧要在高新区投资两亿美元建设一个晶圆厂,近期目标是 6 英寸,远景打算是 8 英寸。最后发现华慧控股只是一个临时拼凑、子虚乌有的空壳公司,最后大家都讳莫如深。
 
在济南上马晶圆制造线的同时,山东各地包括青岛、烟台、东营都开始了集成电路大跃进。
 
2003 年 1 月,泰国正大集团、韩国海力士和台湾美禄科技计划在青岛投资 2.55 亿美元建设一条月产能 30000 片 8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目标市场主要定位于家电、IC 卡、智能卡、显示器驱动的集成电路,并选择作为海尔合作伙伴。项目初期规划是从海力士引进旧的 8 英寸生产线,
 
2005 年 12 月号称来自美国的森邦集团(SchaumBond)在烟台注册成立了泷芯宇通(烟台)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一期投资 12.6 亿美元,计划建设一条月产能 30000 片 8 英寸 0.25-0.18 微米集成电路生产线。该项目通过国家环保总局的环评审批,也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核准。并规划二期上马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2007 年 8 月笔者曾亲赴工地调研,除了圈了一片地,搞了个围墙,有几台挖掘机,大约有 100 个工人在工地干活。最终厂房也没有建设起来,最后无疾而终。
 
2007 年 1 月,森邦集团改头换面,以加州仪器有限公司的名义在东营注册成立东营中联国际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是由美国森邦集团建立的外商独资企业。项目总投资额约 46 亿人民币,计划建设一条月产能 30000 片 8 英寸 0.13 微米集成电路生产线,主要提供电源控制、液晶驱动、闪存内存、计算机和通信芯片的代工服务。2010 年 1 月,中联国际项目主厂房顺利封顶,也从英特尔购买了部分 8 英寸设备。由于种种原因,项目最终停止。2011 年,笔者也曾和相关接盘方亲赴工厂,看到一堆杂乱堆放的设备,最终由于某些因素,接盘方放弃。2019 年 1 月 24 日上午,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张建华受贿、滥用职权案,在起诉书中指挥,2006 年 9 月至 2011 年 2 月,在美国森邦集团公司 8 英寸集成电路芯片项目引进及建设过程中,张建华作为东营市代市长、市长,违反相关规定,滥用职权,造成财政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这好像是第一个在起诉书中涉及集成电路项目的一个案例。
 
虽然山东的集成电路项目发展一路受挫,但山东人民越挫研勇,山东省对集成电路布局并没有丝毫停滞。
 
2008 年,山东政府提出要建设一座 12 英寸晶圆制造工厂。为此,山东省高新技术投资有限公司、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浪潮电子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山东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SinoChipSemicon),计划并购德国存储器芯片巨头奇梦达。尽管最终的收购主体为奇梦达西安研发中心,与传言相比大幅缩水,但看得出山东省的决心。
 
尽管山东人民争强好胜,但在众多的造芯运动失败后,山东似乎感到了迷茫和困惑。
 
“芯”动
2006 年 4 月,山东省发布《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我省集成电路产业的意见》,以促进山东省芯片产业的发展。该《意见》规划了两个方面的重点:一是集成电路设计,二是原材料生产。
 
2008 年济南成为全国第八家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化基地以来,得到了各级领导、业内专家的关注和支持,从而驱动整个山东集成电路产业发展。
 
集成电路设计方面,主要集中在济南、青岛、烟台,产品特色突出。济南拥有世芯电子、华芯半导体、概伦电子、高云半导体等数十家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世芯电子是台积电全球七大 VCA 价值链整合供应商之一;华芯半导体的安全存储控制芯片具有相当水准;概伦电子自主研发世界一流水平的半导体工艺器件建模平台并占据相当市场份额;高云半导体的 FPGA 芯片已经上市。青岛在传感器、专用集成电路设计方面具备一定国内比较优势,展诚科技的后端设计服务能力,为客户提供超过 3000 个版图设计,是多家代工公司的合作客户。烟台市艾睿光电的非制冷红外成像芯片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封装测试方面,细分领域优势较为明显。盛品电子是国内少数拥有 MEMS 智能传感器封装制造核心技术的企业,是华为、紫光等龙头企业的快速封装服务商;淄博美林、威海新佳等一批电力电子生产企业在功率半导体封装测试和生产领域具备较好基础;淄博的智能卡封装测试产品市场占有率居全国前列,聚集了山铝电子、凯胜电子、泰宝防伪等一批 IC 卡封装测试企业和射频识别(RFID)生产企业。
 
