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行各业都追求智能化的当下,电子产业若有风吹草动将牵扯甚大,尤其是芯片产业。复工“第二周”(2 月 10 日起),复功率较高的广东省也就只有广东和珠海比例过半。大环境对于芯片供应链而言影响深远。那么,已经复工的相关企业情况如何?为解答这个问题,与非网编辑团队在复工“第二周”继续深入产业,和企业面对面。

 

 

芯片设计:封测“拖后腿”
疫情期间,芯片企业首要任务是尽快恢复产能。受访企业中,安路科技与和芯星通从 2 月 3 日便开始使用远程办公,芯佰微和明皜传感则是 2 月 10 日复工。

 

芯佰微办公环境展示

 

2 月 10 日复工统计中,四家企业的复工率都过半,明皜传感比例最低也达到了 60%。对于复工员工的安全保障,受访人均表示严格按照地方政府的政策指示,做好了员工的防疫安全工作。

 

我们选取明皜传感受访人分享的一些执行细节。他讲到:“成立由企业主要负责人牵头的疫情防控工作机制,组建疫情防控领导小组,落实专门部门和人员负责疫情防控工作;制定本企业疫情防控应急预案和复工方案;保障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所必须的经费和物资,加强口罩、温度计、消毒药械等疫情应对物资准备,物资储备不少于一周用量,并保证后续能够持续供应;加强返岗返工人员健康监测工作,开展全体企业职工假期生活旅行情况登记,建立“一人一档”,了解其返回园区的时间和交通方式,合理安排员工返程;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知识宣传,督促员工科学佩戴防护用品并做好个人防护。”

 

单纯考虑人员情况的话,四家公司的复工进展都算可观,不过远程办公人员占一定比例。对于芯片设计而言,涉及到了一些协同和信息安全问题。受访企业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安路科技副总陈利光表示:“芯片设计主要研发和设计环节大部分工作都可以通过远程 VPN 进行工作,部分和实验室硬件相关的调试测试类工作必须在实验室进行,部分频繁图形操作的后端及版图类工作在办公室效率较高。”

 

芯佰微的情况和安路科技类似,芯佰微销售总监林龙另外提到了数据保密问题。“员工访问公司的数据中心都是有权限控制。”他讲到。

 

芯佰微销售总监林龙

 

和芯星通人力资源总监胡俊慧则指出:“芯片模块级的 RTL 设计和验证都可以远程在家完成,SoC 级别的验证有些需要和 BSP 同事沟通或者实时基于 FPGA protype 调试的部分需要在办公室完成。因为我们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基于 linux 服务器完成的,而 linux 服务器的数据是不能拷贝下来的,所以相对技术保密性能得到一定保障。”

 

和芯星通人力资源总监胡俊慧

 

对于产品研发,明皜传感受访人的回答略有不同。他表示:“于芯片设计,我们公司一直是采封闭式管理没有远程问题。大型公司为避免设计外露,也是采取公司数据中心式管理,杜绝远程操控,而造成信息外泄。远程操控还是无法避免未受权的画面撷取。”

 

总体而言,不管采用怎样的方式,通过受访人的描述,各企业大部分芯片研发方面的工作都已经恢复正常。但在产业链层面,受访企业都表示有受到影响。

 

“和芯星通有比较健全的供货策略,疫情期间也一直积极与供应商及客户协商,并梳理库存。 新产品上市一定程度会有 delay。” 胡俊慧说到。

 

林龙“点名”芯片封测影响最大,他指出:“生产受到一些影响,封装测试影响比较大,因为都是代工方式,目前很多封测厂受到疫情影响无法复工。”对此,陈利光和明皜传感受访人都持相同的观点。

 

各家公司影响程度:


疫情让芯片企业也在积极求变,以应对全产业链影响。林龙表示:“我们已经通过邮件及电话通知到我们的重要客户,也得到了客户的理解和支持,芯佰微目前消耗的是之前的备货晶圆,我们一直有做风险库存,今年这个工作力度要更大,我们也会联合我们的代理商朋友帮忙给客户做一些风险备货,以缓解供货问题。”

 

特殊时刻,企业更需要政策力量
即使困难重重,各芯片企业依然对于时局保持乐观,积极寻找特殊时期赋予的发展机遇。

 

胡俊慧表示:“疫情期间,北斗一直发挥着隐形战士的作用,无论从高精度测量测绘、重点车辆调度管理、气象站到无人机喷洒消毒、无人车物流运输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搭载和芯星通高精度板卡、模块的无人机、机器人、自动清扫车 / 物流车等无人设备在疫情防控中优势凸显,相信这些危急时刻大显身手的智能设备在未来应用中会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

 

疫情之下,安路科技依然有信心完成一季度预期出货目标。“目前市场情况摸底来看,部分行业客户提货变慢,新客户开拓也会受疫情限制,不过在工业、通信等行业,我们订单情况稳定,部分客户还超出预期,我们仍然有信心实现一季度预期出货目标。” 陈利光讲到。

 

芯佰微则将疫情当做是整个芯片产业沉淀的机会。林龙认为:“资金因素,技术积累因素都是现在半导体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半导体行业这几年有点过热,步子迈的有点快,我觉得半导体行业应该是稳步前行的一个朝阳行业,设计企业更应该修炼好内功,用实力说话。”

 

不过,特殊时期,各企业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政府政策上的一些扶持。正如林龙所言:“半导体产业是个分工密集的合作性产业,对于公司来说基本就是资金的问题,希望政府指导园区对企业的租金有一定的减免。”

 

如上述统计表展示的,目前受访企业的现金流都处于健康状态。但是,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过长,危机定然是存在的。“中小企业物资渠道狭窄,企业除了准备复工所需要的前期物资外,如果疫情时间延长,需要政府部门给予相应支持;另外劳动关系管理部门应该帮助企业与员工沟通,在企业不裁员的前提下,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解决员工与企业矛盾。”明皜传感受访人讲到。

 

写在最后
愈是艰难困苦,愈能体现一个公司的能力和担当。为了保障疫情期间的芯片供应,为了复工人员的安全,每一个企业都在尽心尽责。疫情让外部环境比产业寒冬更填一丝恐惧,这些芯片企业保障了员工安全,也保障了科技发展,让其不止于成为“无源之水”。

 

支持他们战斗到底的,一是全民高度警惕参与抗疫;一是政策对的准、落的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