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 月 14 日讯,最近几年的内存市场可以说是风云变幻,咱们前一天还沉浸在对内存暴跌的喜悦中,入手之后发现第二天价格更低。刚才的话语确实有点夸张了,但是去形容内存市场的真实情况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

 

 

在消费者的眼里,升级自己的电脑的处理器和显卡俨然成为了惯例,很少人会去关注到自己的硬盘上面,另外还有很多人会将 SSD 市场行情的变动归结为 SSD 降速的原因,当然这个因素也是比较主要的原因,因此好物君本期内容就为各位读者科普一下 SSD 的掉速原理。

 

SSD 会在使用的过程中性能逐渐下降,那么具体有哪些因素会导致呢?

 

1. 闪存类型升级

在一个时间段内,硬盘使用的还是 SLC 闪存颗粒类型,而 SLC 也是目前寿命最长,速度最快,价格最贵的一种类型;因为价格比较昂贵的原因,厂商也逐渐发明了 MLC 闪存,TLC 闪存,QLC 闪存类型等供消费者使用(其实让消费者买那么贵的产品也吃不消)。

 

随着成本的下降,消费者在使用非 SLC 闪存类型的硬盘时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性能能达到自己的刚需,不过寿命却不如 SLC 闪存类型。而随着内存在写入和擦除的次数不断地增多,硬盘寿命也大大减少,久而久之掉速也越来越快。

 

2. 主控过热保护

除了闪存因素以外,SSD 中还有一个特点叫做“过热保护”,这种保护机制的设计初衷为当你在使用 SSD 过程中产生的热量过高从而降低主频。

 

现在的 SSD 的主控核心类似于处理器的架构,随着时代的改变多核心的架构也应运而生,不过这并不能彻底根除 SSD 掉速现象。

 

以上就是好物君给大家介绍的两点关于 SSD 掉速的原理,当然除了上述两大因素以外 SSD 的掉速还受其他要素影响,限于篇幅原因暂不赘述。

 

现在的各大厂商对 SSD 的掉速问题也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但是依然没有彻底解决,眼看 SSD 已经成为电脑用户的标配。

 

首先 SSD 的写入方式意味着它无法直接覆盖数据,全新的 SSD 因为此前无数据可以随意写入,但使用一段时间后,SSD 就需要先进行空间回收擦除再进行写入,会导致速度变慢,这也是 SSD 搭载 TRIM 功能的原因。

 

然后是 OP 预留空间,OP 预留空间用于主控各种优化机制的操作,诸如 GC 回收,磨损均衡等,空间越大,SSD 的性能就越有保证,但随着用户数据越来越多,当 SSD 用量接近满盘时,SSD 就会因为预留空间不足而掉速。

 

最后是主控过热的问题,虽然现在 SSD 闪存和主控芯片的制造工艺下,已经很少出现烫手的产品了。不过一些高速 SSD 使用的主控芯片在长时间高速使用时,发热量还是比较大的。与 CPU 一样,当温度过高的时候主控芯片也会自动降速,此时 SSD 的读写速度都会明显下降。

 

英特尔任命新 CIO 曾任慧与转型负责人

英特尔公司(NASDAQ:INTC)宣布,其聘请了一名新的首席信息官来负责其全球信息技术业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司睿博(Bob Swan)表示,这个职位为英特尔扩大了增长机会,通过 IT 赋能为其客户和整个业务释放数据潜能至关重要。

 

英特尔公布,Archana Deskus 将在 1 月 30 日开始担任这一职务,向首席财务官 Geroge Davis 汇报工作。据悉,Archana Deskus 将领导一个全球小组。外媒称,这个工作小组将包括约 5000 名员工。Archana Deskus 将从 Aziz Safa 手中接过这个职位。后者是英特尔的信息技术副总裁、首席数据官,在前首席数据管 Paula Tolliver 离职后,临时兼任。

 

Archana Deskus 自 2017 年 10 月以来,一直担任慧与公司(NYSE:HPE)的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负责领导并推动其全球 IT 运营的转型。2015 年 10 月,惠普公司分拆成为两家公司,11 月,由企业级业务组成的慧与公司独立上市。Archana Deskus 领导一个名为 NextGen IT(直译为“下一代 IT”)的项目。慧与官网显示,这是一个为期九个季度的 IT 转型,将彻底改造慧与内部的 IT 系统。

 

英特尔披露的信息显示,Archana Deskus 毕业于波士顿大学,并在仁斯利尔理工大学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自 2003 年起,在加入惠与公司前,塔恩在贝克休斯、英格索兰、天美时和联合技术公司担任首席信息官。

 

对于新首席信息官,司睿博表示,Archana Deskus 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在复杂的全球 IT 环境中推动卓越运营和转型的良好记录。对英特尔来说,其拥有复杂的 IT 部门以应对不同的产品组合。Tirias Research LLC 首席分析师 Kevin Krewell 对媒体表示,Archana Deskus 在慧与期间接触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产品的经验将帮助英特尔向人工智能和更高利润率的市场过渡。

 

最近一年,英特尔对外不断展示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野心。司睿博曾在 2019 年三季度的电话分析师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将预期全年营收目标向上提高了 15 亿美元。与此同时,其多个高层曾在不同场合强调其 2019 年人工智能领域的营收将超过 35 亿美元。

 

不仅如此,英特尔曾在一份报告中披露,该公司 IT 部门使用机器学习和分析技术,将芯片等产品的上市周期缩短了 52 周,从而产生了约 28.5 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在确立‘以数据为中心’转型之前我们已经发现数据很重要,我们已经靠人工智能去处理这些数据”。英特尔早在 2017 年 3 月就成立了人工智能的产品事业部。与此同时,从 Altera 开始,英特尔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了大量收购。2019 年底,其又以 20 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芯片公司 Habana Labs。

 

宋继强表示,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已经有了 CPU、GPU、FPGA、ASIC 四种不同的架构了,同时在专门视觉人工智能加速芯片也有部署。从端到端来看,他们是不重复的。收购 Habana Las 则是针对服务器端做人工智能技术的公司。此外,英特尔自己也在做 Xe 图形加速器,独立显卡的 GPU,这些构成了完整的异构产品线。

 

事实上,目前英特尔已经约有 10.7 万名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