装备材料方面,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基础。芯微半导体的扩散炉在 8 英寸和 6 英寸市场有相当竞争力;联盛电子的湿法清洗设备也开始进入半导体高层;山东天岳研发的碳化硅材料打破国际垄断;烟台鲁鑫贵金属和科大鼎新的键合丝占有一定市场份额;有研科技在德州投资建设 8 英寸、12 英寸硅片规模化生产基地;德邦科技的高分子界面材料、莱芜金鼎的覆铜板等也在国内占有重要地位。
 
仔细梳理下来,山东在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布局上好像缺少点什么。是的,缺少晶圆制造。赶工 2017 年底,山东只有少数几条的 6 英寸及以下的小尺寸生产线,包括济南晶恒、强茂电子,还是以分立器件为主。
 
再造“芯”
从 2014 年《推进纲要》发布和大基金成立以来,全国各地都掀起了集成电路造芯运动。合肥投资建设长鑫(DRAM 制造)和晶合;武汉在新芯和长江存储的基础上,又引入了弘芯;南京引进了台积电;无锡打造华虹第二基地;广州投资建设粤芯;成都引进了格芯、紫光;厦门引入了联电、士兰微;重庆则引进了万国半导体、华润微电子;甚至就连一些三线四线城市都在搞造芯运动,如晋江投资晋华集成,淮安引入德淮、时代芯存,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极大的刺激了山东。
 
山东省集成电路产业面临着产业基础薄弱、投入不足、重大项目偏少等问题。山东心想,想我大山东乃是国内第三大 GDP 省份,竟然没有一条 12 英寸晶圆生产线,叫我大山东怎么对得起千年老三的位置。
 
2018 年 11 月出台的《山东省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专项规划(2018-2022 年)》已将其作为一个补短板的核心领域进行重点突破。山东省将按照“先两头(设计、封装测试)、后中间(制造)”的思路,巩固材料环节优势,壮大设计、封装测试环节,全力突破制造环节,打造集成电路“强芯”工程。提出到 2022 年,培育 3-5 家集成电路龙头企业,20 家具备较强竞争力的细分领域领军企业。
 
于是乎,2018 年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思想指引下,在专项规划的护航下,强势开始了第二轮造芯运动。在 2019 年 6 月发布的山东第二批新旧动能转换项目中,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CIDM)项目、青岛城芯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 12 英寸模拟半导体芯片项目、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集成电路制造项目、济南富元电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高功率芯片产业园项目赫然在列。还有不在项目名单中的兴华半导体日照项目。

 
下面对几个项目说明一下,希望有助于山东的决策。
 

 

1、芯恩青岛项目 
2018 年 3 月 30 日,青岛和以张汝京为首的芯恩团队签署框架协议,在青岛打造中国首个 CIDM(Commune IDM,协同式 IDM)集成电路项目。
 
芯恩青岛项目将建设特色工艺的 8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一条(初期从 3 万片起步,最终达产 8 万片)、先进数模混合工艺的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一条(初期从 1 万片起步,最终达产 4 万片)、14 纳米光掩膜版生产线一条(初期从 1000 片起步,最终达产 5000 片)、芯片测试厂以及组建嵌入式芯片 32 位 MCU 集成电路设计团队。
 
项目分两期建设,总投资约 188 亿元。2018 年 5 月 18 日举行开工典礼。据悉,芯恩青岛项目将开发 8 英寸 180nm-110nm 数模混合工艺技术;开发 12 英寸 90nm-28nm 集成电路芯片产品工艺技术,公司表示,40nm 的标准逻辑工艺来自意法半导体技术授权,还将携手 IMEC 进行工艺开发。
 
