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2 月 19 日讯,何时复工、如何复工成为各行业迫在眉睫的难题,而疫情究竟会对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更是许多人心头沉甸甸的大石。

 

此次疫情爆发的中心——武汉,作为中部中心城市,长江经济带的“龙腰”, 被视为“中部崛起”的领头羊。光谷、钢铁、汽车、面板、通信和电子这些与武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关键词,如今随着疫情发展,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而作为产业链上游企业的聚集地,武汉疫情又会对下游厂商带来何种影响?

 

带着这些忧思,对疫情包围下的武汉半导体、通信电子、面板等产业进行访问,答案有喜有忧:尽管受延期复工、劳动力短缺等因素影响,相关企业产能扩充会在短期内放缓,但原材料备货基本充足,且很可能在疫情后迎来“报复性反弹”。

 

 

武汉芯工厂不停工,芯片不涨价

武汉,中国半导体核心城市之一。占全球半导体产值 1/3 的存储器行业历来为国外企业垄断,三星、铠侠、西部数据、美光、英特尔和 SK 海力士六家占据了全球超过 99%的 NAND Flash 市场份额。

 

2016 年,武汉光谷成立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武汉存储器产业强势崛起,力争突破国外企业垄断。

 

目前,武汉已集聚了 100 余家芯片企业,涌现出烽火科技、梦芯科技、芯动科技等 30 家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本土企业,形成了以存储芯片、光电子芯片、红外芯片、物联网芯片为特色的国家级“芯”产业高地。

 

武汉研发的三维闪存芯片,其中 32 层芯片已实现量产,这是我国首批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32 层三维闪存芯片。

 

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和武汉弘芯是我国重要的晶圆厂,这些晶圆厂除了每年的岁修外,一般全年不停工。自 1 月 23 日武汉宣布封城至今,这三家企业也没有停工,长江存储员工表示,产能恢复了一半。

 

然而,武汉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供应链枢纽之一,依然不可避免地受到疫情影响,甚至可能对全球电子产业的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

 

长江存储:没有停工但扩充停滞

长江存储的员工李先生表示:“工厂的研发和生产在春节期间一直正常运转,没有停工,只是产能在一半左右。公司现在考虑的是尽最大可能生产,计划逐步恢复产能,但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人力不够。”

 

据了解,长江存储在武汉的工厂有 4000-5000 人,留守的大约有 1000 人,目前工厂采用分区隔离管控措施,只有住在公司对面宿舍的人员才进入工厂上班,避免外界病毒的带入。

 

东吴证券报告显示,长江存储现阶段产能为 1 万 -2 万片 / 月,占全球总产能 1%左右。1 月 16 日,长江存储曾在市场合作伙伴年会上表示,2020 年上半年,一厂(指一座 12 寸晶圆厂)产能规模大概在 5 万片 / 月左右,年底前规划设计 10 万片 / 月。更大产能的二厂,也在逐步规划中。

然而,由于疫情带来的影响,产能扩充计划和人员报到工作都停滞了。“芯片是一个需要大量研发的行业。目前,研发、生产人员大量未到岗,只能勉强维持现有生产线,新装机扩充计划被迫停滞。而年前完成的新员工招聘工作,人员报到也无法进行。”李先生说。

 

“今年芯片产能的扩充计划还是比较大的,但疫情带来的装机、人员、物流限制,都将影响产能扩充计划。半导体存储行业又是一个研发性行业,研发进度也会受到影响。对于武汉存储器企业来说,追赶国际企业的步伐可能会因此放慢。”李先生对此有些担心。

 

短期内芯片应该不涨价

对于储存器芯片这个极度敏感的行业来说,1%-3%的行业产能波动,就能够在市场上引起价格波动。那么,储存器市场会出现一波“涨价潮”吗?李先生认为,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不过武汉地区的产量毕竟有限,相较于全球芯片市场来说,影响不会很大。

 

集邦咨询冉玄同认为,短期内,这次疫情对武汉半导体企业的影响不是很大,一是这些企业春节前有库存备货,二是企业生产线都是 24 小时不停地运作,疫情之下,也会拿到政府一些特殊的通行手续。

 

但对于疫情后续影响,冉玄同认为,需要看疫情持续时间,“重点担心的是上下游供应链会出现问题,如果产业链下游需求减少,就会影响上游的生产和供给,现在终端需求减少的苗头已经显现。”

 

西部证券一份研报也指出,晶圆厂由于自动化程度高,人员密集程度比较低,人力缺口相对不高,但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原材料的短缺会对晶圆厂造成较大影响。

 

武汉光被“挡”了一下,但 5G 仍是“光源”

在武汉市东西部,有一条科技含量满满的交通干道——光谷大道,大道沿线分布着中国信科、长飞光纤、武汉新芯等重要国内通信企业。再将视线范围放大,光谷大道所在的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被称为“中国光谷”,拥有国内最大的光通信研发基地、光通信器件生产基地和光棒光纤光缆生产基地。

