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由于长期遭到欧美国家的封锁,我国处在“缺芯少魂”的窘境中,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落后就得挨打”适用于芯片行业

 

 

芯片对于全球各大科技企业来说,都是非常难以突破的,所以集成电路产业成为了全球技术壁垒最高的制造工艺产业之一。

 

然而我国在芯片领域相对来说是比较落后的,仅仅是进口芯片,每年都要花费 3000 亿美元。

 

但是和世界最先进的水平来比较,差距可不是一小截的事情了,造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就是,芯片制造投了钱,但是没有人才研发,国外芯片对于中国也是小心翼翼。

 

目前,在半导体芯片方面,国内企业根本没有话语权:

 

  • 在电脑芯片方面,英特尔是老大;
  • 在手机芯片方面,高通则摘得桂冠;
  • 在生产工艺方面,台积电在芯片的工艺技术上领先;
  • 而在国内企业中,目前仿佛只有华为和中芯国际在芯片方面被人熟知。

 

从表面来看,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打压,是一种不公平竞争的现象,然而从实质来看,却倒逼了华为、倒逼了中国众多产业的集体爆发。

 

 

 

 

N+1、N+2 代工艺相继推出

 

在中芯国际去年 Q4 财季的财报会议上,其 N+1、N+2 代工艺的情况公开,N+1 工艺相当于台积电的第一代 7nm 工艺,N+2 相当于台积电的 7nm+工艺。

 

7nm 作为 14nm 工艺的继承者,性能提高了 20%,功耗降低了 57%,其晶体管密度是 14nm 工艺的两倍以上。

 

在中芯国际的努力下,其研发的 N+1 和 N+2 工艺,已经弥补了没有 EUV 光刻机的不足。

 

中芯国际的 N+1 在 2019 年第四季进入 NTO 阶段,目前正处于客户产品认证期,预计 2020 年第四季可以看到小量产出。

 

需要注意的是,中芯国际的 N+1 并非是 7nm,而更像 10nm。从参数上来看,N+1 只是相比自家的 14nm 性能提升了 20%,远低于台积电从 16nm 到 7nm 性能计划提升的 30%,而实际上台积电的工艺迭代性能提升了 35%。

 

此外,从晶体管密度来看,仍然以台积电为例,10nm 密度为 16nm 的 1.8 倍,提升至 7nm 密度则达到了 3.3 倍左右。可以认为,中芯国际的 N+1 更像是三星的第二代 10nm 或者第三代 10nm。

 

 

 

投入了大量资金购置设备

 

2 月 19 日,中芯国际披露了公司在 2019 年 3 月 12 日至 2020 年 2 月 17 日的 12 个月期间,就机器及设备向泛林团体发出一系列购买单,花费 6.01 亿美元,产品包括由蚀刻工具组成的资本设备。

 

3 月 2 日,中芯国际应用材料集团发出一系列购买单,总代价为 5.43 亿美元,向东京电子集团发出一系列购买单,总代价为 5.51 亿美元。

 

3 月 4 日,中芯国际从荷兰进口的大型光刻机进入口岸,对于此次进入新设备,中芯国际表示这是设备正常导入,用于产能扩充,并非外界所称的 EUV 光刻机,中芯国际的生产线扩容后全年预计可为企业增加 10%左右的营收。

 

中芯国际从荷兰 ASML 订购的其中一台光刻机运抵深圳,该台光刻机为沉浸式 DUV 光刻机,并非 EUV 深紫外光刻机。介于目前中芯国际芯片工艺的研发进度,DUV 光刻机已经能够满足国内芯片需求。

 

而本次搬入的机台将在大约 5 个月后投入生产,扩产完成后深圳厂区 8 寸产能有望达到 60kwpm,届时将为中芯国际深圳厂区增加约 10%的营收。

 

 

 

华为向中芯国际下单扶持

 

国内各行各业的快速发展,也带动了半导体市场需求逐步扩大,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球半导体的市场份额方面,国内市场占据了三分之一之多。

 

然而,这么庞大的市场需求,却没有带动国内高端半导体芯片研发与生产技术的快速发展,更多的还是中低端的水平。

 

如此大手笔的采购生产设备,为的就是尽快满足华为海思的订单需求。中芯国际预计在今年年底,14nm 芯片的产能将会是目前的三到五倍,最多能够达到 15000 片 / 月。

 

在这样的利好消息下,一直饱受芯片困扰的华为自然不会错失良机,据悉目前其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公司已经开始向中芯国际 14nm 工艺正式下单。

 

2019 年 12 月,中芯国际正式宣布了 14nm 的量产,两大科技巨头强强联手,中芯国际成为华为 14nm 工艺芯片坚实的后盾。

 

这样一来,即便美国禁令再次升级,但中芯国际的生产能力已经能够满足华为目前的需求。

 

而更让华为喜上加喜的是,中芯国际已经决定在不久后将要再次订购全球最先进的 7nmEUV 光刻机,这样一来其实现 7nm 芯片工艺的投产,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不论是之前的 6 亿美元,还是现在的 11 亿美元,从中芯国际的表态来看,他们持续采购设备的目的就是“继续扩大产能”,目前中芯国际急迫的产能除了 8 英寸之外就是 14nm 这样的先进工艺。

 

有了华为海思的扶持,中芯国际开始加速扩充 14 纳米工艺的产能。中芯国际接连从三大半导体设备巨头采购生产设备。

 

 

 

疫情下的中芯机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芯国际的机会似乎也是来临了,如今欧美等地区正在爆发新冠病毒的疫情,但并没有很好的应对办法。

 

而在这些疫情高发的欧美国家中恰有荷兰,如果后期荷兰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寻求我国帮助的话,无疑会拉进两国关系,届时荷兰对于 ASML 出口高精度光刻机的限制说不得就会松动。

 

而一旦能够获取 ASML 的 7nm 制程光刻机,就算后期美国新的封锁行动审议通过,华为遭遇的新一轮危机或许也有机会安全度过,毕竟只要 ASML 的高精度光刻机到位,中芯国际能够迅速开辟出新的产线帮助华为度过美国的加强版封锁行动。

 

 

 

需求端:受到国产转单、5G 手机备货的影响,预计 2020 下半年 CIS、PMIC、指纹 IC、蓝牙 IC 等产品仍需求强劲,助力公司在扩产情况下产能利用率达到“传统旺季”水平。

 

供给端:光刻机通常是产线中的产出瓶颈设备,光刻机的投入生产预计将有效提高产线产能。下半年扩产带来的收入增长值得期待。

 

原本 ADSL 的 EUV 极紫外光刻机到货后,中芯国际将会率先进入 7nm 光刻芯片的研发,但是现在只能再次延后 7nm 光刻芯片的研发。

 

结尾

 

一直以来,中国半导体行业都是整体工业的短板,而中芯国际被认为是中国晶圆制程工艺的领头羊,肩负着追赶国际厂商的重任。