根据公司 2019 年初公布的规划,计划第三季度试生产,第四季度量产。如今看来,项目还是要滞后了。之前芯思想研究院表示项目滞后,还引发项目方的不满,并在各大媒体加大宣传,不知接下来还要如何动作。
 
芯思想研究院坚持认为,不管是 CIDM,还是 VIDM,此前台积电(TSMC)、联电(UMC)、特许半导体(Chartered)都努力实践过,最后都无奈放弃。
 
1995 年 7 月至 9 月,联电与 IC 设计公司先后合资成立联诚、联瑞、联嘉,由于经营惨淡,都在 2000 年并入联电;1996 年台积电与 Altera、ADI、ISSI 在美国成立合资公司,工厂建成投产两年后,也成为台积电的独资公司;1997 年特许半导体和先后与安捷伦、杰尔系统成立合资公司,最后也是并入特许。
 
甭管 CIDM 还是 VIDM,名字虽然动听,但事实上就是做晶圆代工。可地方领导觉得这个词新鲜,于是乎,各地方拼命宣传 CIDM/VIDM,好像这是救市主一样。
 
2、青岛城芯项目 
2018 年 7 月,青岛即墨区人民政府、青岛城投集团和矽力杰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在青岛建设两条 12 英寸和一条 8 英寸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2018 年 9 月成立青岛城芯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作为项目运营方。
 
据悉,青岛城芯项目分两期建设,首期投资约 180 亿元,项目工厂占地 400 亩,建设 1 条 12 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二期投资约 220 亿元,占地 300 亩,建设 1 条 12 英寸及 1 条 8 英寸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
 
其中,一期月产能规划是 4 万片,计划于投产后 1 年后实现月产能 2 万片,2 年满产后实现月产能 4 万片的目标。以目前矽力杰 3 亿美元(约 20 亿人民币)的营收,何以支撑得起两条 12 英寸和一条 8 英寸生产线的运营。更让笔者迷惑的是,既然一期的 12 英寸能够顺利投产,为什么要在二期建设产能更小、成本经济不科学的 8 英寸呢?
 
截止目前,城芯半导体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但令人意外的是,除青岛项目外,目前有多个地方园区收到矽力杰晶圆制造项目的规划报告书。
 
三、泉芯济南项目
2019 年 1 月底,一家名为“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在济南悄悄注册成立。这里顺便再提一下,泉芯项目的股东包括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 80%、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10%、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10%。而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8 年 11 月 28 日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曹山,总经理是夏劲秋。夏劲秋是跟随梁大师孟松加盟三星电子的大将之一。
 
据悉,泉芯济南项目计划建设 12 英寸 12nm/7nm 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项目于 2019 年第一季度悄悄开工建设,工地位于济南临空经济区,用地面积 39 公顷。总投资额为 590 亿人民币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投资 230 亿,建设月产能 7000 片的 12 寸 12 nm 生产线;二期投资 260 亿元,扩增月产能 23000 万片 12 纳米逻辑芯片;第三期投资 100 亿元,增加 1 万片的 7nm 产能。
 
12nm/7nm 呀,太神了,这真是让笔者激动得睡不着觉。
 
可是看看中芯国际请来大师梁孟松,也是量产时间一再推迟;格芯半导体在研究 N 年后,依靠和三星、IBM 的联盟才勉强涉险过关,但放弃了 12 纳米以下技术研发;联电在 2017 年实现 14 纳米投产后,但根本就没有客户。这又让笔者更是无法入睡。
 
590 亿的投资看来似乎不多,中芯国际南方基地的 14 纳米产线投资至少在 100 亿美元,还不算前期的投资和技术积累。
 
四、富元济南项目
2019 年 3 月 15 日,济南高新区管委会发布消息称,济南临空经济区组织举行富能高功率芯片生产项目桩基开工仪式。文中消息显示,该项目将建设 8 英寸晶圆厂功率半导体器件(主要生产 MOSFET、CoolMos、IGBT 器件)和 6 寸晶圆厂碳化硅器件的研发、生产基地,项目一期用地 317.92 亩,建筑面积约 24.5 万平方米,投资 50.53 亿元。
 

