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至 2 月下旬,哪怕是以往晚一些的农历年,现在大家正常情况下也已经各就各位了。学堂里会有朗朗书声,厂房里会有机械噪声,马路上会有喧哗人声……然而,一场疫情让复工复学困难重重。

 

如今,距离北京、上海、广东、江苏等地规定的 2 月 10 日复工已经一周有余。一周来,与非网和相关企业深入沟通交流,让我们透过这些至真的言语去感受产业复工的第一周。

 

 

提升安全生产首位度,尤其是员工人身安全
自 2 月 3 日起,全国很多企业员工开始远程办公。2 月 10 日起,便开始有企业逐步恢复生产,员工开始到办公室。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对于员工安全的重视程度远胜以往。

 

《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用工单位应当为劳动者提供相应的劳动条件和劳动保护。面对疫情,每一个复工的企业都在按照政府要求的标准严格执行,并根据企业自身特点灵活调整。

 

润石科技销售总监董晨表示:“我们是按正规流程申请复工,所有到办公室工作的人员都符合当地防疫要求。员工需要每次测温登记后进入办公室,在办公室准备有充足的医用口罩、一次性手套、洗手液、消毒液,保持通风条件,人员尽量减少相互直接接触,减少部门之间的走动。”

 

润石科技销售总监董晨

 

润石科技防疫公告

 

润石科技防疫实景图

 

和润石科技一样,得一微电子同样严格执行政府要求的复工标准。在采访过程中,得一微电子市场总监罗挺谈到了更多的细节:

 

得一微电子市场总监罗挺

 

·成立公司疫情防范小组,进行人员管控、环境消毒、疫情宣传、物质筹备等方面工作,确保公司所有的疫情防护措施做到位。

·购买了消毒用品、洗手液和体温测试仪等防疫物资。办公场所每日消毒,员工需要全天戴口罩,进公司需测体温。

·提供足够的医用口罩,办公室满足充分通风,在办公室员工避免近距离接触。

·严格控制到办公室的员工行程,去办公室必须满足过去两周未接触过外地人,未离开深圳市区,未采用公共交通,健康无异常等条件。

·员工只能用保温桶带饭,不使用微波炉。

·专设快递摆放区域。

 

在介绍复工人员情况时,联芸科技副总经理李国阳指出,只有部分有需要的员工才到办公室。“我们是第三批次现场复工企业,并严格遵守政府的复工计划。考虑到员工复工安全,我们主要通过远程上班来解决。现场办公的主要是测试及需要软硬件联调的软件开发调试人员和一些支撑服务人员。”

 

联芸科技副总经理李国阳

 

为了员工安全,即便是需要到办公室的联芸科技员工也都是弹性工作制。“员工是企业最宝贵的资源,我们以项目目标为导向实施错峰弹性上班制度,并对上班空间进行消毒,员工健康登记,提供安全防护用品并提供上班安全防护补贴,全方位照顾员工安全办公。” 李国阳讲到。

 

员工错峰上下班,立创商城 CEO 杨林杰同样提到了这一点。此外,立创商城还取消了团建、现场会议等。他指出:“立创商城对全体人员的户籍及过去 14 天的旅居史进行摸排,满足来深居家隔离 14 天以上的员工方可安排复工;复工人员每天进入办公区前一律经过双手和脚底酒精杀毒、测量体温并要求全天戴口罩;做了大量的防疫安全宣传培训提高防疫意识。”

 

立创商城 CEO 杨林杰

 

为做好疫情期间的防护工作,联发科春节期间就已经开始准备,包括采购防疫物资和公共场所消毒。同时,联发科在近期财报会答记者问时表示,员工办公方式的主动权掌握在员工手里,可随时联络主管和 HR 申请错峰出行和在家办公。对于必须到办公室的人员,联发科也做好了防控的准备,并持续听取员工意见进行改进。

 

看得出来,为了保障员工的安全,每一个公司都在政府政策的指导下作了充足的准备。我们来看一下各公司的复工情况:

 

 

全产业链受影响,亟待政策解围
整个电子元器件产业链,甚至延伸到模组、板卡级都是服务于终端产品的,疫情袭来对工业生产和消费都会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环环相扣之下,企业在生产和销售两个方面都倍感压力。

 

首先是员工远程办公引发的问题。虽然全国多地开始出现规模性的复工潮,然而依然有部分地区人员流动管制,这其中定然有很多公司的核心骨干不能按时到办公室复工。“产品立项包括指标定义、未来应用领域、市场的定位等都可以通过线上会议的形式来完成。产品的研发过程,包括各种测试等需要在公司完成,因为仪器仪表不可能在家远程办公。”董晨这番话代表大部分企业的现状。

 

这方面,得一微电子深有体会。罗挺指出:“芯片设计流程中影响最大的是芯片测试验证、系统测试以及 FPGA 原型验证。因为非常依赖公司实验室的环境以及相关硬件资源和仪器,芯片设计不同于纯粹的软件开发,互联网开发等,大量的工作需要物理测试和验证以及仪器参与。大部分的逻辑设计、 软件设计可以远程完成,但是降低了部分效率。”

 

除了研发,人员短缺让很多公司的业务开展也出现空档。李国阳对此讲到:“部分省市员工不能正常返回杭州,以及地方出行政策的影响,对公司业务开展有一定影响,该影响将持续到 2 月底。”

