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9 日讯,在冲刺科创板的首轮问询回复中,集成电路测试机本土龙头北京华峰测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峰测控”)对测试机业务情况进行了介绍,证明自己确为“国内最大的半导体测试机本土供应商”。

  

同时,华峰测控实控人大股东、实控人为员工持股平台,其控制能力,以及公司控制权是否清晰、公司治理有效性等问题被重点问询。

  

集成电路测试机本土龙头 

“简单说,芯片生产需要先切出来硅晶圆薄片,然后在晶圆上通过复杂工艺打上码,不同的码会体现各种布局、图形,下一步就是封装,封装完的芯片在出厂前要进行测试,华峰测控就生产测试用的测试机。”华峰测控董事会办公室人员称。

  

华峰测控自称“国内最大的半导体测试机本土供应商”,其收入与利润已超过竞争对手长川科技(21.120, 0.04, 0.19%)(300604,SZ)。

  

数据显示,2016 年至 2018 年以及 2019 年第一季度,华峰测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12 亿元、1.49 亿元、2.19 亿元、5978.05 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4120.82 万元、5281.14 万元、9072.93 万元、2323.53 万元。

  

基于公司能力的提升,华峰测控曾于 2018 年 1 月报送辅导材料,试图登陆创业板,2019 年 4 月,华峰测控又改道科创板。

  

在华峰测控在科创板首轮问询回复中,华峰测控给出了“国内最大的半导体测试机本土供应商”的依据。根据赛迪顾问提供的 2018 年数据,泰瑞达、爱德万和科休三家外企的测试设备收入分别为 16.8 亿、12.7 亿和 3.3 亿,占中国半导体测试机市场份额分别为 46.7%、35.3%和 9.2%,华峰测控在测试机领域的收入规模排名第四名,所占市场份额约为 6.1%,长川科技测试机收入为 0.86 亿元,占比 2.4%。

 

  

 

不过,上交所问询函中提出了关于半导体测试机行业概况与竞争格局的问题,华峰测控并未作出解答,而是在该问题下详解了测试机的英汉翻译问题。

  

实控能力亦被问询

在上交所对华峰测控的首轮问询中,实控人的控制能力,以及公司控制权是否清晰、公司治理有效性等问题遭上交所盘问。

  

前身为 1993 年设立的国企华峰技术,后来通过募集内部职工股份,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2015 年,孙铣、李寅、孙镪、徐捷爽等 32 名股东分两次将所持股份转让至员工持股平台芯华投资名下,转让完成后,芯华投资占华峰测控股份 43.40%,成为华峰测控实控人。彼时,原大股东时代远望持股 33.65%,由实控人退居二股东。而时代远望为央企航天科技(11.250, 0.04, 0.36%)集团的下属孙公司。

  

关于实控人控制能力的问题,华峰测控称,孙铣等八人通过控制芯华投资对公司股东大会进行控制,并通过芯华投资提名董事会半数以上非独立董事对董事会进行控制。在董事会中,董事长由时代远望提名,另 5 名非独立董事由时代远望提名 1 人,芯华投资提名 4 人。
  

2019 年初,华峰测控又引进了国资创投机构深圳芯瑞,与深圳芯瑞的对赌协议使实控人面临较大上市压力。

  

根据深圳芯瑞在 1 月 31 日与芯华投资、时代远望签订的《增资补充协议》,自深圳芯瑞增资交割后五年内,若华峰测控未实现合格上市,则由深圳芯瑞牵头制定重组方案(包括但不限于重组上市、第三方收购等),实控人、控股股东应无条件保持一致行动,但该方案应事先经国有股东书面同意。

  

不过,该对赌协议还约定,协议本身存在对公司上市产生不利影响时,则协议自动失效,但若上市未成,则协议自动回复。现华峰测控已启动上市进程,该协议各签署方已确认,该协议失效。关于华峰测控若上市失败,协议回复的问题,华峰测控董事会办公室人员表示,“是存在这个情况。”

  

“创投进行投资的时候,大多都会设定此类对赌条款,如果公司正常上市肯定皆大欢喜,但如果上市途中出现问题,公司股东会面临较大压力。”某投资机构人士表示。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