 

武汉市发改委主任许甫林曾表示,武汉的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居全球首位,光电器件占国内市场份额达 60%。

 

疫情的发生,给武汉、湖北乃至全国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影响。相关企业复工延迟,也让国内光通信行业发展受到影响。

 

但同时,此次疫情催生了云会议、云办公等 5G 应用的加速落地,为 5G 产业链整体发展带来促进作用。

 

光通信:短期内影响产能

长飞光纤、烽火通信这两家武汉企业,一直处在中国五大光纤生产商名单上。

 

光纤预制棒是光缆生产的最源头项目,核心原材料。据知名市场调研机构 CRU(英国商品研究所)分析,长飞光纤和烽火通信在湖北(主要是武汉)的光纤预制棒产能占到中国的 35%,相当于全球的 20.3%。

 

光缆方面,虽然武汉的地位不如光纤预制棒那样重要,但也具有相当重的分量。据 CRU 分析,武汉生产的光缆占中国国内市场的 18.5%和全球产量的 9.7%。如果再加上与武汉相距 200 公里左右荆州的光缆产能,占比分别上升至 20.9%和 11%。

 

毫无疑问,光纤重镇武汉在现阶段的停工,会对国内和全球光纤光缆产量产生影响。

 

但这种影响是短期的、可控的。虽然目前武汉仍是国内最重要的光纤生产地,但国内市场对其依赖度近些年有所下降,一方面,长飞光纤这类武汉企业已在国内多个地方建设了生产基地,另一方面,国内还有其他多家重量级的光纤企业。

 

以长飞光纤为例,除了武汉工厂,还在辽宁、甘肃、四川、广东、江苏、上海等地和国外的印尼、南非等地设有生产基地。

 

“武汉是我们总部,也是我们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向位于其他省市的生产基地供应原材料。目前武汉工厂还没有复工,原先说是 2 月 14 日复工,但现在要看具体情况了。”2 月 11 日,一位长飞光纤内部人士表示。

 

据这位人士介绍,上海等地的长飞光纤生产基地在 2 月 10 日都已经复工,而且春节前储备的原材料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他表示,“因为受到返工人员隔离期的影响,这些基地的产能目前还没有完全释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产能会逐步上来。”

 

业内认为,基于国内光通信产品的库存和全国产业链的联动,这个影响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从全国产业链库存来看,不同产品线均保持了 1 至 3 个月的库存水平。在光通信全年市场预期向好的情况下,疫情短期的产能影响,有望在随后几个季度消除。

 

“淡季”对全年影响有限

东方证券分析师张颖认为,武汉光通信产业一季度甚至上半年度经营业绩将受到影响, 但所幸一季度并非利润“大季”,对全年业绩影响有限。

 

方正证券的研究报告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这份报告显示,全国通信板块公司主要集中在 7 个省份:广东省(45 家)、北京市(18 家)、浙江省(13 家)、上海市(12 家)、湖北省(10 家)、福建省(7 家)和四川省(7 家)。以疫情严重的湖北为例,2018 年第一季度该省通信板块上市公司的收入在全年占比为 20%,净利润占比为 21%。再以广东为例,2018 年第一季度通信板块上市的收入在全年占比为 18%,净利润占比 21%。考虑到第一季度一般是行业淡季,因此,企业复工延迟对整体业绩的影响程度有限。

 

根据招商证券研报,2018 年第一季度收入在全年占比数据显示,烽火通信为 17.53%,长飞光纤为 21.7%,包括这两家企业在内的武汉通信类上市公司,疫情受影响程度都是中度。

 

从 A 股市场表现来看,长飞光纤、烽火通信股价近段时间走势和大盘基本持平,并未被看空。

 

5G 应用加速落地

从中长期来看,光纤产业仍然向好,因为 5G 会带来强劲需求。

 

通信业资深人士陈志刚认为,上半年 5G 网络建设进度将会延缓,但这并不会整体影响中国 5G 网络建设的进度,考虑产业链已经储备的物料、器件、生产产能,大概率是按照三大运营商公布的网络建设计划已经完成了储备,疫情过后将会“报复性”恢复生产。

 

同时,在此次抗击疫情当中,5G 已经大放异彩,全方位助力抗击疫情,多项 5G 应用加速落地:5G+直播催熟“云监工”、5G+云会议为战“疫”一线提供高效沟通桥梁、5G+VR 加持远程医疗、5G+AI 减少医患交叉感染、5G+热成像构筑第一道防线。

 

中国电信和央视频合作开通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 5G+光纤双千兆直播,上亿观众成为“云监工”,大家都说,看直播不是为了消磨在家隔离的时间,看的是希望。这可以说是 5G 商用以来最大范围的一次直播尝试。

 

疫情在加速这些 5G 应用落地,而这些应用的落地成熟又会反促 5G 建设的加速,推动 5G 产业链形成良好闭环。

 