 

企业自身不好受,客户方面同样不乐观。董晨指出:“目前影响最大的就是销售端。主要原因就是终端客户的复工情况不乐观,客户端的拜访受限,开发新客户遇到困难。”

 

泰科天润总经理陈彤则讲到了更深一层的企业担忧。他表示:“大家现在面对的困难是相通的,员工回不来,回来了以后是否要隔离,如何实施确实有效的防护措施,会不会有隐性传染者,如果出现了感染者,企业要不要停工面对。这些都极大地增加了企业的管理成本和运营风险,会牵扯很大的人力、物力、资源。”

 

泰科天润总经理陈彤

 

除了企业内部的种种困难,由于各行业都人员短缺,企业外部也有压力袭来。陈彤分短期和长期讲述了企业受到的影响。

 

短期影响方面,他指出:“物流 / 交流 / 交往下降,大家无法做更多有效地交流和沟通,会很大地影响企业经营所需要的各种外部条件,包括政府事务 / 投融资事务 / 企业宣传,这一类对企业发展长期很重要,但是属于短期弹性需求的事务,都会在一定时间停下来。”

 

“对我们半导体芯片制造来说,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影响是半导体芯片制造极大地依赖国际交流和配套。无论是设备采购 / 原材料采购 / 配件支持 / 技术支持,一个生产线有很多环节需要国外的交流与支持,现在不旦人员交流停止,而且国内外的物流也基本上暂停,这极大地影响企业的经营。国外企业出于人员安全考虑,近期基本上无法安排人员到中国出差,物流现在船班大面积减少,少数在走的需要优先满足防疫物质。船运现在也处于不明确的情况。所以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各产线的运行效率和运行成本会逐步增大到无法运行的地步,这个过程的长短,取决于各个企业产线的备料和技术储备情况。”他进一步讲到。

 

对于长期影响,他表示:“由于半导体芯片产业基本是上下游产业的源头,如果下游经济大幅度下降,那么对于半导体芯片产业来说,需求会直接下降,那么会进入一个强烈淘汰阶段。而这主要冲击的就是国内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因为需求下降,能不能活下来,主要依靠企业自身的积累和条件。一般这样的局面,只有全球头部企业,加上国家有强力扶持的半导体企业能够活下来,大部分中国半导体企业现在的能力无法顶住经济下降造成的冲击。国外龙头企业依靠资本 / 积累 / 行业地位 / 技术能力,可以拥有相对好的活下去的基础,国内的企业大部分处于底子薄 / 行业地位低 / 品牌力不强,所以能长期顶过经济下降的难度很大。”

 

综合几家受访企业的观点。短期内,人员、物流、海关这三方面的因素影响较大,部分企业会面临一定的现金流压力;中长期来看,疫情让市场需求低迷,如何以及何时恢复值得关注。

 

下图中是受访企业受影响的情况:


 

解决这些困境,有一些是要靠企业自身的协调能力,而有一些则需要政策帮助。受访企业中,多家企业表示希望地方政策能够帮助解决企业困境。

 

综合来看,董晨的话基本就是企业的心声,他表示:“希望政府在税收、保险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希望各地政府不要一刀切,影响不大的地区和企业还是要尽量鼓励复工,并创造条件支持复工。” 

 

疫情下有“危”也有“机”
“历史经验证明,每一次重大的全球性或区域性危机,都蕴含着战略性机遇。”这是隆国强在《危中有机》中讲到的一句话。疫情危机中,企业也看到了低迷市场大环境中蕴含的商机。

 

这样的商机一方面是针对企业自身,比如很多医疗电子企业,还有像立创商城这样春节“不打烊”,现货充足的元器件电商平台。疫情期间,立创商城除了原本的生意,也在供应抗疫设备生产所需元器件,甚至还有口罩、护目镜。杨林杰表示:“在深圳与江苏当地政府部门的支持下,立创商城在疫情爆发第一时间积极配合各大与疫情相关的设备厂商采购发货,确保生产厂商部分产品能正常交付疫区。”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但又打开了一扇窗。在线下陷入疫情困境、无法经营之时,线上交易却愈发火爆,诸如电商购物、网络订菜、直播带货、网络教育、远程办公等等,增长率高达数倍,甚或数百倍。”杨林杰这番话蕴含着无限商机。

 

2 月份,在大部分企业焦虑业绩的时候,立创商城反而是超过了上个月以及去年同期。

 

 

在这背后,杨林杰还看到了产业更深层的机遇。他讲到:“短期需求也可能造就一个细分行业的繁荣。在这种需求背后,疫情是否带来社会观念、个体消费习惯的转变,比如个体或家庭医疗设备电子化、公共医疗设施的部署等。我们相信,这可能为中国芯片厂商、分销商带来可观的增量。”

 

诚如杨林杰所说,也正如我们看到的,疫情终将会过去,但它定然会改变些什么。李国阳所说的 5G,董晨所提到的大健康……

 

写在最后
复工“第一周”,产业、企业、员工都还带着一丝焦虑,大家多少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然而,我们看到在抗疫的过程中,生产在回升,商业在复苏。哪怕病毒真的长久存在,我们也必然能与之共存,但不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