 
3 月 19 日,中铁十四局集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发布消息称,3 月 15 日富士康高功率芯片生产项目举行桩基开工仪式。消息指出,该项目是济南市引进的富士康高科技产业项目,主要为年产 36 万片 8 寸硅基功率器件和 12 万片 6 寸 SiC 功率器件的工业厂房。项目总占地 630.6 亩,一期占地 318 亩,一期总投资 50 亿元,建筑面积 24 万平米。
 

 

2018 年 12 月 27 日《济南日报 》在“聚焦泉城产业振兴 产发集团砥砺前行”的报道中指出,高功率芯片项目于 2018 年 9 月在儒商大会签约,3 个月项目确定落户高新区中欧制造产业园。高功率芯片项目已被列入 2019 年省级重点项目。由产发集团间接参股的项目轻资产公司济南富能半导体公司于 11 月 8 日在济南高新区注册成立。
 
而我们在 2019 年 6 月发布山东第二批新旧动能转换项目中发现,济南富元电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高功率芯片产业园项目(年产 8 寸硅基功率器件 36 万片、6 寸碳化硅功率器件 12 万片)。
 
综合以上信息判断,富能高功率芯片项目、富元电子项目就是富士康与济南约定促成落地的半导体公司。而且根据工商信显示,富能半导体的股东包括富士迈半导体、鸿富晋、讯芯电子,这三家公司都是富士康集团的关联企业。
 
富能半导体分两期施工。一期投资 50 亿元,预计 2019 年 2 月,厂房主体全面展开建设,2020 年年初,厂房项目竣工进入设备调试、投产阶段,下半年可实现量产。
 
目前厂房建设一切顺利。
 
五、兴华日照项目 
2019 年 6 月 15 日,据称是由我国最早的半导体制造公司香港兴华半导体工业有限公司投资的山东兴华半导体项目在日照开工。运营主体是 5 月 17 日注册成立的山东兴华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
 
项目计划总投资 50 亿元,分两期建设,一期计划建设一条年产 36 万片的 5 英寸 /6 英寸的晶圆制造线,二期建设一条 8 英寸集成电路晶圆制造线。
 
香港兴华成立 1979 年,1982 年 5 英寸晶圆生产线开始运营,公司主要提供 1.5μm/2.0μm/3.0μm /5.0μm 硅栅 CMOS、2.0μm 低压金属栅 CMOS、5.0μm 高压金属栅 CMOS 工艺制程。
 
兴华半导体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的半导体工艺制程人才,目前国内很多晶圆生产线的高管都在此工作过。
 
点评 
芯思想研究院认为,山东五大集成电路制造项目都存在风险。晶圆厂投资较大,对产业生态要求较高,产品规划、技术来源、潜在客户等都是在规划时需要详细考虑的核心问题,盲目上马晶圆制造项目尤其是先进制程项目风险极大。
 
1、资金。五大项目团队都是两手空空,给政府描绘一个大饼,其实就是准备空手套白狼,让政府出资玩。
 
2、技术。团队负责人都吹嘘自己团队多牛,恨不得把自己吹成天下无双,其实吧都是靠授权,授权得了只能是授权方觉得无利可图的技术。
 
3、产品。山东五大项目分为两类。一是先进制程 12 纳米、7 纳米项目,先进制程有多少客户呢?如何去和台积电竞争是要考量的问题?二是功率器件项目,你的客户在哪里?不要说中国是最大的市场。
 
结语
山东人有大山的脊梁,有大海的胸怀。气势如虹,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千亿级的投入,多个高大上项目同时开工。不知道这些集成电路人才从何而来?虽然山东大学在筹建国家级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但这只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希望山东各级地方政府永永远远擦亮眼,让我们期待山东的二次造芯运动可以留下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