武汉屏春节库存充裕手机新品发布或受影响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让武汉成为全国疫情的重灾区。在疫情持续蔓延的影响下,1 月 23 日,武汉封城;1 月 29 日,湖北省宣布,全省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 2 月 13 日 24 时;2 月 13 日,湖北省又宣布延期复工,全省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 2 月 20 日 24 时。

 

从 2008 年至今,武汉光谷用了 10 年时间,投资近千亿元,布局建设了 5 条从 LCD 到 OLED、从硬屏到柔性屏的新型显示面板生产线。目前,光谷已经成为全国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中小尺寸显示面板基地,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的数据显示,预计 2020 年,武汉显示面板产业总产值有望突破千亿元大关。

 

目前武汉汇聚了 TCL 华星、京东方、天马等一线面板企业,受疫情影响,武汉的面板企业正面临怎样的冲击?

 

春节满产满销,天马、TCL 华星、精测电子、尚赛光电等一批武汉新型显示企业,是华为、小米、TCL 等国产品牌显示面板的核心供应商。

 

TCL 华星生产中小尺寸的 T3、T4 工厂设于武汉,前者定位于高端智能手机屏及平板电脑显示屏,后者为第 6 代 LTPS-AMOLED 柔性生产线,主要生产 3~12 英寸高分辨率柔性和可折叠式智能手机用显示面板。

 

在 2 月 3 日天风电子召开的疫情对面板行业影响专题电话会议上,集团副总裁兼董秘表示,TCL 华星整个春节期间无休,前端的制程和中后端都是满产满销,深圳的 T2、T6 产能为 300K(30 万),武汉地区 T3、T4 的产能合计为 48-50K(4.8 万到 5 万),还有正在爬坡的产能都是满产,没有受到春节停工的影响。

 

另外,目前华星的人数为 2.7 万,其中武汉工厂的人数占一半,前段制程和后段轮班人员,基本能维持目前的生产。武汉天马是处在疫情中心的又一大型工厂,工厂拥有一条 G4.5 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TFT-LCD 液晶显示器)生产线及彩色滤光膜生产线,目标市场定位于中小尺寸显示市场,产品主要应用于移动终端消费类、工控类显示屏及模块,公司 G6 AMOLED 生产线正式向品牌客户出货,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智能手机和差异化平板电脑等。

 

在 2 月 4 日召开的疫情对面板产能影响的电话会议上,深天马董秘透露,公司五地七公司春节期间连续生产运营,生产经营持续稳健。另外,武汉天马 4.5 产业基地主要由彩膜厂、面板厂和模组工厂三部分组合,前两者是主要的生产线,厂内生产以自动化为主,人员负责设备、工艺的稳定运行,假期期间连续生产,春节期间超额完成了生产计划;模组方面,春节期间安排多人留岗连续生产,春节前基本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京东方方面,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其各地工厂的生产经营一切正常。不过,京东方此前表示,“武汉 10.5 代线将进行月度生产计划调减,预计产能释放进度将有所放缓,由此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2020 年全球超大尺寸显示屏供需关系持续紧缺局面。”

 

手机新品或将调整

根据集邦咨询发布的数据,武汉面板厂涵盖生产大尺寸面板的 10.5 代以及生产高端手机面板的 6 代柔性 AMOLED 产线,主要是面板前段生产,包含京东方 B17 产线、TCL 华星 T3、T4 产线和深天马的 6 代线。

 

这 4 个产线中,京东方武汉 10.5 代正处于起步阶段,2019 年 9 月方从建设期进入运营期,目前有限的投片对于电视面板整体供需影响有限。该生产线项目是京东方第二条 10.5 代 TFT-LCD 项目,总投资 460 亿元,设计产能为 12 万张 / 月,主要生产 65 和 75 英寸、分辨率 8K 和 4K 液晶显示面板。受疫情影响,中怡康公司公布的第 4 周(1 月 20-26 日)数据显示,LCD、OLED 电视的零售量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下降。国内彩电市场继续承压前行。

 

TCL 华星武汉 6 代厂是其辖下唯一一座 LTPS 产线,目前在手机 LTPS LCD 面板的供给地位仅次于深天马,与京东方在伯仲之间。后续若该产线出现问题,可能对手机用 LTPS LCD 面板供给造成一定波动。

 

IDC 预计,1 至 2 月的国内整体市场将面临同比约 40%的大幅下滑。另外供应链调整能力也将面临考验,因为 2 至 3 月正是众多国内厂商旗舰产品发布以及量产前的最终测验阶段,也是上半年内计划发布产品的调试阶段。而随着上半年产品计划的变化,中期甚至远期的产品规划或许也将需要调整。

 

“今年的疫情肯定会对中国家电业造成负面影响,只是影响有多大的问题,” 家电产业分析师刘步尘说道,华星光电以小尺寸液晶面板为主,对家电业的影响相对没有对其他产业的影响那么大,通过二三四季度的努力,可以一定程度上追回前期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