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4 日讯,随着越来越多智能手机上折叠屏、多摄像头、超高像素、5G 等产品的普及,引发了 CIS 芯片产能吃紧的现象,近期出现在高端光学镜头和 SMA(记忆金属)VCM 马达上也出现了同样缺货的情况。

 

 

7P 镜头量产良率提升缓慢

调查显示,目前各手机品牌前镜头、双、三、四镜头以上的镜头采用情况与搭载数量(不涵盖 3D 感测镜头),估算全球手机镜头增量趋势,2019 年全球智能型手机镜头出货总量将上看近 43 亿颗。

 

其中,主流的高像素、大光圈基本都需要用到 7P 光学镜头,基于此,镜头厂商也会再增加一些其他的规格要求。业内人士表示:“这些产品价格普遍也是依照像素区分,例如说 16MP 比 13MP 价格会高 50%以上,每上一个等级,就会贵 50%以上。”

 

从单价上看,光学镜头的确是目前智能手机产业链中利润丰厚的产品之一;不过由于眼下终端产品迭代速度太快,高像素的产品大范围在多个产品线普及,同时对于 7P 镜头的需求也快速扩大,使得高端镜头量产良率的提升也成为目前困扰厂商的一大问题。

 

目前,业内能够量产 7P 光学镜头的厂商仅大立光、舜宇光学与玉晶光三家,大立光仍以最高的量产良率为优势牢牢占据全球第一的位置,其他厂商则以 6P 手机镜头为主要产品线。

 

众所周知的是,上述提到的三家镜头厂商中的大立光、玉晶光都是苹果的主力镜头供应商,其中玉晶光的高端产品产能几乎被苹果占尽,大立光同时还兼顾以华为为代表的多家国内一线终端品牌订单,产能更是长期处于紧张状态。

 

对此,作为国内光学镜头厂商龙头的舜宇光学也表示:“7P 是一个趋势,未来甚至会到 8P。我们的 7P 镜头去年已经开始量产了,客户现在是国内国外的都有。7P 镜头刚开始量产的时候良率有较大的改善空间,这和其他新产品的规律一致,未来良率会不断提升。”

 

综上来看,厂商量产良率爬坡速度无法与市场需求增长速度同步是导致目前高端镜头产能紧张的主要原因。

 

从眼下智能手机拍照功能的发展趋势来看,光学镜头规格持续升级,将往更高像素、多颗镜头与光圈提升等趋势发展;这样的变化还将会蔓延到前置摄像头,前摄所需的镜头规格也持续提高。

 

随着旗舰机种的前镜头像素升级,镜头市场也将会进一步呈现两极分化的格局,许多低规格镜头小厂因无法与大厂竞争,可能退出市场。

 

供不应求的 SMA VCM 马达

对摄像头像素的提升已经成为终端厂商进行产品差异化比拼时一个必不可少的方式,迄今智能手机单颗摄像头最高像素已经突破 1 亿,显然,这并不会是极限。

 

与此同时,在 4800 万、6400 万甚至一亿像素逐渐成为市场主流产品的过程中,对于光学镜头的解析度需求也持续增加,这样的趋势意味着今后这些主流产品所需的镜头(玻璃片数)会越來越大,例如小米 CC9 Pro 所搭载的后置 1 亿像素摄像头正是选用了 8P 的光学镜头。

 

光学镜头的玻璃数量增加,直接结果就是镜头整体的重量越來越重,从而使得原本在业界广泛应用的悬丝式马达的推力已经不足以推动这样的镜头,因此产业链推出了 SMA 马达和滚珠式马达(ball type)两种解决方案。

 

不过,目前这两种解决方案都因为各自的限制形成供给问题。

 

了解到,滚珠式马达是韩国三星电机主推的专利产品,目前也仅有其一家主要进行生产,大部分都应用在三星电子的产品中;不过也有少部分供应给国内 OPPO、vivo、小米等终端品牌。

 

三星电机为国内终端品牌主要供应的产品类型以高端模组居多,小米 CC9 Pro 用到的 1 亿像素摄像头模组也是由其提供,并以从 CIS 芯片、镜头、马达到模组全部打包的方式出售。

 

这样的打包方式以及滚珠式马达形成的拍照延迟问题,显然无法让更多的终端厂商买单;因此,华为和苹果两大巨头则是更加青睐以 TDK 为代表的日系马达。

 

华为作为业界高像素的标杆,早在 P30 Pro 中带有 OIS 功能的 4000 万像素超感光摄像头就采用了由 TDK 供货的 SMA VCM 马达。不过据知情人透露,这颗马达的量产过程并不顺利,良率提升较为缓慢,导致上线时重工的概率颇高。

 

行业人士告诉笔者,SMA 马达是由英国一家名为 Cambridge Mechatroincs 的 VCM 设计公司推出,目前日本 TDK 以及国内的比路电子都通过专利授权的方式,量产了 SMA 马达。不过迄今为止,两家厂商的良率都无法达到普通 VCM 马达的良率,除此之外,产品单价也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