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 月 13 日讯,2020 年 A 股大“雷”,就这么从天而降了。

 

分别是北斗星通三安光电,同一天爆出了业绩雷。且两家都是继承集成电路国家大基金持股公司:


1、北斗星通:公司预亏 5.5 亿元至 6.5 亿元,而 2018 年同期盈利 1.07 亿元,十年盈利一夜亏光。大基金持股 11.98%;
2、三安光电:公司预计公司 2019 年净利润与上年相比减少 12.74 亿元到 15.57 亿元。大基金持股 11.3%。

 

 

北斗星通的大幅预亏,主要是商誉减值导致。


据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门与中介机构初步摸底及测算,减值总额约为 6.53 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预计 5.3 亿元,应收账款坏账损失 5100 万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 4000 万元,存货减值损失 3200 万元。


数亿元的商誉减值,起源于 2015 年的大举收购。2014 年,北斗星通进入了规模化发展阶段,于是便想到要通过并购来做大做强。


2015 年开始,北斗星通围绕“北斗+”进行了一系列的产业并购: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收购了华信天线和嘉兴佳利;2016 年收购了东莞云通、广东伟通;2017 年收购了杭州凯立、德国 in-tech 和加拿大 Rx 等公司。


收购的确带来了短暂的喜悦。2017 年、2018 年,北斗星通的净利润均突破了 1 亿元的门槛。此前数年,北斗星通的净利润均在 3000 万元至 5000 万元左右。


喜悦过后,是巨大包袱。


2018 年度北斗星通已经实施商誉减值 4.5 亿元,计提后商誉账面价值为 15.1 亿元。如今再商誉减值 5.3 亿,后续仍有近 10 亿商誉。


北斗星通透露,根据 2019 年度业绩预测完成情况、产品或服务的竞争优势、未来的市场规模、趋势和竞争状况审慎评估,部分资产组的商誉存在减值迹象,预计减值总额在 5.3 亿元左右,涉及资产组 6 家,由于涉及的资产组较多,公司将在年报中详细披露减值测试方法、测试过程和原因。


此外,北斗星通在汽车领域也遇到了“坑”。


首先,在应收账款减值方面,众泰汽车(该公司已经间接牵累了诸如当升科技、容百科技等上市公司)自 2019 年下半年经营陷入困境,资金链出现问题,由此给公司带来应收账款的预计减值损失 3300 万元。


其次,从事新能源车业务的博郡汽车,也是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对公司的应收账款从 2019 年 7 月开始逾期,预计给公司带来应收账款减值约 617 万元。


上述两大欠款问题,北斗星通此前一直秘而不宣。而同样受累于众泰汽车债务危机的长信科技、当升科技、容百科技在 2019 年 11 月就披露了相关风险。


第三,北斗星通还计提其他经营陷入困境或倒闭的客户所欠应收账款约为 1200 万元。


北斗星通自身布局智能网联业务板块,也遇到了难题。由于汽车市场的业态变化,公司预计车联网未来难以形成商业化落地,便决定停止车联网相关的业务拓展和研发,由此,公司对已形成的相关无形资产做减值处理,预计达 7200 万元。


矛盾的是,北斗星通 2019 年 11 月披露了定增预案,其中募资投向的项目中,就有“智能网联汽车电子产品产能扩建项目”。

 

三安光电:预计 2019 年净利润同比下降 45%-55%

 

同样是半导体产业的三安光电,1 月 10 日晚披露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公司 2019 年年度实现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 12.74 亿元到 15.57 亿元,同比减少 45%到 55%;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 28.3 亿元。

 

对于业绩预减的原因,公告表示,公司所处的 LED 行业前三季度价格降幅较大,进入第四季度产品价格才逐渐趋于稳定;此外,公司集成电路业务前三季度实现销售规模较小,从第四季度才开始上量,集成电路业务全年继续亏损。

 

据悉,截至 2019 年三季度,大基金共持有北斗星通 5875.44 万股,持股比例高达 11.98%,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6 年,大基金斥资 15 亿元参与北斗星通定增的认购。2019 年 6 年,限售股解禁,大基金由此也成为北斗星通目前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初步计算,大基金持有北斗星通的成本价约为 25.50 元 / 股。以 1 月 10 日北斗星通 26.40 元的收盘价计算,大基金持股目前浮盈约为 4%。


稍早前,两家上市公司宣布大基金的减持计划,但北斗星通则并未发布此类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